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3日星期五

中國政府入股IT巨業理應感恩

新聞報導指中國政府有意入股中國現今數間資訊科技巨企,包括阿里巴巴、騰訊、微博等。有指入股大約百分之一的股權。這消息一出,無疑是一個很大的輿論和市場消息,因為今天這些企業,再不是昔日行行企企的二三線股,而是可以影響整個市場,甚至整個行業的巨無霸時,因此一行一言,都十分之要留意。

中國政府入股這些科技巨掔當然是希望能夠讓這些企業在政府可控之內,如加入政府委任的人員入董事局甚至在公司有任職,好讓企業被能夠「觀察」之內,不會走出規範。站在企業老闆來說,無端端要入股、甚至可能是迫你入股,自然不是味兒,有點被共產的感覺,有如當年解放後,不少私企被共產或者被政府入股一樣,這種情境題,對於今天六七十後出世的中國富豪來說,未必很有經驗,但對於上一代來港逃難的企業家,一定記憶猶新。

政府入股後,一些負面影響是會出現,例如在創新上可能會放慢,因為好自然是政府有關董事會要求跟緊一些政府推出的法規,但是法規往往是落後過科技的創新,因此會使到創新科研或者方法會因此被拖慢甚至未能出現。這是對企業的競爭能力是有所損耗。

以上的情形是在一個開放形以及自由社會是會出現,但是在中國特色的社會上,這種限制其實不只是入股的公司,隨時是其他公司都會因為出現一些創新研發但法規上不行而可能被壓止也不定,所以當大家都被削去競爭力時,其實都是沒有輸在起跑線。不過我們要學習中國社會特色的文化,要留意是中國政府入股,其實是對這些公司加持,給予「天朝御准」的意味,某程度上是開了綠燈。況且中國今天的社會是俱封閉性,外資企業基本上是難以進入,競爭情況是相對細時,而且國家亦有意無意是裁培數間巨無霸時,政府入股是更屬「恩賜」。

當然這些企業到走出去時,便會出現了阻力,但是以今天中國市場規模,未來十年專做內需市場其實都足夠他們的企業成長,而且這些企業一直以購入外資並引進到國內市場時,這種模式有如一種買辦代理人,因此未必是想像中有負面情況。

可能入股對於這些公司的老細有點擔憂,生怕被削權甚至被踢走,自己心血一朝白費,但是對於投資人或者小股東來說,誰做老闆不會介意,總之能令股票繼續升市,繼續賺錢,那個老闆被流放、削權或者創新科技開倒車,也不會有人介意。

伸延閱讀
【高管感不安!】中央入股IT巨企恐礙創新

2017年10月7日星期六

《反黑》與《使徒行者II》不相伯仲....

近日有兩套港劇都多人講同多人睇,就係在中國超過三億點擊網劇《反黑》以及蘋果同HK01日日報導的《使徒行者II》,前者聲稱電影手法拍攝,後者有騰訊合拍製作所以聲稱高質素。老實講,兩套都真係不相伯仲,都係咁流,都係咁爛。

《反黑》以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做背景拍的警匪故事,因此配樂和主題曲都有八九十年代的影子,作為一種對那個時代致敬的手法,但是同時在製作和導演手法同樣地都好八九十年代,如果閣下對香港電影有點留意的話,這套戲的演繹手法其實好有「中大電影創作室」年代的影子,低成本製作,拍攝水平和故事都停留於八九十年代,即使所謂是用4K製作,但畫面依家有很大的差落。導演手法平鋪直敘,演員的演繹方式依然是浩南古惑仔模式以及李修賢時代。故事有時常有反駁位,由第一集吳岱融在一個圍村祖屋輕易逃走以叫人發笑,故事說那位招積目中無人不懂尊卑但到頭來又要向叔父支持去搞事,再到數集後那位招積說要香港天下大亂原來只是找來幾位古惑仔向一些士多搗亂就叫天下大亂。演員的演技只有那位招積張建聲是真正稱職,其他主角演技實在難以讓觀眾投入,陳小春永遠都係一個樣,陳國坤做高級督察捉賊要成套老西仲要三件頭真係整齊到無朋友,這種戲劇手法能夠有說服力嗎? 而編劇依然用傳統電影黑社會模式去演繹,即係後生一輩一定差,老一輩就一定有江湖道義之類,由英雄本色三十年前到九十年代古惑仔到今天仍然以這概念去演繹故事,港式黑幫電影依然是跳不出舊有框框,導演嘗試學習杜旗峰手法以江湖來比喻香港環境但是東施效顰。

