2017年3月25日星期六

我投過熱狗我支持曾俊華

這兩日在臉書看了兩段說話,想說幾句。

那些臉書是這樣講:
一、大概意思是說大家如果接受831的話,咁就可以一人一票選Lesser Evil(當然是指曾俊華)。
看了這段,可能大家必定會些牙,因為夠Juicy喎,但是請細心讀831當時的框架,其中一條件是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產生二至三名行政長官候選人。每名候選人均須獲得提名委員會全體委員半數以上的支持。
今天沒有普選的篩選選舉下,Lesser Evil都未能夠取得到過半數的提名,然後還有中共說明不要某人即使在選舉上過半當選。大家會認為在831框架下Lesser Evil可以拿到半數的提名支持嗎?到時連門口都入唔到呀。

二、有說今日曾俊華有關龍和道所發表的演說觸動了很多昔日佔中人的神經,認為大不敬,指出他並不是Lesser Evil,而是真Evil,比林鄭更加可惡。認同龍和道的演說有值得商確,但說到如果他比林鄭更差,那麼民建聯同工聯會全票all in林鄭,其實是為香港人好喎,咁即是大家都期待林鄭成功做到特首啦。
我真係恭喜你呀!!!
你要Spin到曾是Evil其實ok,但用這種類比,其實一樣是對昔日佔中的人不敬,當天林鄭的政改失敗,導致831,再出現佔中,去到同學聯四子對質但不歡而散,這樣是誰更加可惡?

今日愛丁堡廣場的場面,不少人在恥笑,認為他們是港豬之類,又或者說他們無知。其實集會這種事情,不用分得這麼細,政治從來都是群眾是有情緒,因為人是感情動物,而且本土也曾經有這種號召力,只是大家忘記了。我們曾經都有梁天琦,他在競選時,的確有這種魅力,還記得在沙田大會堂對出的廣場,那次集會造勢,是近年少見,他曾經可以有這種政治能力,但已經成為了過去。

去年立會選舉,自已的區份有本土派和城邦,當時有意想投本土,但是計過同衡量過,本土勝算極低,因為這區人口老化,不利本土派,所以退而求其次選城邦,因為認為這樣是有較高機會選到,但可惜最終都是落敗。

這便是衡量政治現實的輕重,即使你原本有一個你認為較佳的人選。

同樣地今次選舉,撇開大家冇票這部份不說,因為如果用大家冇票來講,根本就不用討論到面紅耳熱啦。所以以取向作討論,今天的政治現實,三個其中一個,老實說胡官是最接近正常選民的心中的候選人物,但是政治都很現實,胡官明顯得不到建制的支持,那麼唯有退而求其次,支持曾俊華,他是接近有可能取得勝算。而更加重要是不想林鄭勝出才是關鍵。林鄭同曾比,怎樣計算都不會選前者罷,如果你真的認為林鄭會好得過曾,這樣選CY一樣,咁就不用要過去五年日日吊CY啦,可以慳番啖氣。

在這次選舉工程曾俊華有沒有值得讓人另眼相看,以個人看,並不是他的政治取向,因為正如上面的主旨Lesser Evil,都是Evil,但Lesser,你不會有太大的期望,只望不要加速赤化。一如練乙錚說過當年唐梁之爭的分別,同樣是建制,一樣是面對一種專制政權,不過前者赤化連度會慢過後者。所以作為市民,自然會有這種取向。

當然大家的確想反抗,但是今天的政治現實,有沒有反抗的能力?城邦可以嗎?只見國師叫人走,說要焦土但不知何時,未焦已經死了,本土可以嗎?成班人唔見左。那麼餘下所剩無幾的資本,人民都是等一個大變革,可惜這個變革到今天也沒有出現,甚至正在萎縮。如果深知正在萎縮,還要一個明顯到一個點的Evil,那麼也無話可說。

這次曾的選舉工程最值得學習是如何讓一個政客面向群眾而使群眾願意站在這一條線上,這個團隊的策略其實可以套用到任何的政治光譜,不論你是泛民、本土和城邦甚至建制,一樣可以作參考。這團隊在短短三個月將一個相對受歡迎的政客推到更高的民望,即使你不屑他的政治左搖右擺,但你要佩服做到這個局面。試問回歸二十年,左中右任何政治光譜,有這個號召能力?

