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30日星期五

Blackberry黑草莓創意卻讓創新停滯

曾幾何時在中環白領精英手持一部BlackBerry是專業人士、日理萬機的Icon,望下部Blackberry按著其鍵盤回老闆、下屬或者客戶電郵,這種無時無刻都在覆電郵的時代,是社會精英的標記,當時你在中環沒有部Blackberry係手,都好似唔夠班咁,因為要扮到好忙先型,即使你落老蘭忙著回電郵,然後幾百萬上落,先可以溝女云云。

時代不同,今天你走到中環,你不會再見到一部Blackberry,有的話可能認為你是阿叔唔夠潮,甚至公司也不再提供部機比你,直接用你部智能電話都可以覆老闆零晨三點的電郵啦,仲扮什麼日理萬機,反而唔想再有部電話可以上網的追魂CALL。

Blackberry不再Sexy,取之而來是觸控式的智能電話,昔日鍵盤戰士電話已經是明日黃花。有見及此,Blackberry這公司都深知道自己的手機價值早已褪色,決定退出研發手機市場,只專注於軟件市場。

Blackberry可以是一代經典,當年奧巴馬2008年剛上任總統使用Blackberry,機不離身,視之為他日常的機軍大事重要工具,因為Blackberry的電郵系統穩固,技術先進,而且當時流行使用鍵盤,這種模式是極為方便,因為將平日手機的鍵盤限制的九宮格,轉到QWERTY的全型鍵盤模式於一部細小手機上,絕對是一種創意所在,也是因為這種創意領導了一個時代。不過八年期間,手機的變化可謂非常之大,蘋果顛覆傳統思維的手機iPhone面世,改變了所有人對智能手機的應用行為,隨後推出的Android加快步伐,這樣Blackberry便開始面對一次的衝擊。

無疑全鍵盤是Blackberry的殺手鐧,但同時間卻可以是他們的踏腳石,可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他們這種俱創新的應用,卻拖了日後開發他們的手機的後腿,該公司仍然注重鍵盤的應用,但已經忽略了用家的習慣和行為,已經有其他的輸入方法、不同的應用軟件,不只是單純的電郵回覆或者日誌記錄甚至訊息通話,而是全方位的日常生活都要將於入手機內,那麼鍵盤的能力便不呼應用,正如電腦的鍵盤也要加上滑鼠來配合,即使Blackberry及後推出的滑球於鍵盤中央作協作,怎樣也不能及觸控式屏幕來得方便。

這樣Blackberry便從此被對手拋離。

不過這也並不等於Blackberry並不成功,只是針對的市場不同,大城市、高端市場,Blackberry已經不能進入,但是低端市場,落後地區國家,對Blackberry其實仍然著重和受歡迎,正如諾基亞手機在非洲依然有市場。低端有低端的價值所在。非洲電影大國尼日利亞「瑙萊塢Nollywood」更有電影名字叫《BlackBerry Babes》,可見Blackberry並不是不潮,只是不同地區而已。



現在這間加拿大科技公司轉型,由硬件轉到軟件上,它的殺手級應用依然是通訊時,如何保持這種優勢,擺脫硬件的框架,是他們的路向和未來。

伸延閱讀
又一個歷史終點!BlackBerry宣布停產手機

2016年9月29日星期四

當張德江都成為箭靶時可不是講笑

今日成報矛頭直指張德江,這次非同小可,再不只是特首跑馬仔這麼簡單。因為事涉及到中共權力核心,現今中國第三把交椅的領導人,在一份傳統建制報紙報導這些事情,你認為是簡單嗎?

