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3日星期二

你會否說句「我們都是梁天琦」

梁天琦認襲警罪,但否認暴動罪,即時入獄。當我聽到這消息時,心裡很不安,很低落,但無話可說。

報導指有片說明梁有襲警,所以他認。但七警都有片,但他們有沒有認?

這是分別。

梁天琦入獄,大家有點驚奇,因為他認罪,他沒有入獄前在大眾面前說什麼話,亦沒有再講任何野,沒有說一句很感動的Sound,一句都沒有,但他卻讓我永遠記得他進牢是所謂何事,為了什麼的理由,什麼的想法,他的期望,他的思想。

他曾經參加新東補選,一名後生仔,面對的是一眾老屎忽,一位大狀,一位律師,也有多年經驗的區議員。但他的表現無疑是讓人眼前一亮,原來香港後生仔是可以這樣的,並不是所謂的廢青。思辯清晰,說話有力,不卑不亢,選舉工程技巧有佈局。即使你說有背後高人指點,但你問我們的行政長官選舉的候選人也有高人指點,但來得卻像一堆屎的表現。

兩年過去,形勢全完改變,社會氣氛低壓得讓人難以想像,社會大眾對政治的冷漠去到前所未見的低水平,「今晚食咩好」、「關我鬼事呀」、「我唔想理」成為港人心中的三大口號。但梁天琦卻要等兩年的過程,大眾對他的評價明顯由天堂到了谷底,有人暗諷拋西瓜叫他回來,有人說他是鬼唔會有事。

但他入冊呀!! 你試一下呀!! 你試下係鬼然後入冊比我睇呀。

有人逃離香港時又嘲諷人跟人口水尾,到要有人入冊時又說不跟人家的自救。那些冷嘲的人,只站在一旁,就以為不敗,其實只是沒有人再理會你而已。

知道好難會再有人講句「我們都是梁天琦」,因為會覺得很on9,仲口號? 仲咁左膠呀。但心底很想說梁天琦,你頂住,即使大家心底很怕,很多都是怕死包括自己,但仍然敬佩你。我不想說到你有幾偉大,因為每個人總有自己的盤算,自己的立場,你的行為,你的舉動,總有一日會有人明白。可能今天你很孤單,但你曾經都給過大家一些期望,其實再次有期望,也可以呢。

請保重,素未謀面的路人甲上。

2018年1月22日星期一

「執生」居然咁解讀

前幾日經過中環街市,見到有一個展覽,港深城市建築城雙年展其中一個叫「城市執生2017」的展覽,其實係中環街市條天橋有呢種展覽,雖然不一定會有遊人停下來看,但是以這條天橋行人流量,點都夠數Reach到。那天是星期六,並不急趕,所以就更有時間停下來看看。題為「執生」,但當我看到佢展覽的內容,就感到原來所謂執生居然係咁樣樣解讀。

以下是拍了幾幅相,是這個展覽其中一些內容



圖中是講官商勾結,內容說其實官商勾結並不是大家所看這麼妖魔化,公私營合作才對。文中便舉例新加坡金莎和數碼港。如果用這樣來做比喻,就說不是官商勾結,那就很膚淺和不明白什麼叫做真正公私營合作。以數碼港為例,你試問今天港人,對數碼港有什麼印象,十居其九是「貝沙灣」,好多名人去那間酒店爆房,以及有個公園比狗仔玩下同可以航拍。但你問數碼港的公司發展怎樣,你認為大家會答得出嗎? 當年數碼港口口聲聲會成為香港矽谷,有大量著名高科技公司進駐,但今天有多少?微軟在那兒變了Backoffice,仲有冇其他大型科技公司以這兒做科研中心呢?這叫做成功嗎? 但是貝沙灣仲有得炒卻是事實。

當年數碼港有爭議,其實不只是市民有投訴,連其他地產商都認為有問題,因為批地是直接給了李澤楷,多名地產商表示強烈不滿,這可見這不只是一種政府常說的民粹或者群眾被牽動,而是連商人也有不滿。今天數碼港戶的成績如果都叫做滿意,咁城市規劃的底線都頗低下。



用廣東話來說故事成為一些近年不少展覽的賣點,因為夠貼地喎,但貼地和內容卻可以是兩種不同的取態,展覽說殖民地風格的建築,內文說老外霸了地,然後搞B貨版。老實講這種說明是否恰當呢? 霸回來? 係咪又要引用依家大環境的我是中國人心態,一雪前恥的態度去表達昔日的歷史呢? 真心唔明點解要用這種手法。



