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6日星期四

選委寧願近車貼也不願遠離主車群

中國大陸有個人大代表叫申紀蘭,她在中共歷史入面是一個傳奇,因為她在任何政治時代,她都會擁護中央,因為她從來都沒有過投反對票,所以有人諷刺她說在反右時又支持,文革時又支持,但對人民就從來沒有支持過。她聲稱自己是無產階級,但她卻有擁一間五千萬資產公司貿易公司。

說到這裡今屆行政長官選委關申紀蘭什麼事?其實是很關,倘若你理解到中共歷史,你身在其中的話,今天選委其實就是香港版的申紀蘭。

今屆特首選戰,雖然暫時沒有去屆這麼多黑材料,但是暗戰卻比上屆激烈,而且建制派內的候選人之多和複雜,都是建制派對今次選舉來得更加迷惑,這是因為梁先生去年大家都認為他會延續管治多五年之際,其強硬手法又好像受到中央支持時,突然之間他說不參選連任,大家開始懷疑是否被DQ,這樣對今屆的選戰多了一層懷疑,上面是否對港有不同的管治方式呢?西環治港還是習帝君臨天下,還是根本沒有權鬥,一直都是只有一個人操盤,所有都是煙幕?

過去五年西環治港是沒有懸念,其盤據香港的利益關係已經深入香港,當年習近平剛上場,其勢力仍然本能夠紮實,對香港事務自然未能夠完全掌握,但五年過後,其實力已有,不過是否仍然繼續讓西環操控,今天仍然未能確定,是收攬旗下,還是真清算?沒有人知道,也不能夠知道。所以起初選委在今次提名時,便有很多考慮。

但是到近日大家又開始改變了,林鄭手握大量提名票,入閘無問題。各選委集齊歸邊,全力支持林鄭,其他候選人仍然苦惱如何入閘,她即使沒有政綱仍然輕鬆過關。選委不是傻的,必定有理由才會落注,否則不會冒這個風險。當中張德江南下放風是關鍵。

但不是說權鬥嗎?不是看過成報嗎?日日鬧張德江,不是權鬥,那麼就是一個煙幕,天曉得。

這時候天曉得時,眾選委便寧願跟貼車,也不願意離開主車群,因為這樣風險是可以降低到零。試問如果離開主車群,站在反對方,假若有人真正贏了,會否被秋後算賬?大家都跟隊,有事也不會一次過被清算,但是你單獨走偏峰,贏了或者一鋪翻身,但是輸了卻隨時一鋪清袋,永不翻身。你是選委,自然跟大隊算數,一齊仆街都抵。

當然也有可能對家勝了,弱者變強者,去屆便是例子,但是眾選委都可以華麗轉身,也不會覺得面紅,因為這並不是沒有例子喎,過去一直都有。當年董生上場,人人抬舉他,後來腳痛走了,賭皇說自己講了七年大話,起初大量建制對權霸有微言,認為是港英餘孽,但是最後中央支持,個個又重新歸隊,到了去屆唐梁相爭,煙仔何大鬧梁會毀了香港,但後來梁成了一區之長,煙仔何卻邀請他去公司周年晚會。

今天都是會一樣,那些選委不介意自己跟錯隊,因為不怕沒有面子,因為面子不值錢,但生存和保著自己利益卻異常重要,今天西環仍然是香港領導時,沒有人不從,個個聽話。即使有日有人會人頭落地,這些選委一個變面,一個所謂的華麗轉身,一個借口,又可以是坐上客,繼續所謂的效忠。老實說,誰做主人,選委並不介意,因為選委也沒有什麼自由意志,只是跟從所謂的中央調子,中央調子怎樣,他們就要跟著走,沒有思想可言。

香港申紀蘭,在選委入面有大把呀!!

