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21日星期二

武漢肺炎才是真攬炒

過去七個月,香港股市同本港政治環境就一如平行時空,你有你IPO,我有我裝修,你有你警爆,我有我爆孖展。這種情景,港人見怪不怪,大家習慣活在一個平行時空的社會當中,即使國家講到香港地位遲早完,要被邊緣化,但大陸來港上市公司仍然絡繹不絕,連美國上市的大陸公司都要回港第二上市,香港作為世界三大國際金融中心,可見市況並未想像中差。

但武漢肺炎卻打破了這個局面。過去一個月,本港雖然仍然未有確診個案,但是大家其實都頗為擔心SARS的兄弟會來到港,重演03年的悲劇,因此市民基本上都非常謹慎應對,唯獨是港府,有如見步行步一樣,袁國勇等人一早作出警示大家要做足防疫措施,但港府遲遲未做足安排,當然港府今天基本上發展的運作模式是以國家政策為先,認為過於的防疫工作會認為影響國家形象與民情,所以低調處理,慢三拍其實是因為上面不想你行得快,只能夠拖慢步伐。

但昨日大陸武漢發出的資訊顯然是社區爆發,紙也不能包著火,國家亦知道不能再瞞或者所謂顧及國家形象之類,將疫情的通報以及防疫工作正式提升,習近平亦說明要打贏這次硬仗。因為最高領導都開聲,港府都即刻跟著老細調子,即時變得非常著緊,這就是今天的港府運作。

當鍾南山話不會重蹈十七年前的覆轍,但是香港政府的行為,比十七年前,更加不堪入目,更加毫無管治能力與自理能力,真正和國家的地方管治模式接軌。

因為國家的突發轉身,今天股市即時變面,插水式下跌。無他,因為市場氣氛最怕不是生理上疫情,而是制度上的疫情。資訊不透明,然後突然提供突發資訊,市場自然會有一種不安以及更加負面去看待,這種插水式是反映出股民對制度的信心有多少,資金是很誠實。

過去七個月人人說要攬炒,特別說要用任何方法讓股市攬炒或者要本港金融體系失靈云云,但未見成功。不過原來這種攬炒想法也不及一個武漢肺炎,無不諷刺,攬炒專家一直不在香港,實在意料之外。

本港疫情未見嚴重,其中理由相信是近多個月本港與大陸人口的交流情況比以往為低,而且旅客數字下降原來是避了一次疫情爆發,不過隨著春運來臨,人類史上最大規模式的人類大遷徙上演,病情的傳染廣泛擴散相信是不能避免,到時市況是否加速下墜,要密切留意。

2020年1月20日星期一

新年將至,給為香港的香港人

我並不認識你,但在電視上、在Facebook上、或者在街上,曾經見過你,因為你頭破血流、血流披面,你被帶上手扣。有時候你蒙著面走過,我也不知道你是誰,我只知道你是香港人。

甚至你沒有出現過任何一個媒體畫面,亦沒有被人知道你的存在,但你卻被困於警局當中,走進了黑洞。

新年將至,如果說「你好嗎」,是否有點諷刺或落井下石,但真心希望你會好好過活。

過去七個月,你為了這個地方,所付出的,衷心感謝,感激不盡,沒有你,送中條例早已過了。因為這樣,也打開了一個潘朵拉的盒子,見到一個無恥的政權狠狠地摧毀著我們的家。香港人見到,必定反抗,捍衛香港。

我不知道你能否回家吃年夜飯,可否能夠一家團聚,但因為你,團結了香港人對自己地方的感情,但這個代價很大,你的勇,你的堅毅,不知用什麼的形容詞來描述你好,我只知道,我真的欠了你。

我怎樣還,我會努力還,多少也會去還,知道我還不完給你,因為我欠你實在太大。

兄弟爬山,這句,銘記於心。

2020年1月13日星期一

伊朗反政府示威對中共的啟示

伊朗政局可謂峰迴路轉,正當大家以為伊朗當局會spin國民去對美國不滿,以能夠團結國民之際,但因為烏航飛機空難卻以一百八十度轉向,伊朗國民反之對伊朗政府感到不滿,認為當局瞞騙國民,是不負責任以及其體制的腐敗所致,近日全國更發生不少示威,矛頭直指伊朗最高領導人哈梅內伊,是國民對伊朗政權的不滿從上年尾反加油價示威後,另一次大爆發。

