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16日星期二

三木谷浩史或成為另一個孫正義

Lyft上市值二百多億美元,其該公司最大股東並不是美國的風險投資基金公司,而是日本富豪三木谷浩史,這位日本富豪近年投資科技行業,其影響力不下於他的對手孫正義,這位日本新貴富豪,可以是另一個孫正義。

三木谷浩史或者港人並不認識,不過他的旗下網站,港人特別是港女卻非常熟悉,就是日本樂天Rakuten,這間網上百貨公司,是不少港人到該網站網上購物。該公司除了網上購物服務外,還有其他包括證券公司、職業棒球隊、旅遊,可謂包羅萬有。

三木谷浩史是日本精英份子,畢業於一橋大學,該大學是日本最著名大學之一,專門出工商管理專才,其法律系更是日本第一。三木谷浩史之後在哈佛大學商學院取得工商管理碩士(MBA)學位。履歷是日本典型精英份子。其家庭也不是普通人,父親為三木谷良一,神戶大學經濟學教授,是日本第一位傅爾布萊特訪美學者。哥哥和姐姐是大學教授和醫生。

三木谷浩史旗下的樂天近期相當活躍,最大的動作就是競投了日本5G網絡,使日本電訊業界打破了長期三國鼎立局面,以往日本無線電訊業只有NTTDocomo、KDDI和軟庫,現在引入新競爭者樂天,相信是日本政府想利用競爭環境下,加快市場推進,從而有更多、更快和更新的5G服務,讓日本成為區內甚至全球無線電通訊的領軍之一。

樂天表示會利用旗下的信用卡、電子商務等服務來捆綁未來推出的5G服務,使5G服務能夠及早商用化。此外該公司更開發了一種新技術,叫虛擬化無線接取網路(vRAN),這技術可以減低建立基站的成本,能夠簡易地由4G轉做5G,這樣便對於銷售價格上俱有更大的競爭力,從而可以吸納客戶,也可以鼓勵更多開發商投放新的應用使用5G技術。

三木谷浩史除了投資了Lyft外,還有投資Pinterest Inc.和中東網約車公司Careem Networks FZ.等多家公司的少數股權。這也讓樂天可以擴大無線電訊和互聯網服務的生態鏈。三木谷浩史現時勢力未必及孫正義,但是從這個方向發展,他們的正面交峰會越來越多,事實上三木谷浩史也曾經為孫正義的軟庫服務過,他在日本興業銀行(Industrial Bank of Japan Ltd., J.IBJ)任職期間曾為孫正義提供收購方面的諮詢建議。

樂天往後不再只是網上購物這麼簡單,未來會有更多服務進入大家的生活圈,遲下大家到日本旅遊,便可以多了一個選擇電訊商了。

2019年4月9日星期二

《都挺好》演繹廢老的毒害

《都挺好》在中國成近期其中高收視的劇集之一,在香港當然不會入流,一來演員並不認識,二來題材這些中國大陸時裝劇故事,很難在香港入到屋,因為有文化上的差距,但古裝劇卻不同,可以脫離現實。不過其實這劇種題材以及故事中的人物角色、戲軌及發路向,也是可以套用到香港的觀眾身上,只是香港觀眾是否願意看,因為香港觀眾其實口味向來都窄,不大願意試看新東西。

這劇其實是一套家庭倫理劇,當中有滲入一些商戰題材,但想不到入面的商戰並不膠,反而幾有戲味,至少不是《再創世紀》那些來來去去講爭產、成日叫人掃貨、收購這些片面口吻,戲入面的著默商業運作和手段以及一些實際的商業環境操作,幾實在。

而這戲最真正的戲肉其實是家庭倫理的一部份,故事是圍繞一個爸爸和三子女的故事。故事描述這家人因為母親突然離世,三兄妹重聚,而且需要解決爸爸日後的生活安排,從而產生過往這個家庭所埋下來的積怨對錯,以及作為父輩對子女的影響,以及華人社會親情關係的重要性。

家庭倫理並不是新鮮題材,特別在華人戲劇,常會出現,因為華人的倫理當中,家庭佔重要一席,所謂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序順看,就知道在華人眼中,個人之後的重要性,就是到家庭。故事入面的主要角色是戲中的自私父親蘇大強(由倪大紅飾演)和他的在家中被無視的女兒蘇明玉(由姚晨飾演)。另外兩個哥哥戲份則較相對應輕,但人物關係一樣重要,因為故事有互動的需要。