至於另一齣同樣多人討論是TVB重頭製作《使徒行者II》同樣馬虎處處,原來整個泰國所有人都可以用廣東話去溝通,故事一開頭譚仔三哥給予暗示洪永城放低條匙,理應好低調秘密,但洪永城一拿起就拋上手,真係荒死無人知。黃翠如的角色仍然是低能弱智的演繹卻要她做臥底,香港警隊質素真的這麼差嗎?而最搞笑係個個都係臥底,好似唔係臥底就不能做犯罪集團一員。至於演員的演技實在一目共睹,黃翠如無進步,三哥得個Chok,其他演員是「我在做戲」。至於所謂的大製作更見失望,鏡頭搖擺就是有新風格,畫面質素依然是假高清,想知用4K和tune下色真係要用好多資源嗎?三年前HKTV做到點解《徒》劇有埋騰訊做投資都去唔到應有的水平,真係咁難?

但唔好理,《反黑》有三億點擊,《使徒行者II》依然有收視,TVB仍有大量鐵粉,問你死未。

但係另一個電視台ViuTV卻好像無人講,奇妙電視直頭好似無開過台咁。

ViuTV其實有不少不乏創意的電視劇和綜藝節目,《暗中旅行》以視障人士去講旅遊,新穎過仲係陳貝兒集集喊又九唔搭八叫人反思的岑應式嘩眾取寵節目,又例如最近的《未來還未來》其實是一個題材、拍攝手法、演員演繹都是可觀的一個電視劇,故事講幾位年輕人在香港生活對未來的掙扎,其經歷相信有不少年輕人有共嗚,如阿妹演的港女面對婚姻的難關,劉俊謙演中國大陸來港打拼做演員的故事,都很有意思,其中劉俊謙的演技可謂很到家,絕對好過對台袁偉豪同周柏豪及三哥,可惜大家會問「而我不知道劉俊謙是誰」。

當大家說要看新電視新的改變,但是港人其實同樣沒有改變,同樣大家飲CCTVB的奶,眼見三億點擊就認為有水準,一些小本製作但用心去做但就乏人問津,因為這些題材不是港人以往傳統的主流,不是警匪片、不是爭產、不是專業人士或者紀律部門故事,就會讓香港觀眾望而生畏,認為悶(其實可能那些觀眾唔明所以話悶來掩飾都唔奇),但事實上電視或者電影可以有多樣題材,可以有好多種,《未》劇其實是非常貼地,甚至是今天香港社會實況劇的寫照,但無明星、非大台,大家就Ignore佢唔存在。

有時候港人是不值得擁有一個新的電視台,餵CCTVB題材的劇集、CCTVB模式的新聞、CCTVB的綜藝倒進你的口,依然會吃,港人是口裡說「我唔睇TVB」,但身體卻很誠實地「扭開TVB」。

2017年9月19日星期二

從《雙商》看李國章眼中的廢青

ViuTV 的實況題材節目是近年香港本地電視台中較有創意的一個電視台,如《帶住矛盾去旅行》、《404不存在的國落》、《一大一路》、《衝三小》、《+886MM》,從題材到內容也非以往我們看慣的節目,當然也有一些非常差或者捉到鹿不懂脫角的節目,如《歐遊全細界》、《出得廳堂》都是不入流,但是ViuTV願意找新嘗試,總好過TVB拍所謂實況節目,只係見陳貝兒集集係度喊呢。