在伊朗,總統並不是真正最高的領導人,而是俗稱伊朗精神領袖,即是伊朗最高領袖,這個職位並不是首元或者政府首腦,但這職位卻是伊朗在憲法上的最高統帥,並且是終生制,第一任是高美尼,現任則是哈梅內伊。

哈梅內伊在伊朗可謂是政壇最高人物,操控著政軍兩界,他任伊朗最高領袖任期比高美尼更長,至今已超過三十年,在這三十年,伊朗經歷多個總統,但最高領袖卻只有他一個,這可以看到他的地位是何等堅實。

伊朗自高美尼改變了伊朗政局後,這個國家由原本中東最開放型走進保守國度,現行體制也屬專制政權,基於多年來各國對其制裁以及國內體制的腐敗,人民生活明顯下降,在經濟下滑,政治又不堪的環境下,人民自然甚為不滿,去年因調高燃油價格五成而引發的示威持續擴大,國內十多個城市爆發騷亂,當時甚至出現斷網,外界未能夠利用互聯網與伊朗連繫。近期因為聖城軍主帥被殺,伊朗當局以為可以透過這次轉變民心,團結一致,反抗對外,但意想不到是當日伊朗發射導彈襲擊伊拉克美軍基地同時,卻誤中擊下烏克蘭航機,但更加不該是當局起初將此事忍瞞,最後紙不能夠包火而曝光,國民深痛國家的無恥和不負責任,引政近日各地暴發示威,而不滿的情緒原本只是對政府高層到發展到直指最高領袖哈梅內伊,認為他專制獨裁,人民需要自由選擇,都是對伊朗當局近年來的震撼彈。

從伊朗今天當局的體制和能力,理論上是可以控制得到,因為伊朗當局控制著全國的大部份資源,當中軍隊能力對人民的力量,絕對是壓倒性,而且在專制政權下,軍隊對手無寸鐵的人民可謂不予理會,必然進行切底打擊,人民能力有限下,示威活動很快會減退下來。

除非連國內政權當中的改革派也願意放手一搏。

可是伊朗「藍絲」群也不少。從支持政府人士走到英國駐伊朗大使示威,就知道當地「藍絲」群眾也不少,這類群眾和政府的口吻是一致,他們背後透過政府及建制的脈絡去支持政府,而這群眾為數不少,其保守勢力有能力保住政府的政權。

伊朗示威和世界各地示威都有類同處就是學生發起運動,他們的初心俱人民精神,少利益掛帥,本著初心做事,因此能夠號召到其他人走出來。但另一方面,當局往往是專制或者獨裁政權時,生怕這種道德高地異常難以被打低對方時,便需要兩把手的方法,一是強硬制止,另一方法是抹黑,前者自然利用軍隊暴力制止社會運動發展,後者則常說外國勢力作為借口來抹黑群眾等等。

今天伊朗情況對中共其實是一次借鑑,因為這次事態發展,其實是中共對未來潛在可能的人民反抗運動作為參考,成功與否,都是中共的一次課堂。同樣地,大家也可以在這次學習,從而進化,你懂時。

題外話,近日連寫幾篇有關伊朗文章,當中發覺有人認為瑣羅亞斯德教和明教是一樣,其實這是誤導的,這是兩個不同的宗教,後者明教(即摩尼教)是把瑣羅亞斯德教(祆教)與基督教、佛教混合而成的哲學體系。相信是因為大家對金庸小說《倚天屠龍記》中的明教而有所誤會,以為明教和瑣羅亞斯德教為同一宗教,而演變今天普遍華人社會的誤會。

伸延閱讀
打倒騙子獨裁者?伊朗「誤擊客機」謊言激起的反政府大抗爭

2020年1月10日星期五

淺淡伊朗與香港的淵源

近日伊朗這個國家又再次成為國際舞台常見的名字,這個中東大國,有著極為悠久的歷史和深厚文化,因此其地位在中東國家中是異常重要。遠在千百公里的香港,雖然好像與這個國家「唔多關事」,其實伊朗和香港同樣有一種微妙的文化與關係,今天仍然可以看到和感受得到。

今天的伊朗是信奉伊斯蘭教,國民主要是什葉派的教徒,但其實伊朗古時的國教並不是伊斯蘭教,是有其本身國教,就是瑣羅亞斯德教(Zoroastrianism),在華人社會會稱為拜火教、祆教、白頭教,但拜火教名稱其實是比較貶義,所以還是建議稱瑣羅亞斯德教。瑣羅亞斯德教有三千年歷史,比猶太教、基督教更悠久,其二元論甚至認為是影響了這兩個宗教的教義,可見該教的文化和歷史之深和廣。