戲中的父親蘇大強是一個典型在文革時代長大的父親,其負面的典型性格,頗能夠影射到當世華人特別在中國大陸的長輩性格。貪小便宜、對子女的荷索,認為子女長大後必需孝敬父母,認為父母輩俱有無窮大的管治權力而且是絕對的正確,深信所有事情都以自我認為是對,不能被挑戰,是典型華人父權性格。但故事入面的父親卻又不是一個成功人物,卻是戲中所說的窩囊廢,可謂經典的「廢老」,自私、貪心、貪色、膽小、無知、自以為是、搬弄是非、推卸責任等。蘇大強要求買樓,但其子女未必有能力負擔,但是為了自己的生活水平得到提高和向外人炫耀,卻堅持要買大屋住,弄得大兒子差點離婚收場。蘇大強劇情後段卻來了一個黃昏戀但卻其實是遇騙子,這些情節相信是在現今中國大陸社會所常見,才會把這些劇情放入劇中。倪大紅演的廢老角實在很到家,他能夠演活到一個煩膠阿伯的味道來,又自以為是又貪圖金錢和美色但又沒有自知之名,最後落得被棄,幸好最後還有子女照顧安享晚年,也是TVB 的BBQ埋尾方式。

劇中女主角姚晨所演的蘇明玉可謂影射出今天中國成功人士的典型範例,強調他們是自強的白手興家成為一間大公司的高管,她是女強人,由家庭到商業營運,在她手中都可以把事情迎刃而解,是八面玲瓏。但可是背後的痛苦其實是華人的一種痛苦和劣根性,就是重男輕女。蘇家對兩子特別照顧,對其女兒卻不聞不問,也使蘇明玉這角色被迫要自強,成為今天的女強人性格和行事作風。姚晨演技實在出眾,在多個場口如感人的哭泣位,與家人謾罵位,和商場上的謀略演繹都恰到好處,頗有大將之風。

故事實其實也在間接道出中國這數十年社會上的變遷,如姚晨這個超生的女兒,重男輕女的家庭,又有二子蘇明成因重男輕女關係而被縱壞成為啃老一族的人物,亦有大哥那種被傳統儒家社會氛圍下自以為需要擔上長子責任的無限重擔,使自己陷於困局境地。蘇大強亦是一代人的範例,在文革生活使其人性俱有一種生活迫人,每每要計算,外表以為是為家庭,內裡因缺乏安全感從而出現自私的一面,也是一個社會反映。另外亦有描述出國人的心態,以及國內人看出國人的羨慕感觀,折射出崇洋之心,但又要有愛國情操的怪現象。

《都挺好》其實可以給予港人看看當今中國大陸家庭倫理和結構的一門課題,也是不錯。

2019年4月3日星期三

東方昇做的是正但吳文遠做的卻是柒

梁振英日日追擊蘋果刊登廣告一事,其實是一件頗為低能和荒誕的事情。今天要去到一個連落廣告都要被批鬥的年代,更要是由一個所謂國家領導人去追擊,若果仲仍然覺得是好正常的話,那可能你自己想想是否自己是正常。

當梁在進行一種無理取鬧的行為,外人來看見一個領導人淪落要做這些事情,其實都頗為失笑,是有點不識大體,那麼如果要回應的話,那用同一種的方式也是很合理不過,就是用同樣的胡鬧方法回應。

100毛旗下的藝人東方昇便建議不如眾籌落廣告,讓梁可以看見,而且還把這方法寫落自己的社交媒體上,這種所謂俗稱「玩膠」的方法去回應一個胡鬧的行為,是頗為貼題。東方昇在其FB一Po,便很快有人回應,連一些網媒都即刻報導,這個社交媒體的輻射功能,便發揮開去。

之後約三個小時後,社民連的吳文遠又說會這樣做,一樣是眾籌登報。

同一個行為,但其實卻可以是分別很大,當中除了是誰提出先,但更重要是主導人自身的定位是如何。

老實說,東方昇做的是正但吳文遠做的卻是柒。

東方昇其實是一個藝人,並不是一個政治人,他絕對有理由、能力以及本錢,去進行這種「玩膠」行為,他可以利用政治議題作為一個取笑題材,以欺笑怒罵的手法來諷刺這個社會。他以藝人的功能去表達,既合適,也合意。既有娛樂,也俱政治自的。他的行為就是擦邊球,就是要玩,沒有什麼大不了,也沒有什麼包袱可言,相對地自由。