伸延閱讀
人大「活化石」申紀蘭被爆料全家都是高官巨富

軟庫是電盈的學習對像

近日國際市場其中一項較人矚目的是軟庫以33億美元收購資產管理公司Fortress Investment Group LLC。軟庫這次進軍金融業,與該公司過去一年的舉動,其實相當有關連,就是要創造一個一站式的科投金融綜合企業平台。

軟庫去年收購英國移動晶片供應商ARM,之後再與沙地阿拉伯政府合作,在未來五年投資一千億美元於高科技產業,主要在於AI和物聯網業務,今天再收購這間資產管理公司,這一系列的收購、合作都是有鋪排和計劃過,就是利用技術、政府關係及其資金以及金融平台,發展成為一個站式科技、金融超級鏈,增加其協同效應,這樣投資科技項目時有融資上的方便、也有相關配奪,再配上沙地的財政實力,便開始擴展全球業務。軟庫過去多年一直在電訊行業闖出名堂,特別在日本是三大電訊商,今天轉型投放海外市場。

從軟庫的舉動,再回看近日電盈動作,會否有相類似的行動呢?如收購金融服務公司?這也不出奇,因為電盈母公司一直有這方面的業務。

電盈和軟庫其實也有點相類似,但當然後者規模更大,目標也更遠。但電盈有沒有土壤去變身成為一個國際巨企呢?當中阻力也有不少。

昔日香港電訊在亞洲區可謂舉足輕重,但時至今天,政策的限制以及客觀環境也變得不及對手,中國電訊、中國媒體巨企壓倒性的情況下,海外公司也會與他們合作,此外香港媒體的限制也影響著這些公司的發展。特別是媒體公司。

在中共眼中,媒體不單是商業也是意識型態的資產,所以特別敏感,因此本港要像昔日發展為一個國際媒體樞紐便變得多變數。至少中共未必鼓勵,因為這些生意應由中共親生仔去做。反觀香港這些外人便有點兩頭不到岸。

但是看看外國企業卻沒有這些限制,至少規範會較少,所以便可以南征北討。或者港企改變策略,做梁先生所謂的內交,走進中國大陸做生意,但是人家卻不受你玩,中國媒體公司可以購入香港媒體公司如香港電視廣播便是一例,但是你有見過香港公司可以收購大陸媒體如電視台嗎?明顯是不可能的任務,因為阿公唔比你就唔比你。所以內交商務根本就不是香港企業應該要做的事情,放眼國際才是最對嘴形。而且過於依賴單一市場,只會被對方牽著走,反之多元向外,風險也減低。

軟庫可以能夠發展多元,但電盈想進大陸也不會受理,梁先生所謂的內交其實是一廂情願,而且香港的地理位置,內交是浪費,外交才是皇道,而且作為窗口城市,外交也有利中國走出去,不明白多年來梁先生以及其手下只說內交而失卻對外的發展,錯過了不少時機。而且香港當越來越單一依靠中國經濟時,便形成了寄生蟲般的經濟,沒有抗疫能力。

電盈理應重回昔日香港電訊的策略,以香港做基礎(純粹商業決定的話,其實香港也可以不要)但擴展海外,理論上是可行,因為李家家族其實已經不是香港本地富豪之流,是國際級投資者,換轉是電盈軸心遷移到海外是未來保住家業的有效方法,因為這樣將來日後做投資動作可避免與中國政策所限制,擺脫牽制作用,這樣才是港企業的生存之道。

正如軟庫的業務也不只是在日本,而且遍佈全球,電盈的確可以視之為學習參考對象。

伸延閱讀
軟銀將以33億美元收購Fortress Investment Group

2017年2月14日星期二

生不逢時的澤楷媒體夢

香港首富二子李澤楷旗下的電訊盈科大有舉動,早前電訊盈科出售英國無線寬頻業務予他爸爸的公司長和,作價29.18億港元,之後再出售電訊盈科的子公司大約一成股份,作價約八十億,還要是折讓般價,相信是對資金需求殷切,在不足一個星期,該公司已套現了超過一百多億,而電盈亦表示將這些資金來還債及投資媒體及企業方案上,這即表示該公司將有大型收購或者相關的商業行動。