文中講大型基建項目常超支其實是有理由,當中有不少因素會涉及到。作為一個雙年展,仲要係香港建築師學會、香港規劃師學會及香港設計師協會共同協辦。有時候終於明白點解我們會有鄭若驊這些工程師出現係香港,原來我們的專業其實只係去到這個層面上,超支理由原來是一直低估,等可以開動工程。其實早前都有過一些裝修工程預算和最後開支不符,更送上法庭被判有罪。咪就係好似文中咁樣樣特意低估囉。你試下一間公司裝修然後到最後埋單係超級超支,你試下會點? 香港基建近年的超支成為常態也不是新鮮事,高鐵、港珠澳、地鐵等等,有邊樣唔係超支到連政府都覺得誇張先。現在居然說超支是有理由,真係是什麼世界。



我不知道這次總策展人陳麗喬博士的意思或者原意是什麼?但從字面上看,係咪要大家重新審視郊野公園來建房屋呢? 不知道。但如果要找一些例子來做一個展覽或者一些展望,何解以郊野公園來讓大家思考先呢? 展覽上也不見有講棕地,但香港棕地大把,你乘西鐵入元郎,又或者坐大巴入皇崗,看看沿途周圍有幾多貨柜場呢?這些地為何不能發展?卻要思考郊野公園先?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其實個展覽可以為我們下一代規劃、展望給予市民多一點思考係好事,加入討論係好,但如果以以上的論據為基礎的話,那還有什麼好講呀。

無望。

「執生」的意思原來就係走精面、走捷徑和推卸責任,咁難怪下一代的青年是這麼不濟,因為把持的著社會的領導者是這樣想,自然下一代都跟你咁樣樣啦,咁仲鬧班廢青做咩,原來因為係班廢中乎? 似乎都似囉。

老師佢講粗口呀!!

「老師,佢講粗口呀!! 罰佢留堂啦。」
這是小學雞每日的指定動作。

原來香港大社會都有架「社會,學生講粗口呀!!」,浸大學生對老師講粗口,社會好似視之為學生的滔天大罪,罪無可恕咁。

但個司長僭建,但又叫人寬恕,比條生路人行。

我想知係咩玩法。

如果講粗口同罵老師係「嚴重罪行」的話,咁僭建係咪要鞭屍同身首異處呢? 我唔知,因為依家個社會對道德倫理、法規、制度,都唔知想點。一時又叫人包容,一時又話會有人走出來話「人地僭建關我鬼事咩」但個學生鬧老師但又關你事?

現在年輕人其實就係原罪啦,你一有咩不滿,又話你廢青或者激進份子,再唔係就話你不守制度,不尊從社會體制,但成人卻又不見得所謂跟制度,最好笑就係個長官同你講依家無人肯做司長,佢肯做,就大家將就下啦,好似好難為人咁,咁難為人,就無謂迫人啦。

一些媒體將一些事情無限放大,但同時間又將其他事情無限縮小。不過係咁啦,現在個勢不在你,即使駱應淦有幫其中七警打官司,但係都會有報紙又話大律師公會的委員有問題,又話人唔接Job云云。連Cab-rank rule也不知道,這又是什麼樣的水平呢。

講粗口是罪,僭建可以包容,不同意就DQ,埋到堆就自己人,這些人生道理,在通識科入面,應該要教,否則仲教學生要守法重道,不群不黨喎,咁個學生將來做事,堅信教科書嘅道理,會累死學生囉。

2018年1月19日星期五

罷買萬寧真的可以嗎?

「出左古仔X萬寧貓貓嘅figure呀,好得意,記得幫我換呀。」
「嘩,呢款奶粉係萬寧平出面成十蚊架,你落街買兩罐返來,如果唔係阿仔下星期無奶飲唯你事問呀。」
「你同我去萬寧買樽養生XX丸比九叔啦,係佢果度先有得賣架。我後日返上去順便比佢呀。」
「頂,又要儲印花換港女煲呀,可唔可以唔好再換呀,女友日日去買,我就黎破產呀。」

以上對白估計會久唔久會出現,又或者差不多的情況在你身邊的朋友上聽到或者睇到。

即使出現了弱視婆婆被屈一事,大家都好氣憤,認為萬寧可以咁樣對人家,仲要係FB出埋咁嘅Po,群眾見到真係火都黎,大家大量留言,大量嬲嬲以示懲罰,就做了正義之事。

甚至大家發起罷買萬寧。

但這個罷買會維持得到幾耐呢? 三個月? 三個星期? 三日? 還是三小時?

如果有以上這些對白的「著數」,會唔會大家狗衝呢。

喂,係咪咁樣呀,唔留言又話人涼薄,留左言比埋嬲又話虛偽,你講晒啦!係又鬧唔係又鬧。

但我們是否可以有一種堅持? 有沒有這種能耐去改變呢?