但吳文遠做的卻不同,因為他的功能不是這樣。他不是要「玩膠」的人,吳文遠作為一個政治人,是要做實事,是認真去做實事,即使是反對和抗爭,也是一般正經去做,而不是用東方昇模式的膠去玩,因為會玩爛自己的名聲,甚至是玩爛自己的政黨。由於東方昇一早就提出,比吳文遠早三個小時提出這個議題,在時間上不免被人會覺得跟風,這方面就已經蝕章,即使吳強調是「剛巧英雄所見略同」但難免感到是借人家橋。

但更重要是作為社民連的領導人物,吳文遠不應該做這些胡鬧行為,梁的行為是無理取鬧和低俗,難道你又跟他們一樣泥漿摔角嗎?吳的追擊不是用這種方法,因為這種追擊不適合一個政治人,這些追擊只屬意一些民間市井去做。吳是要用「硬追擊」,要的是正面的追擊,如以法理、政治行為、社會抗爭行為以及輿論等等正規的政治渠道去追擊,這樣才是今天香港政治人應該要做的事。盡管有冒著法理的風險,但這正正是要顯示出一個政治人的風骨與態度,因為政治就是要表態,態度決定一切。為何梁天琦原本無人認識到今天有人替他可惜,就是因為他的態度。

作為一個政治人,吃政治飯,想要揚名立萬,要知道自己如何自處,知道自己的定位,正正經經做實事,這些膠,留給別人去拿光環,因為這些光環落到你身上,就會變成一支螢光棒而已,價值不高,還會很快用完。

醒少少啦。

2019年3月26日星期二

更期待是西方中環和西方華強北

大灣區這概念,其實早在港英年代港督衛奕信年代就提出並且實際執行中,衛奕信認為珠江三角洲人口龐大,可以提供勞力輸出,香港作為中國窗口,可謂合作雙贏。事實上當年亦利用這個前鋪後廠的概念,發展廣東南方一帶,成為了全中國最俱活力的經濟區域。

不過過去幾年香港地位被邊緣化,中央也不看重,要發展上海的長三角區域,這個大灣區又作罷。現在中美貿易問題升溫,香港利用價值又再次出現,大灣區這個口號又要拿出來。而且這個口號要納入國家政策時,作為今天的特區政府,眼見阿爺吹雞埋位,你港府不即刻上身標童表演助慶,枉為人家臣子啦。

因此近一年在什麼場合都有大灣區這名字,大灣區這名字巳經好入腦。而香港定位為區內龍頭,也是劇本之內。作為一區之首的林鄭,當然要落力做到好,得到好分數。近日她表示香港可以做「東方華爾街」,大灣區成為「東方矽谷」。

為什麼我們只能模彷別人,連名字都要學人? 當你罵時,相信會有人走出來說,只是一個名字,何必如此認真。

有沒有想深一層,如果你要超越別人,是會以對手為目標,並且超越對手,但不是只是和對手同級。話說大灣區的概念是走高增值路線,甚至要超越人家,因為軟硬件齊全,人口龐大,地緣位置便利等等,可謂說到全球只此一家的大灣區。但是連名字都用別人的話,你想有多決心是超越人家呢?

如果論一些獨特優勢,大灣區也不大差,很多地方也很想香港一樣,做人民幣境外結算,即使有,但也不及香港的地緣方便和資金額且需求龐大,IPO香港近年一直在頭三甲,新加坡努力極也難做得到。論電子支付,論多元化應用,中國大陸確實是領頭羊。現在連Facebook也嘗試參考Wechat的概念,發展電子支付。

但你為什麼要說成為「東方華爾街」、「東方矽谷」,就是沒有自己的性格,只是一個A貨。

是不是一如陶傑所說的小農DNA,心裡就只得崇洋,所以能夠變身成為別人的模樣,就已經高人一等,能說句英語,就是優越的表現,能夠做到華爾街的級數,矽谷的能力,就是家山有福了。

我們一直沒有擺脫中國人的傳統舊思想,什麼超英趕美,要爭口氣之類。君不見紐約市長會說要做西方中環,西岸如加州從來不會說要做西方華強北,當然你說就是自己去不到這個水平,所以人家不會說這樣,但怎樣人家都很少會說要模彷別人,就代表成功。

