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4日星期日

《天與地》示範綜藝節目的反面教材

《天與地》不是無線以前那套陳豪食人劇集,而是今年CCTVB台慶重點綜藝節目的《天與地》,這節目分別是去廣西天坑以及尼泊爾的喜馬拉亞山脈的全球第八高山,其節目目的是講如何挑戰自我以及極地美景。聽落好似好正咁,因為話耗資超過八百萬港元(買到一個中型香港單位,但是已叫豪宅),所以是CCTVB今年的大型綜藝節目。

但由開始推廣到今天晚上正式有節目介紹,作為一個觀眾,你仲未知道這兩個地方是一個怎樣的地方,你只會知道節目入面好危險,個個主持話會死,話有生命危險,無命,搵卻搏云云。

其他的資訊,極地的景觀、地形、背景、如何探險、環境、文化風光等等,一直都無推廣,淨係話會死。

到底大家是想睇一個想死的節目定係想睇一個深度資訊的節目呢?

有人會話香港人不看這些,看真人騷而已,不要這麼認真,要看的話就看BBC的資訊節目罷。

原來香港人只是去到這個層次?難怪港人思想這麼低水麼?還是節目的研究、資料搜集根本不足?

廣告都話電視節目有好多種,但是也應該提供一些有品質的節目,昔日無線的《環宇風情》是小時候最喜歡的旅遊節目,潘宗明旁白,沒有明星坐陣,直接講風土人情,簡單直接又深度,不會有熾哥講飲飲食,不會有二三流藝員叫你大買出血,直接講的是人民風情與自然風光。

這次所謂的挑戰大自然,當然是有難度,但這並不是重點,不能本末倒置,環境地貌才是重點,你不會看BBC的資訊節目影著大衛SIR高齡如何艱辛,最多只會暗示高難度,但不會大張旗鼓,你有多險實在不是觀眾想知。其實無線拍這些所謂挑戰極地節目並不是沒有拍過,早年也拍過,同樣又是以這種模式說好難好辛苦,當年梁榮忠做主持,是去高原地方,但最後你根本看不到風光如何,只見到個主持大叫好痛苦就完了。今次又是這樣,這種痛苦是要耗資八百萬嗎?那你走到廠房入面拍個大特寫大叫七情上面,其實都可以,實在不用去尼泊爾和廣西這麼路途遙遠。

這是枉費了那些藝人、製作人的艱辛,只是一個浪費資源的三流節目。

香港其實是可以最早做綜藝人民科學的節目,但是過往二三十年從沒有進步,大家只能買入BBC、NHK的資訊節目,然後什麼聲音導航配音算了,紀錄節目無疑是成本高以及收視未必是最好,但是這些節目的耐看力和可以長期賣埠的保証,二三十年前看生命之源到今天看藍地球,你都不會覺得時代脫節,或者再看NHK絲綢之路也不覺得OUT,因為這些紀錄片正正是反映出時代的不同,有其吸引力,亦因為也些資訊的真實而不會因為時代的不同而有所變化。可謂長播長做。亦所以有時無線會找來四五年前的BBC紀錄片播也不會有問題,正是這個理由。

但是你所謂的真人騷集集叫苦,看一集可能有點叫坐,連播十集你也覺得煩,還要幾年後還會理會一個藝人的苦況嗎?不是要看美麗壯闊的高地極地風光是更為吸引嗎?

還是等大衛SIR新的BBC節目更好罷。

2016年12月3日星期六

南韓式抗爭——唔好羨慕人地唱歌都推倒朴槿惠落台

上文提要說南韓可以今天我而令到朴槿惠下台,因為他們擁有民主制度來拉下一個擁有極大權力的總統,朴槿惠下台以及過往總統都曾經面對過不少被下台、下獄的結果,這是南韓過去二三十年來的歷史演變。而今天南韓民眾之所以能夠只需要唱下今天我就令到總統下台,是得來不易。

