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25日星期日

穆家駿教你如何演譯「忠誠的廢物」

奧運在即,不少港人都為香港隊打氣,當中也有為國家隊打氣,這是正常不過。早前歐洲議會建議歐洲國家不要參加2022年北京冬奧,隨即中方表示抗議,認為體育運動不應政治化。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高等研究院及法學院副教授田飛龍在今年初時在明報發表一篇文章指出香港一些建制能力不足,是「忠誠的廢物」,引起不少本港建制人士反對及異議,認為有欠公道。田認為香港今天不只是需要政治人有忠誠,還要有能力,可見中共對香港有強烈的看法。

以上兩點相信不少建制人士都會非常認同其觀點,並且支持,因為國家好就是香港好,香港好,國家更好。可是香港一些建制人士並沒有聽從中央的指示或者建議,自以為是,自行判斷,引來公關災難。

近日教聯會副主席穆家駿指出香港羽毛球運動員伍家朗在比賽時沒有穿上印有中國香港區旗的球衣,又說穿上黑衣似有所指云云,並表示強烈不滿。但事實上伍所穿的球衣背面已印有中國香港的英文字,而且伍在其IG表示因為他沒有贊助,所以只能自行購買衣服但因為法規所限而不能自行印上香港區旗。

以上此事引申了兩件事,一是穆家駿的魯莽行為並不可取,作為一名中學通識科老師,又是教聯會副主席,更是民建聯成員,理應是香港精英份子,可是從他的舉動並沒有正常的批判能力,從常識能力也沒有,甚至也沒有政治觸角。我國早已強調不要把政治拉入運動之中,但他偏偏要做這樣的行為,是否與國家的政策背馳?是否對國家的意旨不敬,這是值得商確。

第二樣是看出港府和香港奧委會是講一套做一套,他們時常強調支持香港運動員,但現在連一件贊助的衣服也沒有,即使沒有贊助,當局也應該自行及有能力為香港運動員作出支援,而不是被人欺負。

這次穆家駿和霍啟剛應該為這事負上責任,前者要向伍作出道歉,後者也應該作出支援。穆是教聯副主席更是教師,理應以身作則,其行為絕對影響教聯聲譽及形象,會被感覺到「原來教聯既人咁流架」。霍是這次香港奧運團團長,應該要全力支持運動員而不被人打壓。

事實上這兩位理應是國家值得裁培的本地精英,可是從這事看一如田飛龍所說中了,本港建制人士在政治立場是忠誠但明顯缺乏能力,在政治觸角、行事執行力以及獨立判斷都表現不足。要知道他們都是年輕一輩,理應該香港未來的棟樑,隨時是二三十年後香港特區的管理層,可是這樣的表現,實感到失望,原來多年來本地建制在培訓人才是如此薄弱,沒有進步,這是對香港社會發展的危機警號。

當港府時常強調完善選舉制度以及國安法實行下的社會安定時,但這些小事情建制人士以及政府當局都做得不足,又怎樣國家放心呢?

要知道忠言逆耳,香港倘若敗在這些人手上,是國家的悲啊。

伸延閱讀

愛國者治港:香港民主的新生(文:田飛龍

民建聯穆家駿對港隊穿黑衫比賽都不滿  伍家朗:睇奧運不應集中在他的衫

2021年7月22日星期四

Ben Sir是否語言上性騷擾

Ben Sir 歐陽偉豪是近年一個非常貼地及大眾受歡迎的大學講師(據聞他說近年無做講師),其Facebook追蹤他的粉絲達到十四萬人,而且他常有電視廣告,一些大型品牌都搵佢就知佢咩料啦,所以他絕對係一位公眾人士。

那公眾人士在公眾場合是否做一些適合公眾既行為呢? 近日見到他在自己的Facebook登了兩則內容,其內容是值得商確,當中是否含有一些性騷擾字句,值得討論。



你問這段說話有冇性含意? 作為一個在香港生活的港人的,對這些詞語應該不會陌生,倘若在一個大庭廣眾地方高聲說「Black Lin」,看看大家會有什麼反應?

J是什麼意思? 唔好同我講話唔知,你試下搵日對住一個女同事話「好想J你」,你睇下個女同事有咩反應? 人家還要是香港奧運女子劍擊隊,唔通這是一種致敬? 一種讚美? 唔係囉。

或者會有人話人地係Facebook登內容又關你咩事? 但如何係一個Public Post,即係公開既話,理論上公眾人士已經可以看到。這兩個Post的語氣內容,雖則是一些「所謂笑話」,無傷大雅,但是有沒有考慮過當時人的感受,即係一個五十歲既男人想像去J一班年輕女士,唔會覺得有問題?