近期有一個較新穎的是《雙商》,節目主要是講述一些年輕情侶如何營商做生意,把他們的經歷以故事敘述模式以及實況訪問拍攝,當中看倆人關係,存在何種的人生觀及其價值觀。最近一集是講述一對情侶如何由興趣變成生意,男主角原本在香港大學唸書但因為成績不佳而被踢出校,但是憑他對收藏波鞋興趣將變成一種真正生意,由網上店變身做實體店,女友更為他一起創業,當中有不少困難和辛酸從故事中看得到,如男主角面對學生上的挫敗如何重拾信心,以及女友如何為男友設想而一起擔起共同創業尋夢的經過。

導演將這個題材沒有如TVB岑應那些要爆要煸情的手法,反而平實地描述當中的過程,反而更見真實感觀,這才是現今應該要做的實況節目技巧,過於煸情只能會帶來一種反效果甚至感到造假的氛圍,反觀留意這些素人主角的真實反應才是一些實況節目中難得和值得一看的內容。

男主角在傍人眼中可能是一名廢青,因為讀書唔成,仲要有港大都唔讀,走去賣波鞋,嘩,仲唔係廢青,但是今天他卻擁有一間潮流衣鞋店的老闆,最新的訪問他們還找了一間大鋪作擴充。可見男主角在這些艱難困局走出一片新天地。而女主角則是大學畢業居然走去賣波鞋,沒有志氣喎,仲唔係廢青,但是從女主角的訪問,她有條理和有思維,所以才有今天的成績,這還是大眾眼中的廢青嗎?

絕對有這種人,那便是港大校委會主席李國章先生,李指今天香港的大學生搞港獨是因為怕與大陸學生競爭,所以才要搞港獨,這種邏輯到今天也大感不惑如何超乎常人思維的怪想法。他口口聲聲的所謂不思長進的香港大學生,是如何不堪的話,那上述的例子也不知如何回應。

即使不說商業頭腦,也見到我們香港的大學生也不是二三流,即使在牢中周永康,其實也在LSE讀碩士,甚至當地大學還在支持他,深知LSE是全球頂尖的大學學府,斷估他們也不會讓一些二打六入去讀掛。

嘩,呢d外國勢力搞鬼架麻...明白,那又看看「唇讀女生」曾芷君,當年文憑試以3科5**佳績獲中大翻譯系取錄,今天她將赴英國大學學院(UCL)修讀社會政策碩士課程。不知李國章又如何看這些所謂的沒有競爭力的香港學生。

實老說,實在很少有一些地方會有如些多社會精英時常對自己地方的年輕人作出如何涼薄的說話,已故國家主席毛澤東也對年輕人說「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是歸根結底是你們的」。奧巴馬時常向年輕一輩說不少支持說的演說。

但看看我們的所謂社會領袖,會見到年輕人就話不該,話不懂人生規劃,甚至要又殺無赦等等,那種批鬥式用語彷彿似曾相識,無不心寒。當年以為文革香港人可以避過一劫,但四十年後始終逃不過。

伸延閱讀
唇讀女生曾芷君將赴英讀碩士 勞福局實習啟發選修社會政策 (17:08)

2017年9月15日星期五

Blue Bottle精品咖啡將成新一隻獨角獸

曾經不少電影或者劇集橋段會拍攝著幾個上班族OL拿著一杯星巴克caffè latte好有型格地上班,甚至將這種生活模式視為一種中產生活態度,不過時間慢慢轉變,這種橋段早已落後,因為今天文青時代,再不是喝星巴克咖啡才有品味和有生活時尚的質感,而是要喝一杯手沖咖啡,拿著Macbook才夠生活態度。

咖啡文化近年可謂席捲全球每個角落,當中星巴克自然功不可抹,但是論走到時代的尖啄的就今天第三波咖啡浪潮精品咖啡,精品咖啡賣的不是快,反而是賣慢活,要靜靜地品嚐真正咖啡的味道。當中咖啡的種植、採摘、烘焙和製作方式都非常講究。

精品咖啡雖然賣的是文青態度,但是價值卻不是窮書生,當中精品咖啡的表表者Blue Bottle最近將成為最新一隻的獨角獸,因為全球最大的食品集團雀巢約以五億美元收購Blue Bottle三分之二的股權,即Blue Bottle最新的估值為七億美元。Blue Bottle可謂當代精品咖啡的表表者之一,該店總部位於加利州奧克蘭市,以優質的咖啡調製工藝而著名。雖然是連鎖店但其裝修格局卻很有品味,非一般平常走進的星巴克模式,現時全球有二十多間Blue Bottle,亞洲的就只有日本東京有該咖啡連鎖店,據聞下一間亞洲店則會在台灣。