或者有一些參考,就是日本麥當勞的經歷。當年因為福喜事件拖累,日本人不再喜歡麥當勞,對其感觀以及服務給予堅決的說不,使日本麥當勞經歷過最嚴重的業務衰退,曾經大蝕347億日元,關掉160家門市,寫下進軍日本45年來最慘的業績。

但到去年,該公司業績回勇,2017年可望創下歷來最高利潤。為什麼呢? 該公司的新任加拿大藉社長Sarah L. Casanova說了震驚七百萬香港人的故事,就是「加人工」。並指出即使在虧損時,還加人工,使員工士氣改善,從而同時也改善了對客戶的感觀,最後谷底反彈。這個理由,或者好像有點誇張,但是推理上也可以成立,人工比多你,自然你也願意交出正比的成績時,在業務發展如宣傳、推廣、甚至推出新的餐單等等,都可以透過這個價值反映出來。

從這個現象,客戶堅決對公司說不,而公司也認真反醒改變自己的方針。這種因果關係,我們香港人有沒有想像過,有沒有做得到呢?

一直以來,我們口裡好多時都很正氣,也說這是港人精神,又或者又說獅子山精神云云,講到似層層連自己都呃埋,以為真係香港人有道義,有堅持。但事實上我們從來也不見到有,獅子山精神只是我們懂得走精面,食盡利益,拿盡著數,好像這是很負面,但卻很真實。由八十年港人北移到大陸起廠,便是一個最好的例子,上一輩所說的很捱苦,其實也是見北方人工平,到大陸開廠,拿盡著數,自然讓香港工業空洞化,再沒有把經濟產業結構升級,所以便炒樓,因為不需要技術。這就不是大家眼見的繁華香港嗎? 如果香港人有一種堅持,眼見成本上升,這些所謂獅子山精神的一輩,不是應該要去解決問題讓大家同坐一條船,改善產業結構嗎? 如果過做,香港就不會有今天所謂工業空洞化的問題,然後常常說香港缺人才,要向外地招手罷。

是因是果,從萬寧可以看到,其實看我們社會今天的畸型發展,也一早看到。

伸延閱讀
【東山再起片】日本麥當勞起死回生 社長:因幫員工加薪
福喜事件拖累 日本麥當勞要蝕錢 11年來首次
今年關160分店 美麥當勞擬退出日本市場

2018年1月12日星期五

原諒高官但不原諒市民成為香港常態

A「宣誓都搞到咁,分明玩野,對選民不負責任」
B「咁係咪要DQ佢?」
A「更要啦,毫無誠信呀,唔可以原諒。」

A「佢又係衰,明知有僭建就應該一早改左佢啦,搞到依家先整,真係無政治智慧。」
B「咁叫佢下台啦,毫無誠信可言,仲話自己係專業工程師同大律師,仲要專門做過仲裁僭建,分明呃人呀!!」
A「咁又唔好,咁快要佢下了台,比D時間佢,睇下佢係咪真係做唔到野,到時叫佢下台都唔遲啦。」

以上兩段對話,相信你身邊有不少人有這種想法都概念,差不多。前者不可以原諒,但後者卻可以比機會佢。

我地市民比左唔少機會高官,由當年梁先生僭建到陳財致司司長自己新界東北有地又當房,政府一眾以及其支持者一定會走出來話,佢地一時忘記或者無心之失,包容下,原諒下佢啦,如果下下都咁執得咁緊,無人做官呀,香港無前途呀。

但係那些立會議員被DQ,這些人的面孔即時變面,又話要有法所依,要尊重國家,又無誠信云云,總之唔要佢死都不會罷休,絕不原諒。

這種無限輪迴下,生活在香港的香港市民,其實已經見怪下怪,成為香港市態。高官會有一個護身符,就是「忙」、「無心之失」、「一時醒唔起」這種小學雞的理由同市民解釋,就有點像小學生唔記得交功課,想找個借口比老師,就講一大堆理由解釋。