楷楷對媒體可謂情有獨鍾,二十多年前投資衛星電視,成為亞洲早期的衛星電視公司,那時大家認為無作為,但事實証明他眼光獨到,並且賺了一筆可觀利潤,及後收購老電、買信報以及近年投資電視都不需要多講,可見得到他對媒體行業是有情意結。不過從過去這麼多年來,除了他的財技出眾外,以及賣了衛視予梅鐸一役成為家傳戶曉一事外,真正顯示出他俱有投資媒體行業的的眼光並未真正發揮得到,甚至很多時有點過早收割,錯過了很多時機。

其中一個例子便是過早賣騰訊予媒體集團納斯帕斯(Naspers),當年電盈與IDG共同投資騰訊,但不久2001年科技股泡沫破裂後電盈就賣了股權予這南非公司作exit,以為是拿了利潤,但誰不知騰訊成為超級鑽石蛋,今天Naspers大部份的利潤,其實都是來自騰訊,電盈無疑是錯過了這一場升呢之途。今天兩公司的市值,已不能同日而語。

而電盈過去十多年的舉動也不見得有所特別大的轉型成功,收購信報人人以為他可以改變了香港財經資訊行業的前景,但是收購了十多年信報與其相關的關連公司,並未有一個很成功的協同效應,想做一個亞太或者華語版Bloomberg,未見出現過。

雖然電盈現在現金流有,手持百億,要買東西當然易如反掌,但是要留意今天橫看所有俱有價值的媒體公司也不平宜,不是百多億就成事,隨時過數百億或者過千億。

而且更加值得留意是今天還是媒體的世界嗎?

媒體行業雖仍俱影響力,但是能力已大不如前,互聯網平台才是今天的皇者之際,還繼續投資於媒體行業有點明日黃花之感,而且媒體行業近年發展變化開始離不開互聯網關係時,但互聯網企業的文化很多時都是獨特性,用家的取向變化快和忠誠度低時,其風險也高,因此Start up公司有利,因為成本低風險也低,反之利用收購來壯大企業的互聯網並不見成功,除非是在中國大陸境內就另計,因為有政策保護。

倘若仍然收購媒體公司或者相關類似的行業的話,投資吸引力實在不足。

不過以澤楷專做Deal成名的他,或者會有意想不到的舉動也不定,始終人家是首富個仔,可以係估你唔到嘅。

2017年2月4日星期六

係時候諗下點解曾俊華一日就籌到兩球回來

今日是林鄭造勢會,其笑料之多,由衣著、化妝、演講到連個口號都成為不少大眾議題,在民眾眼光看可謂衰左個頭。當然衰唔衰不是重點,反而是如何表示到今天他們背後仍然主宰政經命脈的實力就夠。倘若真正勝出,她仍然和現屆政府一樣面臨困局,甚至是更加嚴峻,施政一樣死局,香港一樣無法轉機。

而另一邊廂,曾俊華今天出了頗為特別招數,就是眾籌,他在早上十一時左右發佈,隨即籌款網站負荷過重而down機,到中午才開始真正運作,但是這樣不減這次眾籌的速度,不消一個下午,約六時左右就達到一百萬,直到現在為止零晨三時,款項達到$2,155,566,人數有9374。平均每人捐款數目為$230。這個數字其實很誇張,隨時是該眾籌網一個紀錄也不定。對比起其他政治人或政黨這個數字都是驚人,如去年七一時,眾志籌得五十萬,是眾泛民之冠,即使不計全日,曾俊華也有一百萬,也是眾志的一倍。當然你會說因為捐贈款項min pay都100元,所以自然款項會多,但是再計人數,其實都有九千多人,數字並不少,差不多是一晚紅館觀眾人數。

以上的資訊並不是來說明曾俊華如何醒、如何勁,而是我們需要探討為何今天如此高度反政權的香港,現屆長官的負淨值達到前所未有的低水平,曾俊華在做財政司司長都只是平均60多分時,都居然有這個巨大的威力,這是代表著一個什麼的社會現像呢?