瑣羅亞斯德教最鼎盛的時期是在古波斯時代的薩珊皇朝,也是當時的國教,薩珊皇朝卻是伊朗最後一個以瑣羅亞斯德教為國教的皇朝,因為及後被阿拉伯帝朝侵佔而滅亡,隨著阿拉伯帝國管治波斯後,國教也從當時的瑣羅亞斯德教轉為伊斯蘭教,起初瑣羅亞斯德教的信徒並未受到迫害,但隨著時間的流逝瑣羅亞斯德教信走開始被當期時的阿拉伯帝國管治的政權迫害,信徒開始遷離波斯,四散各地,當中有的到中國,而遷移到印度更是主要的一群,也成了這個教派的一個伸延,並發展為一個獨特群體,就是今天的帕西人,也就是和我們香港人莫大的關係。

帕西人在種族上是古波斯人的後裔,而他們今天主要居住於印度以及巴基斯坦,而帕西人很多是從事商業活動的商人,估計是由於當其時他們遷移到印度,不是本土居民,沒有土地權益,行商便是他們為生的出路。而帕西人從事商業貿易,自然會到其他國家,當中香港便是他們當期時的一個聚居地。香港開埠初期,也有不少帕西商人,例如麼地,他便是早年著名的帕西商人,他也是創立香港大學其中一個主要的捐贈者,而麼地道便是以他的名字命名。還有天星小輪的創辦人米泰華拉也是帕西人,而匯豐銀行創辦時,多位股東也是帕西人。其他在香港著名的帕西人還包括、律敦治、羅旭龢、碧荔等也是帕西人。而中國解放前,上海也有不少帕西人,但解放後,這些帕西人都離開,其中一些則來到香港,跟其他西方人士一樣生怕共產黨而離開中國。

今天仍然有帕西人居住於香港,而且還有一些文化和建築我們還可以見到,如銅鑼灣的善樂施大廈以及港島祆教墳場的,瑣羅亞斯德教其中一個比較常見的一個符號是天使有翼的圖案,在善樂施大廈便可以看得到。

帕西人全球人口其實不斷下降,最多帕西人的印度也只有七萬人左右,當中其宗教信奉的承繼問題也是使人口下降的其中理由。現在伊朗仍然有人信奉瑣羅亞斯德教,主要是在亞茲德,這圖就是亞茲德的瑣羅亞斯德教廟宇,內有其不滅之火。


香港早前也有一些節目是講述帕西人和瑣羅亞斯德教,是ViuTV,也值得一看,也可以理解我們香港一些少數族裔及其文化。




2020年1月8日星期三

蝴蝶效應下伊朗讓香港走進嚴峻險境

中俄伊軍演、美國無人機再到伊朗反擊襲美在伊拉克設施,這一系列事件其實只係在一個星期內發生,但是卻將整個世界的政局變得非常之緊張,大家都擔心會否開戰,金價、油價急升,股市下跌是必然,完完全全影響到全球民生和社會經濟狀況。

站在香港,又會有什麼更加貼切的事情,因為以上的事件而有所影響呢? 中國會否趁這次機會在亞太地區發揮更加大的影響力,當中包括更迫使香港納入更為嚴緊的政治管治。

以上件條是美國出兵,美伊正式開戰。

美伊開戰,將會比過去二十年來伊拉克、阿富汗戰役更加嚴峻,甚至有機會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最大規模戰爭,所以大家都不希望會出現,但是倘若出現,那麼中東局勢必然是非常之嚴峻和困難,美軍以及其盟軍北約,便正式進入戰況中,對付伊朗時,從政治角力上,中國便可以有機可乘。

首先是中美貿易談判,到時候美方可能無暇再與中國談判,國力會集中轉到戰況之中,而中方亦深知道雙方長期對壘也不是辦法下,以周星馳賭俠法則下,大家投降輸一半的情況下,中美便達成共識,提早解決中美貿易問題。

當中美貿易問題解決,自然中方會解決自身問題,當中台海外,較為關切便是香港問題,到時美方未必再會站在港人一邊,因為美也要考慮到這個常任安理會成員的舉措,以防在聯合國上興風作浪時,也要避免中方真的和伊朗走在一起,這樣美方亦可以使原本全力支持港人爭取自由民主的利益而放慢腳步。