星期日就到,女媧補天無懸念,即使你支持或者反對曾,結局也是一樣,中共就是唔侵你玩,是不是港人的無奈寫照。

咁仲嘈乜?完。

2017年3月24日星期五

泛民、本土、城邦同樣FF

選舉臨近,政治氣氛再次濃厚,曾、林、胡三人選舉成了城中熱話,和以往的選舉一樣,同樣出現不同派別的對壘,內容都是不是你就是我,互鬧、互片之類,其實也見得多,不過今次選舉和以往不同,就是泛民沒有出戰,反而嘗試以三百票來作一次選舉的籌碼。不過泛民之舉,卻讓本土、城邦一同批評、認為他們捉錯用神,為一個建制派造勢,違反了當時佔中的承諾,有違民主公義。

老實說,當見到泛民、本土、城邦在這次選舉互批評,實在有點大家都是五十步笑百步,當本土、城邦日日笑泛民FF,其實回想過去三年,本土、城邦何嘗一樣在FF,一樣給予市民一個期望,希望改變,但是最終都是落空,這次泛民都是同樣套路,大家都是五十步笑百步,有什麼好笑。

除非你可以令到市民真的可以再次走到你一邊,誰能夠領導到群眾,就是共主,向來都是。

城邦、本土曾經也是不少人所支持,他們並不是沒有基本盤,但是到頭來一個選舉,城邦輸了就即時變怨婦,日日皇天擊殺,日日做大總統會怎樣,日日鬧人是鬼,也是FF,有什麼好笑人家?自己都是一樣。

本土甚至拿了兩席,大家以為你可做一番事業,改變局勢,但是一個轉頭做了一件無關痛癢但卻是影響深遠的錯誤決定,之後就唔知去左邊。

同樣地泛民也不見得有什麼成功,回歸三十年同樣一事無成,只是建設民主中國三十年,現在人家也不理你,即使你想Endorse一個建制中人。

三個群眾體互鬧說是非同路人,其鬧得比起鬧建制更投入,倘若我是建制中人,真心開心到開巷,甚至建制沒有FF像他們如此天真,還用心計去拉下對方,去年立會選舉非建制陣型勝出,建制其實是輸了,但是他們沒有「今天我…」或者「戰勝歸來...」之類的自high精神,還鑽研心計,等待機會,兩個後生仔女一句說話,就即時找到位入,同你DQ,還要連消帶打DQ其他人,要一網打盡。你可以說他們手法不乾淨,但是他們卻做到其目的。回看其他非建制陣型,有沒有做到呢?一個嘗試打造皇牌但失敗,一個怨婦mode,一個龜縮mode,作為市民,你想支持他們時,也支持不下去。

市民從來不是領袖,他們不會有很強的自由意志、很差的耐力,但卻會有一種凝聚力量,這力量就是等待你們去爭取,現在非建制今天有沒有這個能力做到? 曾經佔領過、掟過磚、踢過皮箱的,有人真的是支持過,但是到今天這些支持者還有沒有跟著他們走下去呢?相信有的,但越來越少。

但不要問群眾怎麼蠢離棄我,應該問自己群眾怎麼會不要自己。

曾俊華今天可以在太古坊能夠叫千人跟他一起Selfie,相信有不少人會不屑他的行為,但是人家就有這種能力,你說是他們可能是港豬,但是就是有老千都騙到港豬,反而非建制多年來都做不到,不是更豬嗎?

比著我是689,真的很開心,一來可以安心做政協到主席,成了國家領導人,得閒寸下你,二來心中眼中釘又不會選到,你班非建制又一路鬼打鬼,又或繼續FF說紐倫堡就到之類的笑話,真心瞓著都會笑醒啦。

#今晚又食咩好呢? (呢句最FF)

2017年3月17日星期五

要有焦土政策但都要有焦土對策先得架!!