其實並不是曾俊華勁,只是對手弱,而當中所說的對手,並不是林鄭、葉劉,而是泛民、城邦甚至本土派的弱勢,未能夠帶領到民眾向前時,民眾在一種無奈與現實環境的心理下,便找到一個心理上的抗衡者,便會投射落去。

事實上曾幾何時,民眾真的是很支持泛民、城邦和本土,在佔中時,看看民眾可以有二十萬人在金鐘,數萬人在旺角,這個力量其實是何等之大,民眾的凝聚力是給予政黨去衝、去做資本來作政治籌碼,期望有成果,但是卻失敗告終,這氣洩了,泛民便失了支持。到了佔中後期,本土和城邦可以是另一個期望,國師的一些分析論述,引起了不少人對本土意識的喚醒,本土派、城邦論等成為另一股力量,連中共也開始要主意而對其相關政黨加以反擊,就知道民眾開始對他們有一定的支持,在區議會上開始發揮到作用,再到了梁天琦在新東補選上雖敗猶榮,成為了另一支強心針,梁游更入了立會,可是兩人被DQ卻成為轉捩點,民眾對其表現感到失望之際,姿態不能當飯吃,民眾期望他們在議會上真正實事卻落空,城邦輸了議席有如兵敗如山倒似的,什麼都放棄,只在網上謾罵,實際政治行動缺乏,熱血突然分家又說放棄社會運動,讓民眾感到無所適從。再到另外四位議員再被DQ,要求籌款卻沒有預梁游,泛民這種大細超行徑更讓人反感。

以上一連串種種行徑,其實是很大程度上使不同類型的民眾感到氣餒和厭倦,為什麼這些政治領袖總是沒有遠見、沒有耐力、沒有氣魄,只有互鬧、自私和一連串的失誤。民眾的支持,總會有一個限度,人是用易放棄,特別是百姓,要他們持續的熱血,持續的能耐是極難,否則有這種能力就一早成為領袖,就是政黨、政客應要有耐力和氣魄時,卻沒有。便走到今天的田地。

所以便出現另一種的反抗心理,找另一個可以給予希望轉變的一人。很多人鬧為何要支持曾俊華,他都是建制下的人,你又沒有票,講咩支持呀之類的說話。沒有說錯,民眾的確是沒有票,但民眾卻有一種願景,而今天的曾俊華無疑是有可能給大家一個願景,就是踢走今天的把持著政權的人士。

民眾其實對Less Evil係人都知,民眾明白曾並不是最理想,但是現實是可能有能力可以改變了現行政治格局,即使是有少少魔鬼,也不介意,因為民眾是累極了,累極到一個厭倦的地步,其民眾是因為走到牆角處,找不到出路,唯有沒有選擇下的一個選擇,這便是今天民眾的心理狀況,倘若有真正的選擇,必然不會這樣。

所以一些還在恥笑身邊為什麼還在Share麥齊光條片,其實只是不理解民眾的心理,倘若有政黨、政客能夠硬淨不怕強權,真正反抗,而不是齋講不做 而不會縮,民眾必然見得到,一定撐,民眾對政黨的支持有往績可尋,因為民眾是需要有這種反抗人士領袖,只是今天找不到。

所以還寫什麼 #今晚食咩好 扮作恥笑人家政治無知時,那請你拿出勇氣和氣魄,做出民眾期望你做的事,到時曾俊華那兩球,便在你手中。

今天民眾支持曾俊華其實並不是真正的擁護,只是找一個能夠推翻對手的一個心理期望,倘若泛民、城邦、本土都有這種集氣做到的話,也一樣會有這種擁護。

今天有人支持曾並不是港豬行為,只是今天非建制的政客做不到應有的政治行為,便給人找到一個位置去取代而已。所以,反問今天非建制政團能夠做到什麼,而不是問民眾可以做到什麼。

2017年2月3日星期五

林鄭似搞弱勢會多過造勢會

林鄭今日的造勢會可謂星光熠熠,有周融、李國章、劉千石,嘩,呢批城中名人,你話幾正,完全係曲線,另外時常有人話她沒有與商界有關連,所以少了一些利益輸送,但是從她的站台人物並不是,有黃志祥、吳光正都出現,你話有冇金主呀? 我真係恭喜你呀。