其實高官很小學雞,甚至比小學雞更雞,因為都咁大個人,仲可以講埋咁爛理由,當全港市民是天真嬌咁,以為個個都會信,好Pure好True。

但呢樣都唔緊要,最弊係市民有幾不滿,你都改變不了現實。老實講僭建就更,其實佢知同唔知其實都係無分別,林鄭一樣會用佢,點解?「你咬我食呀!!」

現在形勢比人強,林鄭的勢比起梁先生更有勢,首先是林鄭上場根本是沒有對手,那批泛民原全自廢武功,林鄭遇著百年難得一見的豬一般的對手,當然不怕,你有無見過請敵人去飲,你問問楊岳橋就知。市民經過五年的浩劫,轉左人便覺得可以回一回氣,但事實回不了頭的。自從中共的定調,習上台的強硬,任何人上場都是這樣的結果,只是速度是慢和快,現在林鄭是加快。香港正式步入一直董建華以來一直最期待的政府,就是「強勢政府」,非建制做任何事,其實都攔不住林鄭,因為林鄭俱有梁先生的赤化角色任務,但同時間她有曾蔭權深明政府運作的技巧,在建故宮博物館一戰已知她是政府平日的老油條管理,所以有雙重絕技,老實說習近平真的很放心比林鄭去管治香港,中共絕對可以隻手遮天而不會有任何痛腳甚至不快可言。因為即使有不快,都可以不理市民的態度,繼續做想要做的事情。

鄭若驊當然不是第一個僭建高官,也不會是最後一個僭建高官,而且往後任何高官有什麼錯誤如犯法、違規之類的事情,都可以平安無事,這可以是肯肯定。

香港人真的夠運,有這些高官治港。

電視劇《誇世代》劇情突然講到香港2047年變核爆廢港,講真,以咁樣的社會道德、制度的衰敗速,真的會是預言劇也不出奇。

2018年1月9日星期二

GoPro裁員到期望DJI上市看科技企業發展不分地理位置

記得在2013年到伊朗旅遊,帶著一部GoPro作為拍攝影片之用,那時候覺得這個新玩意非常特別,先是體積細、輕巧,又可以用App來控制,更強勁是能夠可以抵受到強大的撞擊,當時GoPro也是不少拍攝動感運動影片發燒友的必備產品。

五年過去,剛看到新聞說這間公司居然裁員以及有意賣盤。只是五年光景,一個曾經當時得令的電子玩意要面對這種困局。另一邊廂DJI的航拍機仍然成為不少人的新玩意,而且它的軸定器拍攝機也是現時不少Youtuber會使用的拍攝器材。

兩間公司所推出的產品都是不少拍片愛好者的必備工具,GoPro主打動感拍攝,DJI就以航拍為主。不過這幾年的發展,可謂此消彼長,GoPro的產品缺乏創新,即使推出了航拍機Karma來對打DJI的航拍機,但是未見成功,甚至決定停止研發。反觀DJI推出的軸定拍攝器Osmo靈眸、Ronin如影等頗為成功,由專業攝影到業餘愛好者都有其踪影。

GoPro在這幾年發展並不如意,當中產品沒有創新是當中嚴重缺失,起初推出的GoPro是以輕巧和防撞為賣點,但是技術上,不少廠家已經急起直追,甚至超越GoPro,一來一回便失去了市場競爭力。

DJI雖然是中國製造,但無疑並不山寨,甚至是很創新。留意不少外國航拍機其實都有DJI的影子。而DJI亦成功捕捉到市場的脈搏,就是拍攝的需求,航拍手法是改變了多年拍攝技術的頸瓶,以往拍攝高空鏡頭,要動用直升機其至飛機拍攝,電影《寒戰》第一集便是要用直升機拍高空鏡頭,但到了第二集已經可以改用航拍機拍攝,這取代了高成本的拍攝技術,難怪不少荷理活電影都用了航拍機,不少更用DJI的航拍機,單是電影市場,已經很有市場價值。而更重要是DJI不單看航拍市場,而是針對整個拍攝器材上,當中軸定器是一個很大新切入點。

如果從GoPro和DJI的比較,前者嘗試入對手市場卻失敗,但後者卻成功,一來一回之下,便形成了強烈對比。DJI一直市傳今年IPO,地點是香港或紐約其中一方,而估值超過百億美元以上,另一隻獨角獸。如果在港上市,其實對本港有好處,至少多一隻科技實力股,而不是只單單傾向一隻巨無霸騰訊或者視手機股就當科技股看待,而且對本港股市有多元也是好事。

當年唐英年大宅有僭建,記者們用吊雞拍攝唐宮大宅,今天鄭若驊同樣僭建,記者們已經用航拍機拍攝,還可以多角度拍,幾年光景,人面全非外,也足見科技帶來的改變。

伸延閱讀
CNBC:GoPro 正尋求出售
GoPro: Too Focused

《羞羞的鐵拳》奠定了現代中國喜劇路線基礎

以往中國大陸喜劇手法拙劣,又或者過於嚴肅,因此中國大陸觀眾較喜歡香港喜劇,因為港產喜劇富有一種幽默感和時代感,容易能夠讓都市人有共嗚。周星馳、鄭中基或者化骨龍的張家輝便是當中的表表者。他們的喜劇在中國很受歡迎,特別是周星馳。而王晶早年導演的喜劇也富有特色,市井粗俗但同樣引人發笑。