一份普通地區報紙,能夠如此重炮轟到一個中國國家領導人身上,這份報紙背後的力量,可以是極為鐘擺。一是極端的反共,另一是極端的擁共核心。一個正常看過成報的人,視他們極度反共的背後是不可能,那餘下便是中共核心,有能力對著張德江幹的,只有習近平和李克強,後者近年被指投閒閒置,那麼背後人物便呼之欲出。

張德江是江派人物,江勢力一直和習一直對著幹是人所共知,這是權力鬥爭,也是中共傳統,從沒有間斷過。由毛到鄧到今天的習時代一直是派系鬥爭下存活下來。

以往內部鬥爭,很少會公開互片,中共會只關埋門內鬥,鬥到最後誰是贏家便踏上舞台,所以今天這種輿論互鬥,近年已很少見,現在居然出現在今天的香港,其實回想是有點昔日文革時代的味道,最高領導互相內鬥,下面嘗試跟著主子以及取得權力的誘因下,又互相內鬥,所以今天香港和中國便見到,上有上鬥,下有下鬥的情況出現。

成報是能夠入中國境內的報紙,這意味是這份報紙,在大陸人是可以見得到,看得見。這種輸出往內銷,近年時常出現,外地網站博訊便是之一,今次輪到香港的成報為另一種輸出往內銷的輿論機器。

或者會說成報亦可以是假傳聖旨也不出奇,但是如果這樣的話,這份報紙的領導、老闆,倘若輸了的話,不只是單單的人頭落地,身家性命家人都不會好過,所以很難相信是有人假傳聖旨做新聞,意味著有人決定了一些事情去幹一番大事。

中共政治是講求派系、關係,而輿論從來是中共最重要的工具,甚至是武器。現在成報成了一人的兵器手上,上層的權力鬥爭白熱化,那影響著香港前途和命運,港人不能夠置身事外。如何賣順水人情,現今政治人,應該要看清時局做準備,造皇、反皇還是只吃花生,那要看政治人的遠見和膽量。

2016年9月27日星期二

哥倫比亞內戰結束有利美國

大家說起哥倫比亞,大多數是想起一個貧窮小國,或者是比巴西更巴西的足球,咖啡甚至是販毒份子,但其實這國家是中南美洲人口大國,緊次於墨西哥和巴西,達到四千多萬人。而這個國家在過去五十年來一直有持續的內戰,使該國發展停滯,而且戰亂問題所引起的罪行,也使該國難以發展。

但近日終於露出曙光,就是哥倫比亞政府與反政府軍哥倫比亞革命武裝力量-人民軍 (簡稱哥革武FARC),雙方同意停火,來結束歷時五十多年的內戰。

內戰其實也是上世紀冷戰時期的產物,當時哥倫比亞共產黨的一個武裝組織於1964年成立,以反政府為號召,全盛時期達到萬人以上戰士,他們聚居於哥倫比亞的森林地區,以防政府軍襲擊。在冷戰時,還有蘇聯支援,但是冷戰結束後,後台消失,FARC為了維持軍力,便開始進行販毒、綁架等恐佈活動,因此西方國家視他們為恐佈組織。而由於哥倫比亞的毒品主要是銷售到美國,因此美國政府視他們為眼中釘。

在過去的五十二年內戰,造成約22萬人死亡、500多萬人被迫離開家園。

多年來的內戰無疑對該國受到嚴重損耗,重創經濟,即使他們能夠有天然資源出品如石油、咖啡豆等,但也不能擺脫該國經濟困局,而近年石油價格的不穩也對該國帶來不穩定因素。

而2002年哥倫比亞總統烏里韋出任總統,便全力打擊FARC,當中理由是烏里韋的父親是被FARC所殺害,因此更全力圍剿FARC。而烏里韋親美並且得到美國的援助打擊FARC,因此近年FARC勢力也減弱。而FARC其理念是社會主義,所以與委內瑞拉前總統查韋斯行得很埋,哥國更認為委國有助FARC之嫌。

昔日委內瑞拉在石油價格高漲好景時還可以助FARC,但是近年石油價格低水,美國又對該國制裁,也不能幫助他們,因此在經濟缺乏支援以及政府軍大力打擊下,FARC力量也大不如前,因此也成為與政府協議停火的誘因。

不過停火並不是一朝一夕,也是多年來雙方達到四年談判,最終在古巴首都夏灣拿雙方公布達成和平協議。根據夏灣拿和談決定,哥武將放棄武裝鬥爭,參與合法政治運動。哥武將於9月先行確認和約內容,波哥大政府將於10月2日舉行和約公投。

這次和平停戰協議,其實除了對哥倫比亞自己國家有正面影響外,對美國也是有正面作用,由於FARC多年來從事販毒活動,對美國造成嚴重損失,而恐佈活動也對美國安全構成威脅,現在停火,至少減低風險。此外也是對美國在中南美洲近期針對美國的態度再風險再減低。