因為當你模彷,就不是成功。

蘋果沒有模彷,所以才有iPhone,但會有相似度極高的小米手機。人家有Macbook,我國有Matebook,連孟晚舟被拘留期間的時候,手上的電子產品,外國產品比自家的國產還要多,而且是果粉。

林鄭說這番話,是她團隊的短視,也是沒有遠見,正是今天這些政客、執政者、商界領袖的不足處。依然是望人家做什麼就跟著做什麼,沒有一個擺脫框架和規限,走出新路線的領袖,也是當下社會沒有長進的理由。

2019年3月25日星期一

意大利有如個沒落的貴族

全球最多世界文化遺產的國家是意大利,其次是西班牙和中國。中國人理應喜歡去意大利,因為食物的味道頗適合中國人。而且作為旅遊的國家,意大利可以吃和買都有不同種類,中國遊客自然會喜歡。這個歐洲最古老的國家,其深厚的文化歷史,絕對是稱得上歐洲文化的瑰寶之一。

但可能至此而已....

意大利雖然是世界十大經濟體,更是八大工業國組織,但是以規模比和近年的經濟情況,明顯是落後於人,南歐經濟自從金融海嘯後,可謂一沉不起,歐豬四國(PIGS),就知道南歐經濟多年來未見起色。而事實上,整個歐洲經濟一直未能夠擺脫困局,停滯不前。意大利為了擺脫這個困局,深知歐盟也幫不了他們多少,因為自身難保,所以唯有向外求援,就是與中國合作,即使被歐盟、北約組職等批評,也不計其後果。因為沒有錢,誰也解決不了問題。窮就要面對現實。

多年來意大利的工業雖然不是最落後的一批,但是比起鄰國法國、德國、英國等,明顯是脫離了一代。對比北歐賣的是智慧型經濟,意大利就更來得有點古樸經濟。現在意大利成功的產業,大多是賣精細工業,如時裝、皮革,即使汽車如法拉利、林寶堅尼,都是賣精細工業而非高度智能科技工業,即使該國的快意汽車集團,已經不及對手法國標緻、德國福士。某程度上,他們賣的是高價的手作仔。這不如德國賣的是高科技工業而且還可以量大,不如法國可以賣航天工業、高鐵技術,英國可以賣金融服務、精高科技產業甚至教育產業。

但意大利並不是沒有買家,意大利的農業和他們的精細工業絕對有買家,其對像便是中國。意大利位於地中海,其地中海的海洋歷史,更是人類文明之一。中國要拓展「一帶一路」,要上岸到歐洲,第一個國家,必然是意大利為首選。現在意大利經濟困局,與中國合作,可謂一拍即合,完全無法抗拒的誘因。

意大利賣的產品除了高價值的消費品如衣履、高級家庭用品、食品等,還有汽車工業,快意汽車是該國最大的汽車集團,連法拉利也是旗下。中國需要汽車產業技術,而意大利可以是提供的話,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汽車國,那就互惠互利之便。另一方面,意大利的港口,才是中國最想合作的,有如昔日古絲路的營銷手法。昔日有威尼斯,今天也有熱那亞、第里雅斯特。中國產品一上岸意大利港口,然後輻射到歐洲其他各國,有利交易成本降低,加強競爭力。

這次中國能夠與意大利加入「一帶一路」的首個合作的歐洲國家,套用近年中國最喜歡的一句「中國最終成了贏家」,這不能否認。這個如意算盤打得響,意大利要賣家當,是否不是味意,只有意大利人才感受得到。過去二十年意大利人口一直俳佪六千萬人口左右,增長不高,在一些意大利農村,年輕人口減少,長者多,這樣經濟活力也相對應降低。這都使該國經濟難有起色。現在要賣意大利的家當,有如一個昔日沒落貴族,外表是風光的,有頭有面的,但內裡的,有苦自己知。

但你賣要家當,就要有取捨,如你的「樽鹽」,看意大利記者被要求滅聲便是一個例子。

其實意大利隨時是歐洲未來的一個縮影,也說是歐洲的一個折射。一個高度文明的社會,曾經風光一時,經濟、政治、人文價值,都是全球領先的地區,但家勢逐漸走下坡,如何擺脫這種困局,歐盟各國一直煩惱不堪。今天的歐洲,有錢還是要「樽鹽」,是兩難局面。

伸延閱讀
一帶一路:意大利成為首個加入中國全球投資項目的G7國家
中國官員威脅意大利記者遭反擊:我們不是在北京
無視美國反對,意大利加入中國“一帶一路”