這樣中方自然可以完全直接管治香港情況而不需要再作什麼虛假掩飾,更加強硬路線便不斷出台,將典型的新疆模式植根到香港,到時721基本上可以日日出現也不會認為是問題,中方絕對可以承受得起這種指責,因為國際社會根本沒有餘力也看香港情況。

這是最壞的打算,亦真的有可能發生。

到時中國真正有機會成為最大的贏家。

港人沒有後路,只能靠自己,捱過去。

伸延閱讀
美軍駐伊拉克基地遇襲 油價及金價急升

2020年1月7日星期二

又話香港亂,但大陸來港IPO就仍然繼續

今日香港人生活其實真的很平行時空,如果你住係港島區仲要中環及山頂的朋友,仲要連和理非都唔係黃絲,你最多係元旦日可能留在家中睇Netflix套「The Crown」第三季,望住瑪嘉烈公主係第三季突然矮左咁多,英女皇亦唔同左。然後晚上call Deliveroo已經覺得最影響緊你生活得好緊要之際,另一邊廂銅鑼灣原來正在大搜捕。這就是今日香港的不同生活,不同人生。

同時間,當政府同藍絲講到香港之死,係因為你班黃絲之累時,認為香港再係咁就無運行,但那一邊廂中國企業來港IPO仍然是源源不絕,沒有放慢其腳步,甚至有跡象顯示,一些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亦有意來港第二上市。未來亦隨時有機會在美國退市,然後來港。而近日另一隻獨角獸大陸高科技公司沒有到美國上市,反而來港,就是AI技術見稱的「曠視科技」。

如果你是國際頂級科技公司,理應都會去美國上市,但是「曠視科技」卻到港上市,自然有其一定理由,當中包括多方面。
一、更貼近中國客戶,使大陸資金入市更為方便
二、中美貿易問題下,來港有保障,因為係自己地頭,「李小加持」
三、美國制裁公司的黑名單包括曠視

前兩個理由和其他中國企業來港上市,已經成了不少慣例,也是香港為何多年來仍然是中國企業走出去的最佳途徑而不是上海或者深圳市場。而在中美貿易的陰霾下,中國企業或多或少都會有其憂慮會否因為到美國上市而被當地的法規所限制,但到其他市場的估值亦不是很高或者有利的時候,中國企業較少到倫敦上市,到新加坡上市多是二線企業,一線企業始終是香港。

之於第三點才是關鍵點,美國的商務部制裁名單當中包括曠視科技,這制裁名單出爐後,是限制購入美國的零件產品。而更隨時因為這個限制,有可能對該公司作出更大的制裁,如禁其到美國公司上市等等。這一著曠視自然有憂慮到美國上市,其公司被指與新疆監控人臉識別技術有關,橫顧全球各地股票市場,最適合又符合到其要求,就只得香港。

有時候潘朵拉盒子打開,更加是意想不到香港這個金融中心比想像中更俱優勢,特別是在今天的國際形勢下。美國與中國形成角力賽,中國企業要融資今後會到美國市場自然有點卻步,退而求其次,便是香港、深圳和上海(澳門連毛都未有可以當吹),理應深滬市場也有其吸引力,但是外資到大陸又諸多限制時,香港便成了一個既方便中國資金進出、融資,外資可以入市時,更形成香港對中國企業融資的重要性,甚至是救命草,因為要知道大陸地方債務、企業債務嚴重,上市印銀紙是其中一個方法救市方法。

當然你精我也不笨,美國亦有可能會以企業有反美國利益或者國際問題而限制在港上市公司的資金與美國企業交易,亦有可能,那就是後話。

有傳百度都會來港第二上市時,未來同樣地會有更多大陸企業來港繼續上市,這個現像,並不是如政府所講香港經濟的悲慘境況,只是站在不同角度同不同角色下去看事件,你問iBank今年業績如何,其實並不差,至少比起對手新加坡好得多,新加坡就真的已經走入衰退期,最多是香港則在衰退期門口準備入閘咁囉,但係香港人在唔關我事的心態下,搵到錢的一批藍絲,並不覺得楊明間燉湯好大鑊,美心無生意,因為佢地係食慣IFC同半島,真係唔會理,所以藍絲都可以分好多種架。

伸延閱讀
阿里巴巴第二上市或吸引更多中國科技公司赴港上市
香港為何正成為一個科技中心?
曠視傳闖關成功 新石孖展超695倍
遭美國納入黑名單 AI獨角獸曠視科技:強烈抗議
【信心危機】人面識別技術涉監控新疆穆斯林,曠視有望成第三間「同股不同權」上市公司。