雀巢以即沖咖啡而聞名於世,這次收購精品咖啡連鎖,好明顯是期望可以盡快打進這個新市場,避免被市場淘汰,趕上第三波咖啡浪潮,作為一間千億美元市值的公司區區五億美元作價收購咖啡店,的確是少數目,但是對於以往精品咖啡市場來看卻有深遠影響,過往精品咖啡店賣的是小店模式,獨特品味,屬於小眾,近年大家對咖啡的要求改變,市場開始擴展,一些連鎖咖啡都嘗試開另一條線做精品咖啡,因此雀巢亦希望可以走入這個潛力市場,並且以雀巢的品牌及銷售技巧改變營運模式也不出奇。例如出罐裝的Blue Bottle品牌的咖啡隨時在日後出現。

不過「村民」並唔係咁諗,不少Blue Bottle的粉絲認為這次收購是羞恥,覺得是以大吃小,因為Blue Bottle賣的是精品,品質的保証,但雀巢卻是大眾化但品質平庸,自然客戶對Blue Bottle日後的經營有所顧慮,不過Blue Bottle表示他們的管理層仍然不變依然由其創辦人揸旗。

不過生意歸生意,很多時企業想發展開去,資金的確是非常重要的考慮因素,不只是單單經營理念便足夠,有投資者入股無疑是可以加強營運的實力。現時大中華地區在精品咖啡市場亦剛剛開始,在香港的精品咖啡店也越來越多,特別在中上環一帶。台灣更是三地的先軀,而中國大陸由於市場大,城市多以及有足夠空間,因此精品咖啡也成為當地一種新形式的消閒生活模式體驗,此外亦有一些手機應用程式都是針對精品咖啡市場,提供咖啡店地點、咖啡沖調味道的品評有如一個咖啡版Instagram,也成為一些咖啡迷所喜好。最近大陸一間同樣賣精品咖啡店Seesaw Coffee也獲得聯想旗下的私募基金弘毅投資入股,可見不一定只是科技產業才有獨角獸,貼跟生活的行業同樣有獨角獸的出現。

伸延閱讀
“It’s a real shame”: Blue Bottle customers react to the Nestlé deal
Seesaw Coffee获弘毅投资
Blue bottle文青咖啡神話恐不保? 雀巢正式宣佈收購藍瓶咖啡股權
Nestlé is spending up to $500 million to buy a majority stake in the trendy coffee chain Blue Bottle
咖啡界的 IG Chok 出生活態度 專訪 ListCup 創辦人

2017年9月14日星期四

當有主觀意願下看Celine拖著Guardino

個人很少看美國綜藝節目America's Got Talent,因為好怕那些評判的表情浮誇,基本上同大陸那些評判、觀眾一樣,不過近日來自香港的那個小妹妹Celine的關係,因此有留意這個節目的娛樂新聞消息,當中包括Celine的一些表演、花邊新聞如「借個女上位」新聞等等。

Celine未能進入決賽,當晚她等待結果時,她拖著另一位參賽者Guardino到台前,然後返回後面,這一幕,不少人議論,當中包括傳統媒體以及網上所謂的KOL。當中那位網上KOL Iamkingjer則製作了一條短片取笑Celine為什麼如此云云,這條片是發於今天早上左右,但到了下午,這事情可謂轉了風向,原來Celine拖著另一位參賽者,是因為那位參賽者Guardino是有眼疾而可能燈光較暗,所以Celine便拖他到台前。真相大白,而網上KOL Iamkingjer亦知跟車太貼衰左,即時轉換了另一條沒有取笑Celine的片上網,至於舊片下架。