特首選舉,林鄭即使在民調「遙遙」落後對手,但是西環及中央強力支持下,三月二十六日結果都大致清楚,除非方展博上身有大奇蹟日啦。這次選舉期間,一些本土人士有了一些不少想法,看似很獨到甚至很有豁出去的感覺,但是細心想有點自戀與自high之感。

首先是你都冇選票,講咩姐。

係呀,你冇選票,咁就所以不用去理,如果用這種邏輯的話,人大831的決定,香港市民根本沒有權去理,咁仲抗議做咩,你仲佔咩中,然後過多年又掟咩磚?你都冇票。

扮唔理,扮睇通時局,但根本都唔知中共做緊什麼。

今次選舉過程之令人覺得奇怪,主因是梁先生被DQ,但是最後又升上神台,而林鄭做CY2.0,並繼續執行以往政策,那麼為何又要DQ梁先生呢?事實上以今天情況看,即使梁真的要連任,以中聯辦在提名票可以拿得如此多及壓倒勝,都可以完勝對手,另一方面又有報紙日日鬧中聯辦但是辦報人仍然沒有事,至少未見出現洗頭艇,而CY亦沒有告這報紙,反而只告蘋果和梁繼昌。以上這些政局,到今天還沒有一個所謂的政治KOL能夠理順到這個局面,但是不少政治KOL卻一開頭就話如何清楚,但我不答你之類的廢話。仲有人會話,「跟住戲軌走」,條戲軌係咩根本都唔知,點跟呀?

更加好笑是一時話曾俊華贏,過兩日又話林鄭贏,咩都佢講晒。

更加不知所謂是現在林鄭贏了,是對港人最好,等大家焦土政策,一鑊熟,香港才有轉機,更加來得可笑是一干教徒盲目相信認為這會有一天來到似的。

等幾時?日日說紐倫堡,現在香港人自己被審了都未到紐倫堡啦。還講一些所謂的虛假Fantasy,真心討厭。

你要焦土政策,可以,但請拿出個對策來,而不是說今天的焦土是好事,甚至是你老師的所謂計劃部份之一云云。

選舉輸了大家反面不認人,起初說退隱甚至不再面書上說三道四,但日日卻月旦時事的馬後炮,事後孔明得嚴重。

今日香港水深火熱,還認為不夠?三個年青坐三碌呀,係三碌呀,有誰為他們奔走嗎? 泛民沒有、各自表述的本土派唔見有,但那三個青年就即時入獄。

拖慢赤化是今天環境的可行方式,或者是苟且偷生,但是你仲未死得,還有一啖氣,你都要捱落去,而不是踩多兩腳說侮氣話。

泛民到本土內鬥,之後又到本土之間再內鬥,循環不息。見有黃絲支持曾俊華是嘗試以時間換取空間,等大家抖一抖但是卻被冠以無知來形容,如果你有解決方法,不妨提出,現在人家就是嘗試找解決方法,或者你認為一條死路,但是這條死路都可以係你所謂既「焦土」架,唔得咩?

但是今日三年輕人入獄,一方面叫人反抗,一方面又叫人走同政治庇護,咁即係反抗定走先?不要前後說話都順理不清,連自己都唔知自己講咩先得架。

不過總會有人同你講,你唔明因為你看不清,好似只有信佢既先看得清,看得最透。

2017年3月11日星期六

香港電視業仲有冇得做關鍵是政治生態

嘩,又關政治事?不用每次都連到政治是否這麼誇張呀?

沒有誇張,而是生活活的事實,只是大家不願面對。

電視早在上世紀二十年代已經出現,這項相信是人類其中一個最偉大和影響最深遠的人類發明,時至今天電視的定義可謂非常廣泛,因為當中電視不只是單單在一部普通的電視上是一部電視,你的手機、你的電腦、你的平板電視或者任何電子屏幕裝置都可以變成一部電視,正因為這樣,電視的應該已經超越了以往的想法,由單向到互動,超出想像,而影響力日深。

說到這兒是有點離題,但是事實上卻沒有。香港電視發展其實很早,至少比起亞洲同期地區是較早,當中電視台更是亞洲先軀,表表者甚至可以說是單一代表很自然是無線電視廣播有限公司,因為這個電視台可以說是獨攬了香港整個電視時代,到今天仍然難以有其他電視台取代,但正因為這樣,香港的電視台一直沒有變化,形成不進則退。