2019年3月21日星期四

當四叔和納扎爾巴耶夫也退下來的時候

昨日香港以至全球,都有兩位老人家退下來,一個是香港四大家族之一的富豪李兆基將退休,另一個是中亞大國哈薩克斯坦總統納扎爾巴耶夫突然釋職唔撈。老土講句,又係一個時代的終結。

論四叔(李兆基)的影響力,當然不及李嘉誠,但是四叔的影響力足以影響你同我的日常生活,媒氣係佢嘅,你返中環IFC工的話,又係佢嘅,你買野去千色店都係佢嘅。業務廣闊,雖不及誠哥這麼入血,但你都不能沒有佢。你唔出街,係屋企煮個肉丁麵都要搵佢。

四叔曾說是亞洲股神,但都敵不過金融海嘯,他曾說過投資股票好搵過賣樓,相信今天他不會再講了。事實上他的財富,主要是來自地產以及香港的業務,他沒有如李嘉誠走出去的國際級商人,屬於游走於維多利亞港或者深圳河以北地區,但其財富卻無疑是國際級。這個解釋就是他好叻搵香港人的錢,就係咁多。

跳出走藍巴勒海峽,北上看看中亞地區,全球最大的內陸國哈薩克斯坦總統納扎爾巴耶夫突然說辭職,外界都非常突然,因為大家都認定這位獨裁總統會做到死為止,想不到他居然說退位讓賢。其職務交由該國參議院議長托卡耶夫接任。納扎爾巴耶夫在哈薩克國內民望極高,即使他的鐵腕政策對待異見人士,但是他在位期間,把哈薩克由一個剛剛脫離蘇聯管治的加盟共和國的三四線中亞窮國,搖身一變成為區內最重要政經國家,利用富豐的石油和天然氣資源,把該國的經濟復活起來。

哈薩克以往在區內一向都是一個普通國家,由於其人口少、遊牧民族的的影響下,文化程度相對與其他國家為低,但是其天然資源豐富,納扎爾巴耶夫亦深明這個道理,在他管治下,把這個優勢大為發揮,而且利用中國這個能源需求龐大的國家,一起合作,使哈薩克在過去三十年逐漸成為中亞地區大哥。當然納扎爾巴耶夫一如其他中亞國家,都偏向獨裁,自由民主一直沒有在這裡紮根,不如蘇聯解體的波羅的海三國這麼民主自由,但基於經濟發展的進步,納扎爾巴耶夫便可以牢牢掌握國家的執政地位,人民有飽飯吃,有沒有什麼自由民主也不會聽得進耳。

現在兩位長者都說退下來,過去他們的事業,是影響著一代人,但他們下台後,卻會不會影響其他人呢?

當然會有啦,先看看四叔。

他說由兩位兒子共同掌管恒基系業務,如果從這個決定,相信他仍然未能解決到如何分配家族財產和繼任的問題,唯有以共同掌舵人作為權宜之計。四叔有日百年歸老,那時仍然未有見到解決方法,爭產應該是無可避免,也是香港華人富豪家族的老路。華人家族仍然擺脫不了產業傳子的傳統思維,不像西方如歐洲國家的富豪家族,會由專業企管替其家族產業管治,家族人員會從事自身的行業,自決自由,最常見是到了買賣產業時,才會由家族成員決定,其他日常運作,多由專業管理人主理。因此很多時歐洲家族都經歷數百年歷史就是這個解釋。幸好近年華人深知這個道理,相信富不過三代這個咒語,應不會發生在今天的香港富豪家族身上。但上演兄弟內鬥,則不得而知。

至於納扎爾巴耶夫的影響更大,因為作為區內把持政局最久的統治者,他一下台,國家和區內的政治格局也會隨時發生變化。誰是下一任的繼承者,大家都會很想知道,而繼承者的管治模式,又會是怎樣呢? 由於哈薩克並不是民主國家,政治體制構構薄弱,當一個長期執政的領導人一轉,內部的政治勢力自然會出現大變化。現時納扎爾巴耶夫辭任總統但保持國家執政黨主席及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職務,暫時也代表著他仍然是幕後大佬,但是他亦會隨時間而逐漸減退影響力,到時各方勢力如何奪得有利位置,便是各界關注。如果是民主國家,透過正常的選舉,人民的意願推舉領袖,是簡單而平和的做法,但是這些專制政權,內部是黑箱作業下,而且利益龐大的誘因,必然會出現權力鬥爭的情況,對區內和國家也是一個計時炸彈。現在納扎爾巴耶夫說要退下來,想人接班,但是否順利則仍然是未知之數。