但隨著合拍片的出現,以及中國市場走向本土發展,港產喜劇不再成為中國觀眾的首選。當中合拍片更是讓港產喜劇走向滅亡。由於為了遷就市場以及符合國家政策,編劇的拍法便不倫不類,兩邊不討好。一方面缺少了港式的幽默,另一方面亦水土不服,不能夠真正融入中國社會環境的故事。

試問王晶的《賭城風雲》真的能夠入目嗎? 雖然話說在中國收十億,但如果有留意一些網上評論的留言,特別是用簡體字的留言,是踩到一文不值的,可謂不堪入目的大爛片。不要以為港產片就一定有水平,看王晶的出品一直以來其實都很差,甚至未能真正打入中國市場,《賭城風雲》有十億,其實是因為有周潤發、劉德華等大明星,而不是王晶的喜劇效果所致。

那麼中國自己不能夠出產喜劇嗎?當然不是,《讓子彈飛》可謂一個例子,既有喜劇也有故事,但始終這些橋段屬深層次,並不是通俗喜劇。不容易成為一種長久模式的喜劇發展。

最近看了一齣《羞羞的鐵拳》的中國喜劇,這故事的套路其實開始找到中國大陸自己的喜劇定位,甚至可以輸出海外也不出奇。

《羞羞的鐵拳》在去年票房可謂勁爆,達到二十二億元人民幣,排大陸電影市場的票房前三甲,緊次於飛機電影《戰狼2》的五十六億和美國大片《The Fate of the Furious》的二十六億,絕對不是省油的燈。

撇除對中國的偏見,《羞羞的鐵拳》其實是一齣頗有喜劇感的電影,當中故事橋段、導演技巧、演員演技都相當出色,特別是成本低,沒有賣弄什麼特技或者大明星之類,只賣故事內容,這樣便是當中成功的關鍵。

故事其實耳熟能詳,就是講打拳的經歷,甚至看完後你會覺得似曾相識,有點像周星馳早期的《新精武門1、2》的手法,一種市井小市民的熱血故事,這戲其實是一套話劇改編而成,而導演也是話劇的導演,演員也是,所以能夠理解故事的精髓。拍攝畫面和畫質其實有點像韓片,演員的演技很出色,表情的喜劇效果豐富。

但真正值得欣賞是他們的對白和喜劇效果,對白精警而荒誕,不會老土,一些橋段甚至頗為出人意表,如故事入面兩位男女主角上山學藝時,其師兄為了表演獨門武功而突然意外死掉的一段,其實是很慘或又有荒誕的喜劇感。此外結尾的一段,也是一種意想不到的喜劇效果,同樣引人發笑。

《羞》劇和過往的中國喜劇和近年港產合拍喜劇最大的不同是沒有硬笑話,而是提供一種透過對白的幽默感引人發笑,重回到昔日港產喜劇感,另一種就是反差的喜劇效果,也是在這電影中做得很獨到和剛剛好,沒有過火位,也是成為觀眾喜歡的主要原因。

留意電影是穿插了昔日八十年代香港電視劇的主題曲做過場,其實這也是中國人的集體回憶的一種,可見當年港產電視、電影的影響力是深深印落了不少人的深處。

這電影是由「開心麻花」的娛樂製作公司出品,他們是以舞台劇起家,並以賀歲喜劇為主打,在中國頗為火紅。他們第一齣電影叫《夏洛特煩惱》也是爆冷成功跑出,收到十四億元人民幣,這次是這個製作團隊第三套電影,同樣以低成本製作爆冷跑出,可謂刀仔据大樹。

以劇團轉型到電影,可見他們的眼光很闊和叫座力,而電影同樣賣座亦証明到觀眾群也不只是小眾舞台劇,而是普羅大眾,亦可以見到這個劇團的創造力強,而且控制成本得宜,沒有賣高成本口號,純賣內容為本。

香港劇團雖有,但真正成功的可謂寥寥可數,或者本港劇團眼光只著重舞台而不是電影。其實彭秀慧的首次執導電影《29+1》同樣是舞台轉到電影,也是一個成功的例子,而且有一樣轉型成功而且是不用自己演繹,而改用電影演員,甚至再加插舞台以外的內容,故事一樣出眾,亦反映出彭以及其團隊其實一樣俱有拍攝電影的能力和遠見,一樣可以打開一片天。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