不過撇開這些支持者,還是講她今次的造勢會如何,是否真正能夠顯出她的魅力。

答案是否定,更顯出她真的缺乏決斷力和保守。

明顯她的團隊真的不及曾俊華的出色和計算,她只是做回一些過往普通的競選模式,即是香港那種老土、無魅力、討悶的一個宣傳。

先從她的Look來討論,發覺香港做campaign有一個挺大的盲點,就係設計上的錯誤,林鄭穿一些有口號的衫其實冇乜問題,但入面有件正常衫出面再穿上T恤就會好錯,感覺唔夠Smart,其實佢只要配上佢平時穿的旗袍加上一個logo的扣針已經足夠。甚至可以做一件抓毛絨外套但有logo亦可,咁樣會醒目好多。現在真心覺得有兩毫子7。
依家佢似行百萬行多過造勢大會。

一開頭是她走出來同後生Give Me 5,真係想笑,其實有咩好high 5呢?咁樣是叫做貼地同後生打成一片?這種只會覺得是造作,因為你一個幾十歲人,唔會無端端high 5,除非你特意,這就是所謂的過火,及後她又嘗試自嘲話依家出街落區,助手會收起八達通同錢,這種自嘲其實是另一種的扮Cute,其實更加感到佢離地兩光年。

之後佢全程罰企表演就開始了。

她講自己人生經歷,每講一段,就會有一個人走出來,講下佢點樣認識,點樣好,點樣為香港等等,這些都是預計之內,但是卻缺乏整個張力,偏離了她才是主角,她才是今天的救主麻,但是整個過程上她只是全程罰企般笑笑口,然後搭兩嘴講笑,雖則嘗試棟篤笑但是卻以她向來不懂言笑的風格要特然做出來,便會很難有說服力。

當中為她站台其中一位是民主叛將劉千石,其實真的是幫倒忙,相信找劉出山是因為認為會有民主成份,但是這種成份早己經消失,甚至是負面,他站台只會讓泛民更加覺得她不值得認同,因為找一個民主的叛徒來說服泛民或者講民主,這種策略已經失敗。

另外其中她的校友說吃早餐一段,她的校友和她在一間灣仔茶記吃三十蚊早餐,她說很平宜啊,當中的潛台詞是什麼?早餐好平她都肯食,真係好難為她?平民平時都食呢D架啦,咁係咪好慘,再者三十蚊一個早餐其實都唔平,老麥十幾蚊有個包有杯野飲呀。

唔該現今政客唔好再扮自己有幾貼地,有幾親民或者有幾知道民間苦況啦,一個連買廁紙都唔知既人去講平民貼地,真係好難有說服力架。

不過最好笑一班富豪拿棒棒,當演唱會,林鄭變左三上悠亞?

根本全場的宣傳造勢是用錯功力。

唯一最有用的功力是所謂的重量級富豪政界人物站台,即係代表個勢好勁,作為今天上流社會要落注的時候,看見這些人物都站台時,那些權貴好自然會歸邊。可能這才是今天造勢會的真正目的。

但作為一個平民去看這個造勢會,真係感覺到老土、悶、沒有創意、老人專政、老屎忽把持。

整個造勢會缺乏一種焦點,嘗試洗底但未能成功,甚至加重負面情緒。背後的團隊明顯是舊式思維,視野依然是今天傳統香港立會、區議會競選手法,即係俗不可耐,香港冇進步過的樣版,係今日林鄭的造勢會就可以呈現比大家睇。

其實林鄭應該有參與這個宣傳策略時,她的盲點太多,完全看不到,沒有跳出框框,要她帶領到香港發展,咁就真係難為了她,是吃力不討好。

當然更難為了香港。

2017年2月2日星期四

香港原來仲有青春劇《Kai Pop》

最近在Youtube睇返早前ViuTV播放的一套劇集,是自家製作的,叫《Kai Pop》,我原本是沒有大多期望,以為只是又係《三一如三》那種較淡然、成人題材之類,但見個名我估又唔係,而重點是兩個男女主角,分別是劉俊謙同盧慧敏,都幾順眼,所以便看看。