從四叔和納扎爾巴耶夫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繼承者的問題,當一個掌權過久的領導人,不論是企業或者政權,都會因為制度上未能有效過渡權力而出現危機。完善的體制,便是可以解決到當中的問題。當然你可以繼續獨裁下去,但不會是永遠,因為獨裁總會有一日倒下,這是不變定理,只是遲早問題。

伸延閱讀
納扎爾巴耶夫辭職:主動讓位的哈薩克斯坦「開國總統」
91歲「四叔」李兆基退任恒地系主席 兩兒子家傑、家誠接棒

2019年3月20日星期三

Google發展沒有game console的遊戲平台

電子遊戲市場成為這個世代年輕人最喜歡的玩意,網上遊戲、電視遊戲、手機遊戲等等不同種類。從而發展到電競,其龐大市場,更成為除了電影、電視外,另一個最大的娛樂產業。有見及此,不少國家更視之為重點發展的「工業」,可見遊戲產業已經成為科技企業兵家必爭之地。

不少科技公司都投放開發這個市場,而以遊戲機市場入面,以微軟的Xbox、Sony的Playstation和任天堂的Switch主導了主要市場份額,三者各有千秋。而也有一些公司曾經加入但也退出,或者轉型不做game console,轉攻遊戲開發,如世嘉便是其中之一,甚至諾基亞也曾經進入遊戲市場可惜無功而還。

上世紀以往遊戲機主要是單一遊戲,或者在對打之類。但自從互聯網的出現,網上遊戲成為主流,因為俱互動性,這種龐大社群也成就了遊戲市場的多樣性和更為篷勃。也讓三大遊戲機生產商發展了一個自家的平台,這平台更無形成了另一個龐大的消費群,亦讓他們嘗試再拓展其他服務如電子商貿。

科技越加發達,互聯網連線速度和穩定性越高,再加上近年雲端技術日漸成熟,市場也開始有變化。當中消費者的心態亦有所改變。如以往大家喜載下聽音樂、看電影,現在轉為訂閱服務,以雲端聽歌、看電影。這個模式改變了不少企業生態,也出現如Apple music、Spotify、Netflix等服務商。

現在輪到了遊戲市場,也開始走雲端服務。Google宣布新串流服務 Stadia,以Google的雲端技術以及利用瀏覽器Chrome作為平台,Google表示其技術可以支援4K遊戲,未來可支援到 8K 解析度的遊戲。這樣用家不需要購買game console便可以玩遊戲。這種營運模式可謂顛覆遊戲產業。事實上這種概念,並不是新鮮事,很早時段已有這種想法,但當時技術上的限制,玩家在線時出現lag time延後問題。但到今天的互聯網技術,透過雲端的運算技術、高速頻寬,以及更俱功能的瀏覽器下,Goolge推出這服務,便開始有條件。

Google稱稍後會推出專有的控制器來使用Stadia服務,這種會以收費模式去營運,可謂真正的SAAS(Software as a Service),但真正如何使用,如以月費還是以逐遊戲計等,則未有決定。但Google表示會於今年推出,首階段會在美國、加拿大、英國和「大部分的歐洲」推出,香港和亞洲市場暫未有時間表。

Google推出這服務,其他遊戲機生產商對手當然不能輕視,事實上不只有Goolge,亞瑪遜也有意推出相關服務。其實技術成熟下,俱有龐大消費者客群的公司,自然會嘗試以自家的平台下發揮功能。所以亞洲市場,其實不排除有日騰訊會利用旗下平台Wechat推有關服務(旗下小程式可能是小試牛刀的概念),絕對是有可能。

由於Stadia使用的雲端服務需求量龐大,當中會用採用 AMD 繪圖晶片以協助 Stadia 上傳雲端的功能,這消息一出,AMD股價也即時大升。至於不用另一個遊戲機晶片公司Nvidia,則有待推敲才知內裡有什麼理由。

利用雲端技術來代替game console,相信是新一代遊戲市場的未來,這又再次改變了過往市場的概念,服務為主的公司更越來越主導了市場。

至於另一個科技巨企蘋果公司不知道會有什麼對策呢?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