當中分水嶺是九七前後。

九七前,香港電視行業是有很強的競爭力,完全是亞洲最先進,由人才、硬件技術甚至政策都是先前位置,當時來說除了日本外,香港是亞洲最先進電視行業的地方,開放大氣電波發展衛星電視、提供麗音服務、有線電視服務等等,中國當時仍然未加入WTO,市場有待開發,其他地方政策也不見得有遠見。香港電視業除了是當時企業願意進行投資和開發外,還有是當時政府的政策是進取並且有針對性讓香港發展為一個亞洲資訊樞紐,英殖時代有英國政府的政策協助,而本地政府亦願意引入這些新概念,自然很順理成章使香港成為亞洲電視廣播中心。而且那時候香港仍屬殖民地時代,英國亦有意扶助香港做這個亞洲資訊中心角色,成為一個政治經濟的橋頭堡,對英國也有利,可謂互利雙贏。

而當時其他地區政策明顯沒有今天的進取、市場沒有開放、用家仍未成熟,所以香港當時是極俱先天優勢。

九七後,大家以為這種優勢可以持續,甚至認為可以發揚光大,因為面對十三億人口,香港作為一個亞洲市場領導者角色,分一杯羹甚至做領頭羊實在不為過。但事與願違。

香港電視行業到了九七後停滯不前大家都看到,反觀其他地區則因為當地社會的變化、政策的改變、急起直追甚至過了頭,韓國、泰國、台灣紛紛迎頭趕上,印度、中國更以龐大的潛力成為一方霸主。

倘若以一個自由經濟和資訊自由的社會環境下,中國曾說讓香港回歸祖國懷抱,回到母體身邊,理應香港電視行業進入中國市場是無難度,但事實卻不然,在中共眼中,電視不只是一門商業產品,更甚是一種意識型態產物,對國民行為影響深遠,因為中國電視行業一直嚴禁外資進入。所以在這方面中國行嚴格地遵守「一國兩制」方針,沒有包容的餘地。所以你從來都不會聽見有香港資金公司成功購入中國的電視台,但是你卻時常聽見中資購入香港的電視台股權,這時候又打破了「一國兩制」方針,又到香港變得很包容了。

正因為一進一退下,本地電視台自然受到不同形式的限制發展,想走入大陸卻不能,想走出去破局亦不易,因為對手已經不再是昔日的無名小卒。電視在今天發展至今再不只是透過大氣電波發送,還有不同渠道,特別是互聯網,理應香港發展這方面是很有優勢,因為網絡發達,但是美中不足是人口限制,難以規模發展,所以理應是出口型經濟的電視業發展模式,可是並不簡單,中國對電視業並不開放,一方面是有意限制意識型態,不願外來者影響,另一方面是有意扶植本土行業造大,看看中國大陸的視頻網站,如愛奇藝、騰訊視頻,用戶達到過億,每日活躍用戶也達數千萬,這種龐大戶口足以養活一間巨企,但香港電視業卻不會給你分一杯羹,最多只能以合作外包形式賣片予這些平台賺取收入,那麼本地電視業便不能再有轉型成功的機會。

如果走出去也不見得可以,看看近年本港電視行業龍頭TVB,有得賣就賣海外業務,TVBS原是最有價值的海外業務,也賣TVBS予王雪紅,那麼只吃本地業務的話,又慳投資,一來一回只變得不倫不類。九倉也不是俱有這些的經驗,王維基想搞政府也不準你搞,餘下就只有電訊盈科,該公司也有意向外發展,在一些東南亞地區提供視頻OTT之類的服務,不過暫未成氣候,可惜李澤楷當年如此早就賣衛視予梅鐸,或者今天又是另一番景像(但是沒有如果,正如盈科不應賣騰訊股份一樣)。

從這些條件下本港電視業沒有出路似的,當中政策被綁手綁腳,製作新的節目想創新又怕難以進入大陸,製作一些無傷大雅無聊頂透節目避開一些所謂的規條限制,當不考慮大陸市場時,居然又被無形壓力打壓,最經典便是ViuTV的《帶著矛盾去旅行》拍了也可以不能出街。這不是政策和政治上的規限嗎?