你可以私底下說,甚至你作非公開,朋友與朋友之間的討論,還可以勉強說得通,因為是私人對答,但是一個Public Post則是需要討論一下是否合適。作為公眾人物,不是要你做一個聖賢者,但一些基本底線也應該要守,何況你還聲稱是一名大學講師,久不久會說自己當年在大學怎樣怎樣,那我也相信你斷唔會平時在大學無端端對個女學生話你好靚,好想J你掛?

如果因為作為一個多粉絲的公眾人物就可以「講笑姐、犯法呀?」可以過到骨,就有點那過。當然沒有說他是犯法,但是他寫的內容卻很讓人反感,但更加可笑的是還有眾多人留言向這些內容加持,才更加讓人感到奇怪,將心比己,這不覺得嘔心嗎?

J一詞絕對不只是一種愛慕女神這麼簡單的讚美說話,明顯是一個性暗示,將心比心女人家唔會感到這是一個良好的感受。

他還時常強調他是一個中文講師。

建議Del Post,或者利用一下專業的評述J這個詞是否帶有性騷擾的內容,因為Ben Sir是位專業的中文老師。

2021年7月5日星期一

為何今天好像剩下Mirror一個偶團?

Mirror近這一年在香港覆蓋之廣泛,肯定勁過5G覆蓋範圍。廣告之多,是香港近年少見的偶像天團。但為何他們如此受歡迎? 是什麼理由驅使出現這樣現像,而這種現像又是反映著什麼?值得社會學家去探討,有什麼土壤和環境讓Mirror成功?

Mirror其實是參考韓國天團如BTS、Big Bang之類的男團,男性偶像相對女團容易突圍是傳統娛樂產業的現像,這是合理不過。而當中Mirror以唱跳為主,近年在香港是極少出現,因為香港樂壇市場以唱慢歌主導或者說產品以慢歌為主,唱跳歌近十多年未見成功或者不能引起真正迴響,當中理由係唱片公司在計算成本上有所考慮,因為唱跳在製作MV、編舞採排,比起一首只需要站著唱情歌的成本要高,但是近年唱片業市場萎縮,娛樂產業老闆又紛紛望向神州大地,跳唱歌在本港便不做為妙。而ViuTV願意投資他們搞新男團,投放資源下,讓本港消費者久旱逢甘露,殺出了一條血路。

Mirror成功入屋,引起不少迴響,近日甚至facebook出現了「我老婆嫁左比Mirror導致婚姻破裂關注組」這個曲線粉絲團便是一例。事實上追星是悠久歷史的文化活動,當年任白、陳寶珠早有追星,去到上世紀「四大天皇」更是進入香港娛樂圈最輝煌時代,這些都有不少粉絲追捧偶像。但這次Mirror有一個有趣現像是追星再不是昔日俱有一種負面的形象活動,反而是一種純粹娛樂、文化活動似,甚至是出現家長與子女一同追星現像。倘若留意這些父母年齡,他們都是上世紀七十至八十年代出世,他們是經歷香港娛樂圈黃金年代,張國榮、譚詠麟、梅艷芳到四大天皇,都是追星年代,只是他們當年追星可能有負面形象,但時移勢易,文化開放與包容,追星也不一定不良行為,而且父母一起追星也可以從拾他們昔日的青春和親子關係時,正因如此,不少中年女性也喜歡Mirror也是有其理據。

以上都是一些Mirror本質或者俱有主觀條件造就其成功,但間接理由也是有的。當中TVB助攻絕對是當中理由,TVB雖然是香港娛樂產業龍頭,但是近年的表現每況越下,甚至是倒退,音樂節目苦悶,又獨尊自己公司歌手但歌手質素又差的情況下,消費者自然尋找另一個出路,當ViuTV開台時,其實已經開始出現變數,及後又推出《全民造星》並捧起了姜濤年輕偶像,便打開了一個缺口,消費者便轉投這個新的產品服務並且嘗試,而供應者亦懂得市場脈搏,捉到需要,Mirror便乘勢而起。而更甚是近年TVB不論是其新聞節目以及藝人的言行,都是不少港人視為之討厭產物下,但TVB又以財雄勢大嘗試壓住對手,港人一種鋤強扶弱心理下,對ViuTV推出的產品便更有好感。

而社會氛圍也間接讓Mirror成功,今天香港社會氣氛差,不少人眼見社會制度倒退,人人嘗試努力去改進、改善制度,但到頭來卻是徒勞無功,港人缺乏一種信心和感到氣餒時。但見到Mirror這個團體各人表現稱職,演出時絕不欺場,努力表現,有進步表現時,港人心理多少都有一種重燃希望的感覺,便心理投射向他們,希望能夠由他們代表到香港人的精神文化及其堅忍努力。