一架無人機震動了中東至世界

美國派了一架無人機,襲擊伊朗聖城軍及真主黨旅頭目,震動了中東,甚至全球,當天股市應聲下跌,金價近日更上升軌當中,顯示出市場對這次突襲是沒有預計,對市場來說也是另一種「突襲」。

伊朗對此事當然極度氣憤,對他們來說直頭是一種侵略,雖然不是在其國土上攻擊,但是聖城軍頭目有如他們的特種部隊,是他們最精銳部隊,其將領被擊斃,是何等的侮辱。全國國民當然極為不滿,精神領袖哈梅內伊誓要報復。而將領蘇萊曼尼舉行國葬,出席者除了精神領袖哈梅內伊外,還包括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hani),議長拉里賈尼(Ali Larijani),革命衛隊司令薩拉米(Hossein Salami),司法長官雷西(Ebrahim Raissi),就知道該國對此事的態度是何等重視及其嚴重性。

伊朗發怒實屬正常,現在連伊拉克政府也非常不滿,伊拉克議會通過要求美國撤軍的決議,亦可見該國政府以親伊朗的態度定位是怎樣。現時伊拉克信奉什葉派人口約為六成五,而遜尼派也有三成,當中信奉遜尼派的伊斯蘭教徒主要是庫爾德人。從宗教、種族分佈下,以往在薩達姆時期,政府是屬於遜尼派的,因為薩達姆也是遜尼派教徒,但他下台後,主流的什葉派群體便隨著自由選舉下抬頭,同時間也開始與伊朗什葉派政府也親和起來。而且在伊斯蘭國在伊拉克侵略期間,聖城軍的確有幫助伊拉克攻打伊斯蘭國軍隊,所以多方面情況下,對於伊朗和伊拉克的關係,有恩也有義。

但問題卻是伊拉克同時間也是與美國有緊密合作,當中是美國的確是在扶植現行的政府,否則在過去二十年當中,伊拉克在薩達姆倒台後,是不可能有能力維持當地社會發展,即使有伊斯蘭國的入侵,同時間庫爾德人亦有加入支授,這種關係便使伊拉克現任政府處於尷尬亦同時潛藏著對美國仇視的態度。

中東國家一直以沙特阿拉伯為老大哥,一方面其經濟體和政治上擁有影響力外,還有伊斯蘭兩大宗教聖地,麥加和麥地拿也處於該國,也是回教的發源地,自然有在伊斯蘭世界的話語權,而沙特一直是美國在該區最大和最有力的盟友。沙特對這次事件並沒有太大反應也是自然不過的事,因為向來都和伊朗甚不咬弦。同時間,也不想伊拉克與伊朗走得這麼近,因為兩國的石油出產能力,也是該國數一數二,倘若兩國合作,自然會動搖其區內勢力。

中東問題是涉及到經濟、宗教和政治利益分配,而且關係不只是因為宗教派系鬥爭這麼簡單,有時候也可以是同一派系也有不合作的情況,因此極其複雜而多年來基本上是從本解決得到。最多只是把問題拖延或者用另一種方法蓋過而已。

這次無人機突襲,使伊拉克再次陷入中東風眼,伊朗必然會反擊,但至於會否用正規軍則機會甚微,始終一開打,形同第三次世界大戰,伊朗未沒有能力這樣做,自然有所顧慮,但透過其他方法,如突襲、其他組織行事,則會有可能。但這種行徑同樣使區內甚至其他地區出現變數,如襲擊使館、或者其他僑領等等,一樣可以是死傷無數。美國雖然至今在軍事仍然遠超其他國家,但出現這種突襲,對美國國民是頗為憂慮,對其今年大選會有變化也不定。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次美國突襲,並不要以為這只是特朗普一人負責指揮,其實他也只是一個人頭,因為這些外交重大政策,基本上是不可能只能單說一人拍板就可以出手,因為外交政策對美國來說是整體國家的利益關係,不能一人獨大,這不同其他專制國家,一人說了便算,這便是分野,當中明白這道理後,便知道美國對於中東政策上,誰上場,其國策也是一樣,就是嚴厲對付其敵人而不手軟。

伸延閱讀
第三次世界大戰?BBC解答美國伊朗對峙七大問題
伊朗為蘇萊曼尼舉行國葬 最高精神領袖面對6棺祈禱
伊拉克議會通過要求美國撤軍的決議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