這個網上版約33分鐘,但意想不到故事、畫面、意思和人物都不錯,至少是來得新鮮感,原來香港還有青春劇。

這劇對白挺有趣和貼地,可能由於劇集時間短,所以劇情進展交快,沒有拖,反而更有節奏感。畫面是清新的,雖然基於成本限制,明顯沒有撚鏡頭之類,但你會看出導演嘗試不用現時CCTVB的鏡頭和畫面質素去做,是多了一點新意。

看青春劇內容其實可能是次要,重點是演員,因為這是青春的吸引力去引導觀眾收看,而當中的演員能否有魅力便成了關鍵。戲中有四人,分別是劉俊謙、盧慧敏、江銘亮、陳漢娜,當中劉俊謙和盧慧銘是挺吸引,陳漢娜也特別。

劉俊謙是戲中演得最好的一個,甚至認為他的演出是帶動了整個劇情的推進,他陽光男孩,近年香港很少有了,高大有身型,整體是上乘演員質素,因為他懂演戲,他演出的喜劇感是意料之外,可見他在演藝讀書時有紮實的基礎,而更加慶幸是他沒有演藝的那種扮野味,不會過於誇張的演繹一個角色,不會浮誇。老實說,如果他能夠早在千禧年代香港還有電影圈而合拍片還未成形時,他絕對有能力大紅大紫。

另一女角盧慧敏也是俱有質素的明星,因為外形由高度、樣貌與形格都是近期中的可造之材,和另一個袁澧林同樣可以俱潛質發展,至少外貌並不MK、沒有整形和年輕,這些都是現時大中華女星最需要的,現時中港台女星最缺乏是天然、氣質,大量充斥造假美女,會看得很膩和俗套。而她就有另一種吸引力,或者就是時下流行的所謂「仙氣」。

《Kai Pop》故事簡單但卻明快節奏和演員的配合,其實已經是近期成功香港的青春劇,好過《Y2K》呢。

青春劇其實演員是重點、劇情可以是其次,如果是演員吸引和演技稱職,已經是叫成功,因為青春劇其實是用來試水溫,讓演員給予觀眾一種印象,使他們入屋,從而再有繼續其他不同類型的劇種。當然劇情不可能爛,因為任何劇集都不可以爛,這是不能推翻的定律。

曾幾何時青春劇是無線每年暑假必定會推出的青春偶像劇,如早年《荳芽夢》及後的《淘氣雙子星》《阿Sir早晨》甚至霆峰都有套《撻出愛火花》都叫做針對年輕人市場的青春偶像劇,每年總有一兩套,但是今天的CCTVB一套也沒有,連演員都非常之年長,最紅的那些陳展鵬、胡定欣、黃翠如、馬國明都三十多甚至四十,好像一定要三十過外過能做主角一樣,你找個二十來歲的,一定只會做二三線角色。然後又要浸三四年二三線,等到三十左右才可能被叫捧下,這樣的演員經歷便被磨蝕,發揮便出了限制。

CCTVB明顯是市場調查過才作出這種決定,認為觀眾年齡層的限制所以才作相對應的拍攝題材和演員作決定,但是CCTVB只著重市場,而沒有嘗試開創或者重新開拓市場,其實CCTVB曾經願意開拓市場,但是今天只淪為看守市場的方針去營運電視,只作本地電視台為依歸,放棄以華語電視台的定位,所以限制了自身的發展路向,自然會越做越縮,走下坡。

如果有留意,連內地那套《微微一笑很傾城》都有青春劇題材,而且還要成功時,無線要買回來播,就知道無線今天有點像一個年邁沒有活力只靠吃老本的一個等走的老人家一樣。



2017年1月27日星期五

《星聲夢裡人》給你一種遺憾美

電影《星聲夢裡人》氣勢之大,可謂是近年少見,在奧斯卡提名數目能夠和當年《鐵達尼號》體齊,不是省油的燈。所以香港上畫,都有優先場,不少影評都讚這戲是近期佳作,所以今天正式上畫便急不及待去看看。