Mirror成功是一個時代下轉變下的產物,集天時、地利、人和下的產物,而Mirror及其背後團隊亦懂得如何營運這個Mirror,貼近市場的需要,是他們成功的最重要的關鍵。反之TVB近期嘗試捧新偶像如星夢的歌手卻非常之守舊和不配合時代。例如近期大台常常谷那位年輕星夢女歌手14歲姚焯菲便是顯出他們經理人及團隊的Outdated。每次訪問、娛樂新聞提及她的都是強調她是「有錢女」,住千呎大屋、父母如何有錢云云。如果是陳寶珠年代、上世紀八十年用這種所謂「高檔形象」或者會成功,但今天不同往日,有錢人大把,而且有錢又點,再加上社會已經對「有錢人」把持資源、炒貴樓已有一定的負面形象,更不應該標榜這種手法,「富二幹」這個形象其實是累死這個少女,但是TVB卻以這個來做賣點,就明白到TVB的營運已經很老派甚至是不明白時代是如何運作。

Mirror無處不在處處都在可說是近年來香港一個有趣現象,在今天香港這種負氣壓氛圍下,有人追星其實不是一件壞事,人總需要勇敢生存,仍然期待有希望時,有點娛樂也是正常不過。

2021年6月24日星期四

何解Blame the victim

社會是得意既,因為社會是由人類所組成,七十億人就有七十億種想法,這是明白。但明白還明白,有時候會問何解會這樣?

蘋果停刊,網上唔少人會說好傷心,說香港沒了,死了之類,這是理解,人是有感情,特別在這幾年香港的變化,感受很深。一些建制派當然會開檳慶祝,明白,因為贏了一場仗,當然會賀一賀佢。但是一些本土派、熱血人士,在這一刻正在落井下石,單打取笑,這是一個什麼邏輯?

在政治當中,私怨是常見,所以見到人家沒了,很心涼,覺得是抵你死既。但是去到這一刻,你還持這種私怨? 記得19年時,很多人上街,去衝,有人叫人唔好死,衝來無謂或者不值得,留條命更重要,這是明白,也理解,因為好心同真心勸大家。但今天人家執了,又轉過來說這是現眼報之類,甚至又說蘋果唔做呢樣,唔做果樣,唔做archive,這和Blame the victim基本上沒有分別別。

這並不是黃唔黃絲既問題,即使一刻有其他本土、熱血系等等因政治事件而陷入險境,唔通又話佢地? 將心比己,易地而處。唔係講一些非主流既說話,就等於是清流,就等於看得透,看得通,又將自己什麼智力門檻提升120,只是自己進入了一個圈圈,走唔出來,做怨婦。

呢一刻都在內鬥,其實是浪費自己,燃燒自己本錢,實在不值得。

如果想贏,正正經經提出意見,做左佢先啦。

繼續參選、落區、文宣......種種種,你都可以做,但唔好仲懶勁只懂批判然後圍爐取暖,因為把!火只會越燒越縮。

點解唔捨得《蘋果》?

真心講,《蘋果》並不是好好的報紙,標題煽情、誇張,至於內容是否中立,則另作別論,因為報紙可以有立場,所以取向唔同,有其報格自由。

咁點解唔捨得《蘋果》? 唔係唔捨得《蘋果》,係唔捨得可以容納到《蘋果》嘅香港,因為不能夠容納一份報紙,不論是何種立場,都理應給予空間,但今天沒有了空間,咁就係「唔好」。

《蘋果》沒了,不以為一些網媒有機會,現在這是生死存亡。說實話香港不少網媒其實都是靠《蘋果》維生,這並不是《蘋果》養起佢地,而係網媒靠《蘋果》的資訊做第二轉載報導、評論以及Follow Up。現在《蘋果》沒有了,網媒怎樣搵料? KOL怎樣寫評論? 當然有其他本港媒體都可以提供到資訊,但是即時、挖料,未必像昔日這麼容易好做了,網媒便要食自己了。

《蘋果》的生存反映香港的資訊有幾高度自由流通,而香港成功在於資訊流通大和高,言論自由強,資訊可以隨時轉載及傳送,但是這一環其中一節被摧毀,整條生態鏈便沒有,香港的優勢便會失效。

當然失效並不等於死亡,七孔流血還七孔流血,死還死。但是醫好也曬藥費卻可以是肯定。優勢不存在,還有什麼價值可言。人家轉去新加坡唔好? 大家都無咩言論自由時,咁人地英語社會,同聲同氣時,咁就唔同玩法。

《蘋果》被毀只係開始,之後還會陸續有來,骨牌效應,當中不只是媒體,還有資訊服務,一些俱有宣傳能力的組織,都會是下一個目標,「睇路」。

黑暗仍然是黑暗。

2021年6月21日星期一

適應沒有蘋果的日子

《蘋果日報》生命進入倒數階段,香港人仍然要生活(生存),唔通個個走咩,都要捱,但係如何自處,需要一個適應準備。

資訊不會再像以前那麼快流通,你在facebook所看到的資訊唔會像從前這樣,政治、經濟和社會資訊,並不會這麼快,亦唔會每次都看到一些真正新聞,這時你便需要一個更加獨立思考的思想才能夠判斷。這才是你真真正正的考驗你自己的獨立思想,是否人云亦云。