還有新聞製作更是成了香港電視業的致命傷,本港的電視新聞其實向來不錯,因為資訊自由發達,言論自由向來是香港珍而重之的一環,可是近年的政治變化下,新聞便變得敏感,「肚裡一條蟲」從一個電視台新聞高層說出口便感到一種悲涼之嘆,自我審查越嚴重,因為生怕外來壓力,大老闆在中國有生意,不想得罪中央,下達命令自然不言而喻。而一些做得出色新聞時,更成為了眼中釘,有線電視新聞在過去二十年來,肯定成功蓋過了老大哥無線新聞,但正正可能這樣隨時是今天不能再繼續走下去的一個理由,你新聞做得太好,掘了這麼多陰暗面,自然有人不高興,那麼你生意又做得不好,年年蝕錢,大老闆心想昔日認為有個媒體作渠道,有利做生意,但是今天中共再不需要輿論幫忙,因為自己已經可以自行製作輿論,或者不想有輿論,甚至有這些媒體是對自身不利,這種局勢,賣盤甚至清盤都不足惜。

是有點可惜,回歸二十年,本港其中一個最俱實力的行業今天居然走到這條路,無疑是大環境使然。不過香港還有一些商人願意不走大勢,香港電視、電訊盈科還可能是有機會轉變這種劣勢,前者今天被一男子打壓,當然期望有天可以捲土從來,後者最俱實力,是少數建制中不完全歸順一個。但要真正可以把整個行業重回昔日繁盛,那麼要大環境給予真正自由才能行得通,電視行業俱有商業與文化的混合體,而文化又含有政治元素,所以能夠讓電視業者放手大做,不怕限制、考慮,從策略收購到創作節目都沒有顧慮,才能改變今天的環境困局。

2017年3月10日星期五

香港四大毒瘤政府、地鐵、TVB、的士

在香港生活艱難係人都知,但是如何艱難都可謂數之不盡,六六無窮,長難長有,當中一些生活面對的人和事,你真的是見到火都嚟,但是你又吹佢唔脹呢下先火,住在香港的港人,一生中必定會面對四座大山,你整極都唔走,點樣也不倒,當中四大,相信亦不為過。

政府、地鐵、TVB、的士

首推政府,你問政府有幾衰,老實說,我真係唔知,係唔知點講好,不如問香港政府有幾好?好像無樣野好,每年你交稅要準時,但是你從來唔覺得政府有邊樣野準時,由最低工時到強積金對沖,講都講到口臭,但都沒有真正實行或者確認過,講到教育,日日個教育局局長叫你生涯規劃而不理學生生與死但佢就一早自己規劃好幾時去旅行,唔係就個上司打電話話自己係梁特首,更加火都嚟係一個唔知係咪仲係到做既財政司用兩球野修築財政司官坻,兩球野呀!當然又有無數大白象工程有如倒水落海但你唔知幾時會用,但你一定要交稅來浪費你的納稅血汗錢。至於政治打壓、赤化、歪理紀律部隊等等,都唔想再講,講都口臭。

地鐵都算係交通與地產的混合霸權,這個怪物,曾經是香港人值得自豪的交通服務,因為快捷、簡便,話咁快就到,但是今天呢?擠迫、壞車、加價、近期加多樣就係漏水,仲有不斷延遲通車的地鐵線,還有無底深潭仲深過地鐵自己挖地底既高鐵,你都唔知埋單要幾多,車票又唔知再要加幾多。仲有欺善怕惡的地鐵政策和所謂的禮貌運動,鬧背囊客仲要上埋電視去醜化但係水貨客卻無任歡迎,扮鬼掩眼睇我唔到。你是一介市民,每日坐東鐵見水貨客阻你返工、然後放工等不知幾多班都仲未上到車的金鐘站,而車費從來都有增無減的虛假陳述的可加可減機制,你不火滾的話我當你贏。

TVB是港人既愛且恨的一個港人熟悉甚至全球華人曾經首要觀看的華語電視台,曾經很In,但今天你話最愛TVB都覺得你係咪香港人。節目每況越爛、制作粗劣沒有進步、抄襲成風但從不承認,新聞偏頗單一毫不持平的CCTVB新聞節目,但更甚是一台獨大使你沒有選擇,以前覺得香港一個單丸之地居然有個TVB都真係幾勁但今天TVB有幾勁?只知道十年如一日仲有陳百祥做台慶主持表演,你話有幾叻?