古巴已經開始和美國重新建立邦交,委內瑞拉沒有查韋斯以及該國能力下降,無疑是對美國有利。其後美國後花園再次哼出歌聲中。

伸延閱讀
哥倫比亞總統:和平協議有助重振國家經濟

2016年9月22日星期四

如何阻689連任

早兩日有傳聞曾鈺誠批準入閘選特首,今日曾鈺誠便說不願意選特首,他這句話和以往過去幾個月的態度有點不同,他曾經說明如果沒有人願意出來選,他願意出來,以提供另一種選擇作為競爭,現在又說不願意,有點不尋常,當中理由仍然是個謎,因為最高層到這一刻仍然沒有一個明確態度誰人可以入閘。那麼沒有人入閘的話,那梁先生在沒有人競爭下便可以順利連任,也是最Worse case。

昨日曾俊華的黑面表露無遺,明顯是對手在這刻是佔了上風,意即梁這一仗間接擊退了對手,但是現實的政治環境,以香港人真正的福祉,梁先生連任是百害而無一利,當中不只是港人不利,對中共來說也是不利,因為香港是一個經濟城市,是中國的最大窗口,吸引外資,現在中國經濟正在L型經濟運行,如何引入外資,以及吸納資金等,在今天中國的體制,上海、深圳仍然是無可能代替到香港,另一方面,中共高層是否想自己的資產在梁的領導下使社會不安定而縮水?在公在私,梁也不應該連任。但是地方勢力形成,西環在上屆的技巧仍然可以發揮到力量時,那麼如何阻止這股勢力擴大呢?

那就只有聯手抗梁西。

在今天政治環境下,說獨說自決說城邦暫時是沒有可能,短期而言減低赤化是首要條件,當中選特首是暫時最重要的事情,云云眾候選人當中,其實曾俊華是最符合港人以及中共的特首條件,甚至可能是歷來最適合的人選,當中客觀和主觀條件是適合的。

曾俊華俱有政府人脈和財金經驗,當年要他留任過渡做梁先生的財政司司長都是因為他有財金經驗以保香港在這方面的功能,說實在以香港的社會經濟格局,財政司司長比政務司司長甚至特首都來得重要。而曾俊華在此方面有能力和經驗。有人說他會否成為另一個貪曾,從昔日的教訓,他不會如此蠢步曾蔭權的後塵,因為大茶飯不只是這些小恩小惠有間平樓住這麼簡單,倘若他能夠安全地使香港在他的任期內平平穩穩,他的家族必然得到加持,這才是真正的回報,因此見過鬼理應怕黑的話,曾俊華難會像曾蔭權的行為,也更加不會像梁先生的官紳鄉黑關係。而在多年來的政府財金關係下,他與國內的金融政圈以及海外的財金政圈有一定的關係,對香港和中國發展也較佳的優勢,其他候選人只有梁錦松可以做到。

但民望沒有人及得曾俊華,港人喜歡曾俊華從他的政治技巧可見一斑,他的技倆是西方現代政客模式,港人最受這一套,他說話俱有親和力,從以往在立會與議員對答可見得到,再說他在社交媒體的互動,他比其他現今官員和現今香港政客都較為出色,這代表著他的團隊較為貼地,知時代步伐,這是在今天能夠理解輿論從而回應市民的方法是極為重要。

那如何要讓中共放心?那是需要找另一方作出平衡作交易,曾鈺誠為配搭便可以解決得到,讓曾鈺誠為政務司司長與曾俊華的特首,這個雙曾配或者是一個極不同的化學作用。

但首先要解決曾鈺誠是否願意降呢做政務司司長。

但是作為今天傳統香港左派人才日漸淍零和被新土共壓下去時,曾鈺誠作為一個傳統左派的精英中精英,責無旁貸,也應該出手反擊回應,而且安排中共認為值得真正信賴的人做香港第二把交椅時,中共便會萬個放心。