資訊不對稱將會長期出現,是會影響經濟效率,賺錢方式唔一定公平公正,你的生活是在不知不覺間轉變,政治新聞將會傾斜,雖不至於下下都是八股文,但不要期待有什麼一針見血的政治、經濟、社會議題的新聞能夠給你知道。因為寒蟬效應下,其他媒體也不會有什麼批判手法對待新聞,最多都是少罵大幫忙模式生活,很有「上海式」的生活空間。

有幾個朋友在上海生活,算是中產,他們每年假期都會出下國,得閒在國內玩下,吃喝玩樂其實不缺,淘寶生活圈,是寫意人生,但是想和他們討論社會,他們不會關心,至少不會願意談論和提出,這是一種大家都明的生活方式,不要惹事的話,你是生活安定的。

這便是日後香港人的生活模式,慢慢需要習慣,即使你不慣,都要扮慣。

至於立法會入面的所謂反對派或者開明派,大家做下戲便足夠,始終都需要花瓶維持一個社會形象,但不要期望可做到什麼,大家都係為搵食,唔會期望太多。

如果你今天明白這篇文的意思,大約都是一個成年人,或者都有二十歲,你有八十歲命的話,你還有六十年,唔想走的話便要適應這種心態。倘若你到中年,都大半世人,唯有認命,做個港豬順民。倘若做烈士,做之前要有心理準備。

表面的行為,需要適應和轉變,至於你自己的思想,就自己決定,不忘初衷已經好夠。

忍。

2021年6月11日星期五

國安法下的香港電影

今早商經局宣佈刊憲修訂《電影檢查條例》,將港版國安法列入電影審查及分級工作的指引,這意味著香港播放的電影都會在國安法規管之下。

事實上國安法基本上所涉及的範圍之廣,基本上是無孔不入境地,只要你在地球,都會受國安法規管,只是暫時外太空未知而已。

香港電影以往成功篷勃,是因為市場多元化,客戶廣泛,口味多元並不單一,亦因為這樣,題材之多,可謂亞洲少有,也成為當年的亞洲荷里活,但97後,市場靠向大陸,題材單一,遷就合拍片題材就更少,形成惡性循環,越做越縮。

事實上留意到近年一些本土電影開始有一條出路,就是濃厚本土風而沒有遷就大陸市場時,這些電影都頗為成功,如去年Golden Scene三寶《叔叔》、《金都》、《幻愛》都是成功例子,票房未必超級大賣,但是有一定票房而唔駛蝕(唔蝕已經當贏其實頗為諷刺)。但是從品質而言,這三套都屬上乘之作。

但倘若國安法成為指引下,創作人又再多一重限制,這條紅線之無形壓力便走進創作人的腦海之中,無形刀壓在創作人頸上。香港沒有審批劇本制度,不同大陸,批左就可以開拍(當然亦有批左,拍左都不能上畫),而香港沒有審批,意味著創作人在創作時要估計和預計在什麼情形觸犯了國安法,這條紅線可謂無限伸延。或者有人便說不如審批咪知紅線所在,但是從經驗看,即使是審批,因為時局訊息萬變,隨時是今天可以,明天否決的情況也會出現。

電影是第八藝術,也是現代人其中一項劃時代的文化,同樣和書藉、音樂、繪畫一樣,思想理應是有自由空間,沒有什麼限制,但是走到今天香港,變得紅線處處,這種無形壓力壓到頭上來。

從經濟角度看,紅線處處其實是影響了產業的發展,舉例以中國市場看,中國電影票房很強,但是只限於中國境內成功,基本上仍然未能走出南中國海,最多都是圍爐取暖,反觀美國電影,可謂走向全球,就是其題材多元化才能做到今天的成功要訣。倘若中國要富強,走出去,多元是必要元素,創作自由便是其核心。

現在紅線再次壓境香港,那麼同樣會影響香港電影產業,走不出維多利亞港。

從這現情況,往後香港電影就不會有《無間道》,不會有《拆彈專家》,不會有《黑社會》,不會《古惑仔》這些橋段,因為當中橋段又會以為會觸犯國安法,那麼創作人又好,投資者又好都不敢觸碰,那這些大收的票房,便成為絕響。

從現況看,隨時會有一些已經上架的電影,亦因為國安法,而被下架也不出奇,禁片之期不遠。

今天可以是電影,下一次可以是音樂、電視劇、書藉、生活、互聯網和你的思考。

伸延閱讀

電檢突改指引納入國安審查 描繪危害國安、違國家統一領土完整「義務」禁上映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