這條是新片,舊片已經下架未能夠擷取下來。

近期Celine的確成為城中另一個熱話,當中主要原因其實並不是因為Celine本人,而是她的爸爸所致,可是輿論卻把她同樣拉埋一起,所以她的行徑便會被放大。即使她拖著Guardino到台前都可以變為爭取焦點為話柄。甚至她在網上拉票活動,杜汶澤都可以扮她拿來取笑對像,這種行徑值得嗎?有幾好笑呢?自問就覺得杜的行徑是低級無聊甚至是有欺凌成份,笑個小妹妹有幾威呢? 至於iamkingjer那段取笑片已下架,改為另一條片了。

Celine的一言一行,基由於爸爸因素成了不少人的主觀意願。她很作狀?或者係(其實大把外個小妹妹都係咁,又唔見有人話,仲會話好可愛呀),但係不至於要去到發條片來取笑,她很虛偽爭曝光所以走到台前?當真相大白時卻有人扮冇事發生將條片下架,然後重新上載另一條當曾志偉super打和呀?

如果Celine老豆是在消費她,同樣地那些KOL同樣利用Celine取笑她來消費爭取Page View,也不見得有多清高。

她也只是一個小女孩,大眾也沒有必要做這些事情。

2017年9月7日星期四

昂山素姬無視羅興亞人是政治考慮

曾經到過緬甸旅遊,那時候昂山素姬還不是總統資政,因為當時緬甸還未由全國民主陣線獲得議會的勝利,當時是由仍然是登盛當政,那時緬甸剛剛開放,不過已經感覺到這個社會開始轉變,如當地的政治運動盛行,政黨在街上做宣傳等,知道一個新時代會在改變。

在當地旅遊,面孔主要是當地主要的民族緬族,是黃種人面孔,但是也會見到一個南亞裔面孔,因為當地鄰接印度和孟加拉,因此種族是多元,還有不少少數民族,如克倫族、果敢華人等等。當時眼見當地人是混在一起生活,好像沒有什麼分隔,而且緬甸是傳統佛教國家,以為人民是純樸,而事實上在旅行時在當地的人民也很友善,相處融洽,即使在街上買賣亦不見有什麼瞞騙的小販,感覺是正派。

但旅遊和生活卻是兩回事。

看今天羅興亞人在緬甸的苦況,感到種族與宗教,多年來都是人類衝突的重要原因。

羅興亞人一直不被緬匈政府承認為當地的國民,而且限制生活範圍,一直被歧視。昔日緬甸軍政府限制資訊,所以外界很少人清楚當地情況,現在社會改變,情況便變得不一樣,但是歧視仍然存在。羅興亞人被屠殺已成國際新聞。

可是政權在交替,但是似乎政權並未改變,當地軍政府仍然掌握大權,總統資政昂山素姬的能力和職能範圍並未預期中大。羅興亞人除了與主流種族不同外,還有是宗教上的差異,他們信奉伊斯蘭教,不是緬甸主流的佛教,此外民族亦不是另一如孟加拉和印度種族,因此在政治勢力便變得薄弱。

緬甸一直與印度友好,早前昂山素姬與印度總統莫迪會面,贊同緬甸打擊「恐佈活動」表示支持,是否雙方對宗教關係有共同針對某類宗教的政策呢? 反觀信奉伊斯蘭教的孟加拉則抗議緬匈政府在邊境設地雷,以防羅興亞人從孟加拉回國。這些鄰國之間的政治關係、宗教問題,使到羅興亞人成為國際人球。

另一方面亦有人認為昂山素姬是在考慮到當地政治狀況,由於全國民主陣線雖然在2015年選舉中勝利,但是最近一次四月補選舉失利,可見這政黨在政治力量仍然不夠穩固,對於處理少數民族時,很多時便只會偏向主流民族而忽略了少數旅裔,這是不少國家的通病。昂只能保住政治力量,而要犧牲了羅興亞人的命運。

任何一個少數族裔在任何國家都是面對被打壓和欺凌,羅興亞人是東南亞另一個新難民問題,相信短期內這問題都不會解決得到,甚至會惡化下去。而因為這種惡性循環,仇恨而生,亦會出現更加嚴重的恐佈主義出現,成為東南亞另一個火藥庫。

伸延閱讀
分析:昂山素季為何對羅興亞問題「坐視不理」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