香港的士都算係種很人性化的交通工具,因為的士司機將人性的陰暗面呈現給你看,拒載、揀客、黑的、橫衝沒有交通規則意識,司機很有禮耐唔耐會問候你娘親之類,你都見怪不怪甚至見到麻木而不自知。的士集團壟斷市場所以你想有新的選擇有個Uber用下佢就鬧自己好慘然後玩慢駛來佔領中環,要生要死搵刀仔拮大脾,的士佔領中環就得,市民一佔,的士什麼團體就出來話你阻我發達搵食,這種橫蠻無理的訴求,但偏偏我們的特區政府卻照單全收,點解?或者問問譚惠珠。

但讓你最火最火不只是以上四大毒瘤,而是你面對這四大毒瘤而毫無還擊之力,你想搵個醫生想砌除佢,會有人同你講你唔好咁偏激啦,包容下啦,改緊架,等多陣唔駛死、唔睇咪睇第二樣無人迫你、你咪當慳錢唔搭益左你呀。就係逃避,所以先有呢四大毒瘤,日劇話《逃避雖可恥但有用》,但係香港係冇撚用架!!香港不是日本呀!!

從規模經濟到政策傾斜看有線困局

有線賣盤多時,當大家以為它會被中資收購時,認為又一染紅之際,但今日新聞傳來收購合作告吹,而有線母公司九倉亦說明無意再繼續注資,這意味著有線仍然沒有新加入的投資者的話,該公司便面臨結業。有線電視在香港電視歷史上可能成為另一過客,十分可惜。事實上該電視台的新聞頻道絕對是全港最好的一個,其報導新聞的廣泛、詳細、客觀以及緊貼社會都是不可多得的新聞媒體,可以說是華文新聞媒體當中的表表者。

但電視台始終是一個營商機構,能夠有盈利才能夠生存,多年來有線一直蝕本經營,其母公司對媒體以及電訊行業未能夠完全掌握得到當中精髓,其九倉電訊去年亦告賣盤,現在到有線賣盤都只是時間問題。公司經營不善有多方面的理由,除了主觀的本身營運模式未能夠與時並進,技術落後投放少外,但當中一些理由也需要留意,就是客觀條件下,有線電視未能夠有成績,其實有一定程度上是規模經濟不足以及政策傾斜。

電視行業是一門資本密集的行業,投資額度很高,所以經營者必需要是大財團才能做到,亦因為這樣,昔日電視台可能是小本經營慢慢壯大,但到今天全球電視行業已成亦發展成熟時,還用小本經營策略便難以維持,正因如此高度資本便是電視台的特色,亦因為如此高投資,那麼便需要一個龐大的客戶基礎才能夠得以維持。不論海外的有線電視經營者,其實他們的客戶基礎都是很大,如美國時代華納、維亞康姆、新聞集團等等,他們都是有線電視(收費電視)的經營者,而有線電視更是他們的主要收入來源,因為他們的客戶基數龐大,隨時過千萬客戶,這個數目才能夠維持有線電視的經營。香港人口雖有七百萬,但是真正俱有有線的客戶其實也只有二百萬左右,當中還要分Now有百多萬客,那麼只有九十萬客戶的有線電視客戶數量,並未能夠體現到規模經濟效應。

這時便會問為何有線又只得九十萬客戶呢?那麼便要看本港電視政策上的傾斜問題。收費的有線電視服務在香港起步較慢,反觀透過大氣電波的免費電視卻是一早入屋多年,其技術、資本甚至普及度,遠遠超過收費電視服務。而多年來,港府對免費電視的政策也相當大的傾斜,如播放廣告,收費電視曾經有其限制不能收取廣告,但近年得以放寬,另外電視的覆蓋也有不少問題。而多年來免費電視的強力保護下,其用家的忠誠度也讓收費電視行業難以打破,所以這些客觀條件下,有線經營困局便形成。