曾曾配其實是結合了香港主流以及傳統建制的混合配搭,而兩者的關係亦沒有對立時,在政府運作上便有較佳的表現,而不會出現梁先生在過去五年當中時常因為不懂政府運作、私心處處等行為上,執行力和政策都搞得一塌糊塗。看看他的文膽張志剛近日對橫洲的回應更見詞窮,作為一個政策研究者,理應是提供政策而不是現在時常為他的主子洗底和找借口。

港人時常在吃花生的同時,特首選舉是關你事的,不要坐在一旁懶理不上心,你想你的子女不在赤化的環境下生活,不想你的工作、前途仍然陰暗,那應該發聲,向支持者真係要講聲「加油」,即使是老土,但關乎切身關係,老土都要做。

這是讓中共看到香港市民對現屆政府的不滿和期望有新的領導人帶領香港,因為要提出反對的態度訊息予中共,才是最佳策略。

2016年9月21日星期三

曾俊華行人止步

昨日寫了一篇有關689先勝一仗,是因為今天的記者會理由,今天出了結果,更可以証明,曾俊華已被對手完美KO,他的特首夢行人止步。而梁先生的特首連任夢,更再進一步。現時對手只餘下曾鈺誠。

香港人吃花生實在過早。因為還未明中共的人治模式。

在中共思維,管治的大勢是人治,以人治為本,香港人既有傳統價值觀的法治制度,根本是完全不能應用得上,而現在香港政府的管治模式,正正式式是中共的人治模式去管治,特首是最大,可以壓下任何人,當中利用權力和相關的權勢,今天相信在美國讀番書多年以及在香港英式官場打滾數十年的曾俊華,是會永遠記著今天這個日子。

這個記者會內容,其實並不需要深究,因為凡是政府發出的資訊,必定以執政者主導和有利才公佈,難道出來比人任人魚肉嗎?不要天真罷。梁先生明顯有準備發炮和還擊,說明是自己決定但不認為有什麼錯誤,而一直說在找地(但其實解決不到但向外界聲稱成功的政績工程),再加上為公務員讚賞的說話,就是拉攏身旁一系列政府高級官員,跟他們說你們沒有錯的,以避免高層有反面意圖,但是反觀全程曾俊華是最為面膿的一位,一句「You ask me whether I agree with my boss. You always agree with your boss」,就知道他再沒有能力向梁先生反擊或者期望有與他同場競逐特首。

中共人事從來都不是看事件的性質由來,也不會用理由去介定對與錯,而是用服從、聽命、沒有意志聽黨領導為所有事情的核心,如果還不明白,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便是毒奶粉,當年毒奶粉在08年發生,正值北京奧運,所以把事情壓下不要張揚,直到奧運完畢,及後事件曝光官員所謂的下馬是假的,過了幾年還升了官,反觀上訪的平民百姓全部成了階下囚,從正常的想法都不會有這個結果,但是在中共環境下這個結果卻是最正常,因為黨認為有什麼差池,便會動搖了黨的執政能力,所以怎樣也要保住這些失責官員。

同道理,橫洲事件有人失誤,事件有錯但不可以把事情鬧大,因為會影響了政府的權威,意味著影響政府的執政能力,所以凡是對不利領導人的事情包括曾俊華以及林鄭等人的反台行為,都是不會有好結果。曾俊華還要是梁的最大敵人,梁更加會利用這個中共式思維借口,向上面參了曾一本,篤死他,說他不理政局平衡,特意把事情鬧大,影響特區和中央的威望。這個帽子實在扣得應。曾俊華還用正常人的理性思維去四兩撥千斤,換來了一把大刀在頭上。

再從另一角度看,梁先生的耐力可謂驚人,甚至是超班,即使自身有多項不公義的行為在身,仍然無損他的鬥垮對手的能力,老實說如果以他的戰鬥到底為港人爭取利益如港人優先、解決中港對立,不做赤化香港反而做真香港的話,他會是很好的香港領袖,但可惜是他所做全是對香港相反的行為,這才是香港最大之禍。

再有一個理由是坊間說習近平要整頓中聯辦,從今天的記者會,梁先生氣定神閒,還要做了一點哽咽戲來借意加分,西環的勢仍然穩如泰山,並未是所謂的政論人士說西環到了末路,人家還有大茶飯。