上世紀八十年代震撼全球的光州事件,人民流血,入獄,白色恐佈,工運,大罷工等,這些經歷,都是促成今天的結果。

南韓經歷的民主運動不是簡單,當地人民是受過苦,上世紀香港還是黃金年代的時候,南韓仍然是香港四小龍之後,賣的是冒牌貨,男人去南韓食殘廢餐,經濟並不是今天的成就,他們的工運造就了今天的制度結果,當年八十年代南韓政治還在封閉,人民並沒有因為而生怕政權,願意抗爭,倘若你有看過近期大熱韓劇《回答吧1988》入面的寶拉便是當年的熱血青年,同樣地他們的家長害怕自己的子女坐牢,自然不想他們出去與政府抗爭,政府對人民同樣是狠毒無良。即使到了九十年代,韓國依然是不少工運,汽車工人抗爭罷工是常見的事,直到九十年代後期南韓真正開始有民主社會的出現,他們經歷了差不多超過二十年的練歷才有今天的成果。

當時的熱血人士同樣出不少抗爭勇武,汽油彈、與警對峙可以是家常便飯,那時候還不是唱今天我,而是真正勇武抗爭。

但是我們的港人卻跳過了這些歲月,因為主流說要和平理性非暴力,只需要安安定定坐下來,天就會給你民主,熱血青年出來掟磚,連同路人跟你割蓆,即使以為是同路人,因為輸了議席,然後就會說你是鬼,到了再不是鬼又再說你們是罪人,因為你不可以得罪強權,說要技巧地玩政治,這便是今天香港社運為什麼一直未能夠成功是因為大量後腿拖著你,拉下你,只有圍取暖但又可以圍毆內門,熱血去衝的便只有白費,因為虛耗的不只是強權,連心中大家認為的同路也同樣地在消耗你的心志,這樣又怎會有南韓的結果。

你跳過了勇武抗爭,拿了以為易取可即食的「今天我」模式去抗爭,就只有換來空轉無力爭取的政治夢,這個夢不會實現但在一直麻痺你的心智和意志,以為坐下來唱一首今天我,便以為像首爾的燭光同樣得到一樣的結果。

人人當自己是天真嬌,又或者扮天真嬌,沒有人願意承擔抗爭的成本,連社運都是港式的走精面捷徑,所以大家唱一萬日今天我,都不會換到一天的下台出現你的A1頭版。

2016年12月2日星期五

大家都唱「今天我…」但點解朴槿惠可以下台?

這兩個月,南韓每個星期都有進行大型集會,集會參加者個個舉起燭光高呼要求南韓總統朴槿惠下台,這些集會持續數星期,最後朴槿惠不敵群眾壓力,她所屬的新國家黨同意她下台,人民最終成功拉下一個行政貪污亂的總統。

老實說,大家都是燭光,大家都是大合唱今天我,但點解人地可以拉一個總統落台,但香港仲可以有連任機會的特首?

因為制度的不同。

民主自由人家有,你沒有。即使你唱足79日今天我,睡足79日金鐘,你也不能夠動得一個執政者的一條鼻毛。

現在還要大家估下邊個可以跑出還是落閘定係欽點之類的揣摩主子的競選行為,你認為這是一種有人民意願的體制嗎?而輿論又樂此不彼地去繼續跑馬仔估歌仔去估計誰會出閘定墮馬。

如果一個真正的競選工程,根本就不是去估計上面的揣測,倒轉理應是中共高層是想知道人民的意願才對,現在反過來是人民估計領導的意願。

但往往中共說他們是為人民服務,是這麼諷刺。

這時候必定有人會扮看清世情說,這是政治現實,你要接受呢。

你都真係弱智得無知,以這種邏輯,有如滿清仍在,主子要服待似的,而那些人仍然堅信這種體制是適合人類發展。當中不只是普通百姓,還要是有識之士,他們說要循序漸進去實現民主,那麼揣摩上意是民主發展的一部份嗎?

朴槿惠有幾衰幾差,今天她都要下馬,這便是人家優勝的地方,你說他們一樣有貪腐,沒有錯,他們的確有貪,但現在有權力去將他們繩之於法,但試問我們香港有沒有這種法規呢?五千萬至今不了了之,囤地還可以繼續做官,然後說沒有証據所以不用查,這種邏輯居然有人認同。洩密予發展商沒有拉人,卻可以向立會議員提告的荒誕,這都是在今天香港短短五年出現。

你不反抗,你的稅,你口袋的錢就是給了他們貪腐之人,這些貪腐之人還好說人民對他們誤解,人民是錯自己才是最無辜,我們有這些官才是香港人最無辜。

還說要分庄閒?這些非法庄家從來都沒有說過有閒,因為通殺呀,死蠢。

沒有民主制度的社會,根本就沒有庄同閒。

2016年12月1日星期四

周融同梁振英你會點選?