當然這並不是為有線電視經營不善找一些借口,事實上另一間收費電視NOW寬頻電視近年表現亦有追過對手,其客戶數量也超過對手,當中他們的電訊服務捆綁式經營手法也是讓對手致命傷,有線電視並沒有與當其時的姐妹公司九倉電訊聯手,否則也可以打開另一片天空。當然母公司對電視行業的無心戀戰其實也看得出來,九倉近年業務精簡,放棄非核心如電車、電訊以及今天的有線電視,只著重地產、碼頭這些自身俱有寡頭壟斷之利而繼續營運。在商言商無可厚非。但是對於本港經濟發展,則是倒退。

而這種經濟環境的土壤未有讓新行業成長、轉型等,當中政府角色其實非常重要。媒體行業其實是一個城市發展的指標,如果媒體業者經營得宜,對這個城市發展有莫大的益處,除了是收入外、還有無形的軟實力如文化實力、服務增值等,但今天香港媒體行業因客觀環境下「被萎縮」,政府其實責無旁貸,真的需要給予更好的政策使香港媒體得以成長。

除非政府不想香港媒體成功就是另一個話題了,會不會呢?木宰羊。

2017年3月9日星期四

范婦人口中無欽點但會屬意的謬論

特首選舉進入直路,甚至叫做最後一里,三位候選人在過去一個星期在不同場合、形式都在造勢,這場選舉比去屆沒有什麼飯局、沒有什麼地牢、沒有什麼婚外情之類真正爆料,從這種看上去,好像很平和,是一場君子之爭的選舉,但實際這場選舉,比起任何一屆都來得陰險,甚至用恐佈那形容也不為過。

中聯辦直接插手今屆選舉來得明刀明槍,不像去屆暗中助選,今屆直頭選委要硬食交提名,這種是什系玩法?然後不少選委都有電話兇鈴,沒有指住你個頭去投票,但是卻會問候你一切,讓你心寒地去投票。這就是中共說所謂的廣泛代表性選舉。

當中聯辦明刀明槍插手,過往大家都會有人為他找借口或者說沒有這回事,但是今天已經不用,甚至用所謂的語言偽術(這種食字真心好難聽但卻是描述得最好)來解話,說中央也是持份者,說句話都得掛。然後有人恐嚇說中央有否決任命的權利等等,因為有人認為候選人不值得信任。一些港區人大和政協又吶喊說中央屬意是誰等等,但然後又會說讓人去選。

咁即係點?

今日范婦人更說中央態度沒有變仍然堅定,即係屬意人物仍然是林鄭,但是她又說沒有欽點。嘩今天語言技巧可謂出神入化到一個點,聽完你也不知道是什麼的邏輯,倘若聽完考邏輯課必定肥佬。

現實政治上,中央是上,香港是下,是有從屬關係,但是這種關係正正因為有明顯的分野,所以才要使用得宜,否則就會失去原有一國兩制的概念和意義。中央在拿揑權力運用時便需要給予空間,而不是事事管著,還有那些旁門人士再加把嘴,為的是撈政治本錢和利益,其實是正在陷害中央與地方政府甚至整個中共政權的不義。因為這種只會讓外界認為中共是「大石壓死蟹」(今日另一新聞彭清華真係咁講),對於香港無疑是顆毒藥,因為香港是現今中共政權領地中,最俱自由的地方時,也是一個最佳的示範地時,用這種管治手法只會讓全世界人感到奇怪和擔心,想香港繼續做中國窗口便會大打折扣,這刻上海和深圳還未能做到國際金融中心時,香港就這麼早「被管治」,不只是對香港本身,對中共也不是一件好事,甚至是極壞的先例 。