至於善忘的香港人,知道了有記者會,又不會理會內容細節,又不去深究,只認為交代就是解決問題的片面思想,橫洲一事很快會成為過去,建制議員亦會借這次記者會為理由,推卻不用特權法查梁先生,各位議員又有理由走數,而且這次顯示出梁在這事上處於上風時,各建制議員很快會歸邊說支持梁連任云云。

香港人又繼續看官紳鄉黑,繼續鬧,繼續爆鑊,但又繼續開會交待當冇事發生,然後又善忘事件再等下一件爆鑊,無限地獄輪迴,這便是香港人的命還。

梁先生連任的機會再增加,而這次橫洲事件上,囤地波和張炳良向上司交深,官路更上一層樓,林鄭和品客曾冇得留低下,囤地波成為政務司司長,張炳良做財政司司長可期,再配上梁先生,在橫洲發展一事証明他們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但在今天政界卻可以官運亨通,都相當詭異,這班禍港鐵三角,香港你話有冇運行呢?你話呢!!

2016年9月20日星期二

689或先勝一仗

當人人認為梁先生在有關橫州發展上被人牽著鼻子走,又推責予財政司長曾俊華,而曾俊華卻直線還擊時,感到這場特首選戰開了序幕之際,花生指數上升,外界覺得這種還擊以及林鄭昨晚同一時間在割蓆時,感到眾叛親離時,梁先生在選戰上處於下風時,或者現階段還是太早下定論。

因為還有明天的聯合記者招待會,政府說明將於明天下午梁先生聯同曾俊華一同出席記招,來交待橫州發展的事件,這個訊息,其實並不是好事。現在梁曾之間的對壘已經很明顯,兩人的不合作運動也浮上面來,不咬弦是肯肯定的,倘若在西方國家,並且在民主國家發展的社會下,政客的關係並不一定是真正的從屬,而是一種合作,大家理念相同,便入內閣,領袖如總理只是領導各人各司其職,雖然權力上是可以隨時任免任何一人,但同時間其下屬卻可以因為上司的錯誤行為而反對甚至進行倒閣,這些例子並不是新鮮事。

但是香港卻並不是這樣的政制發展,而是傳統的上司下屬關係,從表面上大家都是恭恭敬敬,客客氣氣,尊重下屬,尊敬上司,實際上梁曾之間卻並不是,曾俊華是由曾蔭權過渡到現屆政府,以梁先生的性格,是不可能留一個舊朝人在身邊,還要是曾蔭權的心腹,林鄭後來梁特意請回來,所以不同理論,所以曾俊華留下來梁是不願意下的政治現實,如中央要人留下有能力人管治以經濟為主軸的香港。

在現行政治環境下,梁雖不滿曾但卻不放棄,但這並不等於沒有法子對付曾,因為梁背後還有西環的強力機關,曾只是有其多年來香港政府的人脈以及港人的相對上較支持,以及在北京的財金人脈,不過西環是近水,遠方的北京未能幫上什麼時,梁先生便可以利用自己上司的身份以及西環的力量,壓下曾俊華。

特首的選戰,一個正常的邏輯,也不是有一個聯會記者會出現,因為雙方已沒有什麼可以傾時,能夠真正讓雙方出現的情況下,最有可能的出現理由是其中一方撐握了主動權,向對手下馬威,梁先生便是有這種權力下做事,一如在辦公室政治下,上司衰左,搵下屬頂鑊,還可以美其名說一同承擔共同進退,以示團隊的合作,曾俊華便硬食了這一招,即使之前的直線還擊,還是被梁的壓下去,一方面以上司的壓力下,另一方面有可能是西環的強力影響下出現的結果。在現時香港政局,西環已經成為一份子,甚至是主導,梁只是配合,從今屆立會選舉上便可見一斑,有西環的背書,建制的全可入局,新民黨的容小姐、新西何議員都是例子,建制中人沒有西環加持,即使強如地區實力的工聯會,也不能保住鄧家彪和王國興,可見西環的影響力有多大。

橫洲發展一事明顯有鄉事派人關係,官紳鄉黑不經而走,西環、現屆最高執政者是否涉及這混水,自然大家心中有數,還記得梁先生到新界出席諮詢大會時,大量口罩人士出現,這些情境還記憶猶新,你說沒關係,也不會有人相信,難道這班人個個感冒不適還去支持梁先生這麼真心嗎?