中央送大禮,特別人士可以取回鄉証呀!!

嘩,真係恭喜你呀!!

更重要是這句傳話第一人不是香港特區政府,而是近年建制派屢見奇功的「幫港出聲」呀!!由周融大哥向香港傳媒傳遞這個好消息呀!!

嘩,真係恭喜你呀!!

兩年前你怎樣也不會意想得到「幫港出聲」能夠成為今天的中南海貴賓,你問葉劉有冇可以能夠和張德江一齊坐面對面對談?經民聯有冇能夠有王光亞一見面就握手呀?甚至連梁振英都未必可以做到,但今天「幫港出聲」短短兩年就做得到。

作為建制派,絕對係奇蹟,對於建制陣型如不論是傳統的工聯會、民建聯,近年冒起新土共的新民黨、經民聯都沒有這個待遇,眼見人家坐上客,估計他們會感到不是味兒但卻不會說出口,最多只會私底下說兩句侮氣話。

或者不少人討厭周融,一個英藉愛國愛港的人,這種邏輯早已大開眼界,大家以為馬恩國這位澳洲人在上次社團落Club一事上,從此在政壇消失,今天卻成為中共的坐上貴賓,還可以大站前方。

作為一個正常人的想法,你會覺得怎樣?當然會覺得嘔心,因為這些人口講愛國,身體卻很誠實,早已歸英歸澳,拿愛中共愛香港口號借口來獲取自身利益,自然看不過眼。

但這只是一個正常人的想法,並不是代表一批人的想法,眼見能夠成位中共貴賓,這個排場代表著你能夠食住條水搵真銀時,你問想不想?這種誘惑早已成為建制的靈丹妙藥,人人都想要,人人都想吃。今天「幫港出聲」不能同日而語,水鬼升城隍,往後大把人跟著他們搵食,前呼後湧叫周大哥、融爺、馬大哥、國恩哥,當天被恥笑周融他不能選港台台長,今天他可以選特首都仲得。

周融和梁振英你會點選?

建議雙特首制,為什麼不可,基本法沒有說明不可以雙特首制,即使有,也可以透過人大釋法來制定新的法規,周融來熔港,梁振英來震港,這個功能非常之適合今天香港的環境。

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你身旁不是有很多人會勁like幫港出聲的Po嗎?這個理由就是足以証明周融也可以做特首的機會,只要能夠跪叩中共,願意做最低劣的事,最無恥的事,不潔淨的,由我來頂,壞事的由我來做,你自然可以坐上寶座。

劣幣驅逐良幣再次在港發生。

常人說「幫港出聲」是義和團的翻版,那些人實在一如彭定康說自欺欺人,你見過義和團滅,但你還未見到「幫港出聲」下滑之勢,你說歷史會重覆,但歷史也可以教你歷史是可以很意想不到。

西瓜靠大邊,周融今天是他人生最成功的一天,可是香港人最倒霉的一天。

所以不能怪蘇永康說不想生個梁天頌(有此人嗎?),也不想學自己吸毒也很正常,他很自然想生個蘇融罷,但網友說建議他這麼愛黨,生個蘇維埃也不錯,但是中共不是昔日的蘇維埃了,請搞清楚呢。

伸延閱讀
【回鄉證解禁】周融代中央宣布 李卓人指代表「梁振英唔掂」 笑言周融或自覺可選特首

2016年11月30日星期三

現在要KAL而不是KOL

這幾天網上很多人討論什麼KOL(Key opinion leader),一下子原來有很多不同類型的KOL,由扮靚、吃喝玩樂、旅遊甚至愛情都話有,當然政治也有不少KOL,但是今天KOL其實已經很多。

我們現在最需要是KAL(Key Action Leader),不要只講,現在要做。

但自己戴定頭盔先,首先自己不是KOL,也不是KAL,只是花生友一名。

咁你就無謂出聲啦。但人人有權講野。

過去幾年,大家想說一句話,依家等緊一個tipping point爆,佔中曾經出現過,但79日就過去,雙學未能夠掌握到民情而浪費了非建制主流的意志,今年年初一都有,同樣地因為青政宣誓問題而被一筆勾消。起初以為這股力量可以持續發酵,但因此一事上原有的集氣很快就急速消散。