或者有點過份的期待,還是有點對今天的歌舞音樂劇有點偏見,定真的是有點距離。如果提名和《鐵》打平的話,我覺得不太合理。

但無可否認這戲是好看,是好片,但未至於佳作,因為音樂劇有很多,上乘之選可謂多不勝數,比這戲也大有在之。唯一個人認為這戲成功處是將一套音樂劇提升了一個層次,是俱有深刻的愛情描述和人生觀。如果我喜歡這戲,並不是因為戲中的歌舞連場,而是因為這戲當中所帶出來的意思,故事的中心思想。

電影是利用通俗的歌舞演繹,去講述一對情侶的人生經歷,以冬春夏秋(記住是要這個時序才對),去發展出倆人的心路歷程。電影有大量的歌舞元素,男女角主明顯落力演出,特別是Emma Stone的演出很稱職,而Ryan Gosling的鋼琴也很吸引,倆人最觸目的一場演繹是在Griffith Park跳那段踢躂舞,可見他們的努力。

不過這齣電影真正要去細看其實是倆人的關係、人生經歷,倆人相處即使是相愛,也因為人生不同的練歷和背景,而要有所取捨,可謂是相愛而不能愛,Ryan戲中是爵士樂手,曾經失敗,而且是個男人,他有夢想但不能當飯吃,他面對有一個讓他成名但不是他理想的機會時,他決定選擇成名,因為這是一種現實,可是這刻女友卻知道男友內心的矛盾而與他發生掙拗,與此同時Emma卻願意踏出自己的夢想演一齣獨腳戲舞台劇,可是卻換來被人取笑的失敗。電影這一段其實道出不少人的心聲,既有夢想但面對現實,實現了夢想卻與現實有距離,這便是人生不如意是十常八九。

及後兩人都有幸是找到他們各自的理想,Emma真的獲得一個角色但要到巴黎,以為倆人可以一起共同進步卻在這個人生交匯點,分道提鑣。倆人各自尋找各自的理想並去真正實踐,而且獲得成功結果,不過倆人沒有開花結果。最後一幕是全戲的高潮位,利用平行時空,去解答了倆人倘若不同的選擇會有不同的結果而能夠開花結果Happy Ending,可是現實歸現實,沒有完美的結局。倆人始終是心中最愛但不能在其身邊,男女最後一幕遠望對方而互相微笑,這種情感的失落和無奈,無疑是讓人感嘆,但正正是全戲給你的一種「遺憾美」結局。

人生就是這樣,遺憾當作美,人總要向前看,不能往後望。

這是讓我喜歡這戲的理由多於歌舞、音樂等等。

論音樂、歌舞品質,個人認為這並不是最上乘之選,六年前另一齣《星光夢裏人》反而更俱吸引力,歌舞音樂連場。當然要數真正最輝煌的歌舞劇,當然要數上世紀四五十年代,那時代歌舞劇簡直是主流,其中舞王佛烈雅士提Fred Astaire的每齣電影都是極俱挑戰你感觀,因為他的歌精舞勁,非常吸引,即使到他的晚期仍然很活躍,其中與柯德莉夏萍演出的《甜姐兒Funny Face》更是讓你賞心悅目,柯德莉夏萍在戲中美艷還能舞能演還能唱,可謂是世間少有的最好演員,因為柯是有舞蹈根基,所以能跳出俱有節奏感的演繹。當然論歌舞頂峰更要提《夢斷城西West Side Story》,其群戲精湛舞技,今天其實已經很難再看得到。

不過以往的歌舞片較通俗娛樂為主,或者故事較單薄,這次《星》嘗試加深人物角色的描述,算是一種新觀點,而且對於一些年輕觀眾來看,這些歌舞配上靚人靚境和一點窩心的劇情元素,已經會入場買飛,並且走到戲中的景點打卡呢!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