明天的記者會,隨時是梁先生的勝利一仗的結果,曾是被人插了一刀應的,甚至步行至止。雖然外間大家都認為梁的行為還可以繼續選特首,還可以做到五年,這種不合邏輯的環境下,居然可以繼續進行,但是要知道今天的社會是中共政制,不是西方民主,沒有什麼民意、理性邏輯,而是只有強力部門,權力才是話事人時,結果就會是這樣。中共甚至會認為曾俊華如此不理面子,給上司一巴掌,是不恭敬,是背叛的做法,是應該家法伺候,即使對方有何不對也不可以放上台,要內部傾好才得出結果,這便是中共的政治文化,明天或者就是內部傾好的結果,現在責成曾俊華由梁先生委派他搞好這事,這一著梁先生便可以避過了這一劫,還送了曾俊華一程,可謂一石二鳥,只餘下曾鈺誠阻住他連任了。

2016年9月15日星期四

特首選舉勿跟車太貼

立會選戰完畢,另一場選戰又再開始,就是特首選戰,這次選戰較上一屆的唐梁選戰更加懸疑,因為除了是現實的政治格局,市民對現屆特首的極度不滿,期望會有一個新的特首可以取代,因此坊間會有不斷的傳言誰會出選,誰會取代外,還有是昔日只放在台下的中聯辦助勢選戰,今天已成為人所皆知的事情,當一場選舉再不是由港人參予,還加多中國大陸的強力部門干預,這種無形壓迫感,香港人並不好受。

你會說當年董建華被欽點,一樣由江澤民眾裡尋他的握手,其實同樣是指明要他,但為什麼今天認為中聯辦干預就有問題?其實政治是一門藝術時,粗暴行為是只來得更低劣,而且更見到當權者對人民的踐踏。

正所謂寧比人知,就莫比人見。昔日大家恭恭敬敬,雖然人所皆知誰是主,但是也不會明目張膽指點江山,而且香港的一國兩制是真實的一套法規,不是口講說是,而是確實的法律基礎,從法理上或者人情上,也不應該干預和插手。

不過時移勢易,中共眼見港人已進了圈內,也走不出去,掀起真面目也不會介意,只是港人仍然天真嬌似的,以為北大人只是一小撮在干預,不是所有都是無理,仍然有理性聲音。可是自從上屆的特首選戰,中聯辦的造皇者姿態,根本就是由當天起,西環取代了禮賓府,成為香港真正的政治權力中心,以往禮賓府內的主事人還有兩分實力時,西環還會給了兩分薄面不張揚,但是現在禮賓府內的主事人明顯是西環造出來時,還會認為誰是主,誰是客之分?

說到這兒又到西環近日的風聲,認為習近平的真正整治西環,所以大家好快就唱「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深信有人要人頭落地,冇得留低。紛紛說要同這位民望史上最低的特首說再見。因為沒有中聯辦後台,他什麼都不是。

但是請不要這麼認定,因為政治是可以隨時跳船,反面,過檔,什麼也有可能,甚至是中聯辦仍然坐穩香江第一勢力的寶座也可以。

因為根本沒有一個場外人可以真正理解得到今天中共政治圈的勢力和關係,只有中共圈內人,還要真正參予特首選戰的圍內人才會真正清楚和明白。

這是因為到今天的特道選戰,仍然是圈定的,不公開,圍內的,外人從不知真實關係,只能在一些外圍的資訊,新聞的足跡,又或者一些政治吹風的所謂消息人士提供,其實都不能說準。

所以開心不要太早,想唱小鳳姐首歌仍然不能真正唱得出來。

而特首選舉開始時,倘若有對手的話,有人爭取連任,有人挑戰的話,這次會比上一屆更加血腥,因為這次是大家放上台,不再低調揭陰私,而是這次會大家毫不留情打低對方,直到死為止,而且因為會出現開口牌的對立面,意味著大家傾唔掂算才最後才來隻揪,所以你話唔血肉模糊都唔信啦。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