無可否認人民不能夠有長期的意志是理解,因為並不是每個人都是孫中山,個個是毛澤東,意志力薄弱是大眾的主流,如果主流是有強力意志的話,根本不用國師、梁天琦的人出現,自己一早就已經推倒了政權。正因為群眾是缺乏意志,才需要一些人去堅守意志去推動社會運動和改革。

執政者擁有強大的資源,即使他們政治意志薄弱,受人操控,但有資源下也可以填補了空位,說白些就是利用利益去麻痺群眾,從而獲得政治勢力,單看幫港出聲能夠上天庭面聖就足以說明今天的政治道德敗壞到一個點。

港人沒有自主權力,聽命於中共指揮,而主流缺乏群眾的抗爭心態,逃避負任,無可否認這是眾人的責任,但是要找責任去揹在今天的環境下已經不是最需要,今天最需要是有人願意做行動領袖。

意見領袖已經很多,現在連政客都當自己只是意見領袖而不是帶領群眾,是一個嚴重問題,即是政客不做只吹,說等民意基礎才作決定,這種倒果為因是不少政治決定上的錯失良機。

政治人除了需要集氣的民意,但同時是需要帶領民意,而帶領民意就是透過行動去開拓民意基礎從而讓政治資本增加,最後的目的就是獲得政治成果。

現在土共明顯不只是針對港獨,而是整個非建制,由國師早已被拉下馬沒有續約教職到今天泛民、政青甚至專業界別的姚松炎都要說要下馬,其實就是足以証明,土共不只是拉單一針對者,而是整個香港的反對派,但可是反對派還各自為政,政客各自吃花生,國師等城邦忘記了當日被學校停教職嗎?這不是打壓嗎?現在其他受害者不是一同被打壓嗎?

今天意見領袖係時候轉型做行動領袖,而不只是坐在鍵盤只講不做,或者說要教化世人之類,拿出勇氣和意志,相信必定有人跟著行,必會真正勇武而不是口說勇武。因為香港並不是沒有試過,只是集氣期短,而不持續,又或者是互拉下馬。

行動領袖之難處是在於如何保持群眾的耐力,當中有客觀因素,但是主觀意願卻的確有人站出來,近年領袖不論是誰,由泛民、城幫、自決、港獨等派系都未有見一位真正俱保持群眾力量凝聚力的一位,當大家以為有的時候,但因一兩件事就消散,領袖就很快被打低而消沉,常缺乏起身的意志,我們今天香港人就是這種能夠起翻身的意志。

跌過再起身,很難,但都要做。

2016年11月29日星期二

劉小麗被覆核看政團吊詭思維

雙青被DQ的結果,城邦派說做得好,開香檳慶祝咁款,人家不知道以為五區公投大勝咁。

到今日劉小麗再被覆核,相信又會有人說叫好。

這是一個什麼的概念?

還記得當年毓民宣誓的時候嗎?他咳、咳、咳,當然這個誓詞不被接納,最後他要重新來過。那時候有沒有人鬧他誓詞不該,搞壞制度嗎?當時還有人叫好,說他很勇敢云云。

龍門如果是可以搬的話,今天香港基本上所有政黨都在搬,不分左中右,建制與非建制都搬龍門而面不改容。

現在DQ小麗老母你估好著數嗎?國師說不出來選,老實講,是好事,因為他勝算根本就不高,而且他不是一個前線的戰場勇士,只能幕後,熱普城說不選,現在不知道是否真確,只能從他們日日在叫生叫死說抵死的口吻,比起葉劉想做特首但仍未受祝福的葡萄一樣酸,現在還在踩多兩腳再落井下石是很有道義? 當然他們會說對這些人不需要講道義,因為他們認為自己永遠總是對。

但是今天小麗被入稟覆核真的對城幫沒有影響嗎? 國師自從輸了立會議席後便在臉書上還說準備執政,不知這是曲還是圓,不得而知,只知道這種所謂的願景不切實際,因為他的願景到今天都不再說過什麼實際路線給予他的弟子,你不懂和不同意的話便說話你沒有慧根,這種虛浮說話昔日可以增強士氣,但落到今天的環境,其實是幻象。等於你說一千年後大家可以坐星際旅行回到過去一樣,你話得唔得? 自己想想。