而范婦人今天說香港官員是行政長官推薦,所以中央任命,但是特首卻是另一回事。其實這種說法已經是有前後矛盾,因為根據基本法,香港官員雖然特首推薦但是要留意是由中央「任命」,意即是俱有任命權,所以不能說特首建議就一定照單全收,中央也可以反口,但是中央同意,其實即是中央同樣地是信任官員,當中的理據不只是因為特首的建議,而是中央自己的「屬意」,同樣道理,今天選委選出的人,其實即是一種推薦,甚至是廣泛香港人士(中共眼中)的推薦,這種權利理應比特首更大,中央會不會不接受呢?當然是可以不接受,因為中央有這個權力,但是如果根據范婦人的邏輯想法的話,連特首推薦的官員中央都會接受的話,那麼601個以上選委(如果不是范婦人心中那位)的推薦下都不能夠讓中央放心?這是一個什麼的邏輯?什麼的政治思維?什麼的政治取態?

為了讓心儀的候選人上到寶座,一些人可以去到幾盡,說話可以有幾無理,思想有多歪理,今屆特首選舉,同樣看得到很多很多。

可怕、無奈、氣憤、死心、無力,是今天不少港人對這次特首選舉的一種心境。

伸延閱讀
范徐麗泰:中央重申特首條件 為免有人以欽點打擊對手

2017年3月8日星期三

從背囊看自己潛而默化的奴性

首先自己真的要利申,自從早兩日地鐵的一個廣告,我居然覺得孭背囊原來是一種罪。

直到有人再提出質詢後,我先覺得原來係咁。

早兩日地鐵賣廣告,叫人唔好在地鐵車廂孭背囊,放低佢,等大家方便。電視廣告所描述的背囊怪,好得人驚仲好衰格,那時候我便想著自己係咪咁呢?因為我都是孭背囊一族,我那個是一個很細小,很薄的一種,並不是電視上那種龐然大物,所以我沒有為意。但廣告出街後,我便想是否真的很阻掟呢?這刻我有點內疚,罪孽心重。我有細心想為何廣告要這種宣傳呢?我想不是有其他更加阻礙大家的東西嗎?水貨客的大型物品不是嗎?速遞員的大包二包呢?即使再不說這些,放低個背囊真的解決到問題嗎?地鐵這麼擠迫,你放同唔放,你一樣迫到抖不過氣,還要聽到阿姐、曾志偉叫人等多陣的聲音,這些聲音仲難聽過粗口。

但我居然是逆來順受,我沒有覺得反感,只覺得「乜係咩?」「原來咁架!」「咁好啦。」

我是這麼順民,從沒有一種抗逆想法?

今天地鐵那個廣告,被不少人投訴和怒罵,有人認為應該遵守這些禮儀,但亦有人不同意,指出更大的問題都沒有解決,為何居然指責背客,為什麼不將水貨客的一言一行在到電視廣告上呢?這些問題更嚴重。每次乘火車,就會覺得住北區的朋友真的很為難,每日拖篋踩你對腳無數次,明顯阻塞甚至一早是違反地鐵條例,但是地鐵說加緊執法,但是仍然未得到改善。

但是孭背囊被地鐵醜化,拿著大提琴入地鐵卻要領牌。

這是香港走進奴性年代,欺善怕惡的一個寫照。

你去鬧水貨客,有人走出來說,人地都係搵食,所以包容下。正如柒警入罪,然後有人說人家的家人很慘,所以要照顧他們有安家費。然後有不論來自那個界別的都捐款,即使是特別人士都照捐,然後會說這是愛港愛國行為,不要分得那麼細。

原來你夠惡便可以為所欲為,你可以大聲說任何事都可以做,即使有違常理。還記得早前有間麵店被水貨客搞嗎?他們怕到要搬了。這是一個什麼的社會?不是說有公僕維持治安嗎?但唔係捉這些阻街違法的,卻是讓這些人繼續擾人正常生意。

你不出聲,便有人向你繼續施壓,繼續打壓,讓你習慣成自然,好像每件事都要受到所謂的「規範」但是真正違反的因為是既得利益的一群便可以為所欲為,你打壓的一群逐漸化為奴性心理,不斷壓迫你而不自知,還要讓你有一種罪惡感加持你身上,再要向你同伴落手,形成一種群體奴性,最後沒有反抗能力,真真正正港豬,任人宰割。

今天你的背囊被視之為惡習,下一次到你的所有,你的一切。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