自決又好、獨立又好、城幫都好,今天你的對手根本不是圍內,而是強權,已經一次選舉上輸得切底還在自high真的是有點天真嬌。不好好反醒還埋怨,那這種政治理想是不能立足於人,試想共產黨當年奪權時被追趕追殺有沒有因為輸了而埋怨?孫中山如果有你們所謂的城幫之士日日在怨,日日在吊,相信大家還在紮辮。

劉小麗是否玩大,到今日其實已經不是重要,重點是人家早已開戰,非建制還在以為自己食花生,不好好整合陣型,相信連特首選委選戰上都如無意外輸了,到時梁先生繼續執政多五年,那時候不要再說習正在助城幫清黨又或者城幫在幫助習清黨之類。

不過到時又會有另一個借口,不論梁勝還是輸,到時國師都會說「我一早講左架啦,係你地唔聽。」

今日張德江還在出席接見幫港出聲的團體,你說習正在掃黨?還是大家巳經傾掂數,坐低一齊搵真銀,非建制一點都沒有份兒呢?!

如果今天還繼續在踩多兩腳劉小麗的話,實在無用兼無品,甚至沒有政治智慧,以為借人把刀殺了,自己沒有事,其實把刀根本是一刀過正在殺大家。

2016年11月28日星期一

請不要把光環放落卡斯特羅身上

有政治領袖逝世,總會有人說可惜或者懷念,近日古巴前領導人卡斯特羅逝世,這個現像又走出來,當中本港一些評論甚至說他是反抗美國強權的象徵主義,抗拒霸權主義,是位值得敬重的英雄,當這些文章倘若充斥在香港對一個所知甚少的國家時,而將這些資訊當真相,真的可謂多得你唔少。

這時你說古巴不好,便有人走出來說古巴的醫療和識字率是先進國水平,所以並不是差的共產主義國家。那請你走一趟古巴才說。

古巴過去數十年來,不計今天勞爾領導的古巴(即使計也不見得真正在改善中),過去被卡斯特羅管治的古巴,其經濟和發展簡直是倒退,當中不至經濟,還有人權和言論自由。

自己基於家人關係,曾經到過古巴探親,那時候是上世紀的九十年代後期,這時蘇聯解體,中國還未好,仍然不是今天的強國,古巴再沒有強力的後台支持,人民生活是極困苦,那時候剛剛開始嘗試承包制和個體戶,但是物資仍然短缺,社會嚴重封閉,社會對外的認知是極為貧乏,街道上仍然像上世紀一樣,倘若王家衛要拍一套《阿飛正傳II》的話,毫無疑問一定要到古巴,因為由樓宇、電器、家庭用品,都是停留在上世紀的六十年代,那時住在當地親人的家所用的風扇,和張國榮用的沒有兩樣。汽車是缺乏,但是所用的汽車卻是六十年代舊式汽車,你要找美式汽車古董,就到古巴去罷。

當地人民不喜歡領導人,但從不會大聲開口說,因為有麻煩,昔日古巴還未解放時,是美國的中美洲重要盟國,因為當地的經濟極為繁盛,夏灣拿是著名的渡假勝地,也是不少有錢人和富裕階層,這時古巴仍有大量華人,橋領很多都是來自台山和四邑一帶的華橋,他們從事很多行業,洗衣、酒店和其他買賣都有。但是到了解放,全部收歸國有,大量華人逃離古巴,所以今天的古巴華人少之有少,其後代也與當地人結婚,其下一代早已同化為當地的古巴人,你試問一個當地商人,突然之間被收歸國有的資產,你問這是一個什麼的概念,即是今天香港你層樓值兩千萬時,無端端因為話2047年,所以收歸國有時,你的心態是如何想像?

請那些人云亦云的評論員好好去接觸一下古巴或者理解一下古巴才說話,不要單看中國大陸的評論或者資訊然後就搬字過紙說古巴如何的好。

如果真的是好,就不會有數以萬計的古巴人偷渡到美國,連卡斯特羅的親人都會反對他,如果不是獨裁,為何仍然選他的弟弟為今天古巴總統?這不是欽點和世襲麼?還跟大家說這是共產主義?世襲主義就差不多。

如果因為今天的資本主義有缺失而調轉認為共產主義是行得通的話,那些人真的是沒有讀過歷史,也沒有經歷過什麼共產國家,共產主義其實已經在多個實驗過,証明是人類浩劫,倘若還在歌功頌德一個獨裁者,真心覺得可恥。

伸延閱讀
《華爾街日報》刊發的卡斯特羅訃告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