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日星期五

為什麼從官比市民的要求更高

近日消防處副處長梁偉雄在會議上多次以「曱甴」稱呼示威者,及後消防指他的說話只是對「暴徒」的稱呼,企圖把事情淡化,好讓避免消防在此事上再繼續發酵引發公關災難。

此事上梁副處長的對於示威者以此作稱呼是否可以呢? 在一個言論自由社會上,每人都可以表達意見,等於藍黃兩陣型互相謾罵一樣,不過作為一個官員,俱有政府職能的人士在一個公務上討論事項時,用詞之精準和意見的表達,確實是需要有一定的職業上的道德標準,因為你身上是已經流著「官」的血,不是一個平民可以亂說話。

為什麼市民可以亂說話,官員就不能夠呢?

關鍵是官員是擁有權力,而市民卻沒有,而且官員的說話及影響力絕對比一個普通市民為大時,他的輿論,是可以左右了一個社會,而且他的行為和舉止,也是會影響社會時,那麼不能夠用草率、輕佻的言行舉止,因為社會賢達是社會一個模楷指標,即使你認為示威者的不該,但也不應用這種字眼,因為職業有其品格要求。

還記得克林頓性醜聞嗎?當年很多人都說為什麼他的性生活要被彈劾,他做好份工就得啦。但每每有權在握的人,他們的道德觀、言行都要比其他為高,一方面他們是社會的模楷外,還有的是他的行為是有機會影響到社會的運作,因此言行舉止不能輕率。同樣地副處長是消防處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高職位,他不是樓下陳伯、黃伯在維園同張三李四圍爐取暖,他在會議說的話其實就是公開的說話,每一言行其實都是向市民、政府、國家負責,所用的語言都應該要深思熟慮才好說出來。

或者梁處長私底下的確對示威者不滿,但私底下和公開請你好好分得清楚,這才是一個專業的官員,一如政府官員常說要不編不倚回應市民,不會偏幫,只需要守法。那麼從這個出發點說,即使所謂的「暴徒」是犯法,但也不至於要「死物化」形式來形容,此種無疑是一種侮辱,正如市民的確會開口埋口大罵「黑警」之類的口吻,警方也覺得是一種侮辱的字句時,將心比己,可曾感覺到一樣的不公平和不滿呢?

當官員、警方可以在街上罵「黑記」、「曱甴」然後可以無需負責,頂多只是在記者會上謝振中講兩句「不合適」就解決事宜,反之市民一鬧警方就隨時被押上並以武力對待,這又是一種合理嗎? 深知道不少人認為警方是可以使用不對等的武力來止暴,但同樣地,市民也同樣期望官員有不對等的職業高道德要求其實也不為過。

正因如此,期望香港政府職員在穿上你的官職衣服,在執行職務的期間,請記緊著是為市民服務,而不是制服市民。

2019年10月23日星期三

換林鄭關你Q事請對準政權

英國《金融時報》報導說習近平會換林鄭,所以今日新聞除了陳同佳刑滿出獄外,就是這單最多人關注,報導又表示有機會找陳德霖和唐英年代替林鄭,仲話明年三月前換班,今日特首辦更表示不會評論任何揣測,因此這事更加似層層。

似層層又好,是事實都好,換特首雖然是關乎全港市民,但同時間,換特首同唔換特首,都唔關香港人事,你有份投票咩,特別在今天的反送中運動,現在大家的目標要一致,就是對準政權,其他也是次要。

現在沒有任何俱體資訊,現階段難以確定是否林鄭下台,這些有如坊間傳聞,亦可以是中共作為一種「試水溫」的手法,如果輿論表示支持林鄭下台可以減低社會震盪的話,中共或者會做,因此中共也作為對港人一種測風向的手法,以往並不是沒有做過,當年佔中,夠話CY即時下台啦,最後咪一樣要等到他任期屆滿才走,還要升上神台,現在成為退休政界KOL呀。同樣地,林鄭下台這種風,收唔收都不要被這種風向左右,因為下台是否讓當局改變對港的政策,根本是不能夠預計。

反之我們要堅守原則,對準政權,初衷的五大訴求,有沒有做到。

五大訴求入面,沒有林鄭下台。或者說新特首可能會回應五大訴求呢,這是後話,不能作準,況且新特首也可以更強硬,誰知曉。

而且更重要是港人不能被換特首就等於收貨這種偽概念騙到。因為換特首根本不能夠解決到問題,關鍵是制度,而今天的制度不能夠制衡到特首專橫權力下,怎換也是枉做,減低淚氣也只是短暫性。

反之港人要認定對準政權,使中共看到港人的政治要求,才是辦法。而且換特首下,換湯不換藥,只會是拖延病況,而不能夠根治病因,最後又來另一次大爆發,更加難以收拾局面。即使中共看到而不同意,其結局可能更加嚴峻,但是卻不等於你會輸,相反仍然堅守的話,還可以有一絲希望。

林鄭下台無疑是減少淚氣,但不會使這場運動結束,這是兩樣事情,而且絕對不要被引導認為可以混為一談。

如果612當日,林鄭下台,或者幫到中共,但今天林鄭下台,幫不了多少,中共不代表贏,市民也不等於勝。

最後一句,不是要換特首,而是換制度。

向來主權重要過一切

陳同佳今日刑滿出獄,再次成為另一個政治焦點,就是他日後如何自處,留港或是去台灣,已經不是他是否願意,而是在一個政治角力賽下進行,而且是涉及到中國與台灣最高層次的演繹,就是主權問題,香港沒有能力去玩這場遊戲,因為這是國際級政治。

當初《逃犯條例》說是為了陳同佳一案而成,今天港府卻丁點對這事提也不提,當無事發生,然後陳同佳就「被自首」,因為說信了主,所以願意承擔責任,我想起韓國電影《密陽》,又是有個殺人犯在囚時信了主,希望神會赦免自己的罪。信主是可以成為任何事的引點,管浩鳴負責導,陳同佳負責演,港政負責監製,但卻污了主的名聲。

今天台灣要人,但港府拒絕,當然這是涉及到雙方的主權問題,港府根本沒有資格去決定,這必然是中共才能夠看待這事情,台灣也明白自身的理據,就是主權,中港台之間的主權問題,在這次更加突顯出來。陳同佳就咁入台灣,港府諗住可以推波比人,把事情了結,減低港府的政治壓力,但係咁樣對台灣卻是矮化其政治地位,台灣當局自然不會願意,特別在今天台灣已經比中共打壓,現在還要迫到牆角,台灣當局絕不願意,所以馬英九的所謂人性之類的廢話,只有一個歸順中共的台灣國民黨人才會說得出。

同樣地,台灣去香港接陳同佳,同樣使港府兩難,因為一同意,等於承認對方是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等同台獨, 港府面對這些超級複雜外交議題,當然不敢亦不能,因為一旦同意交接,如同認台灣成獨立國,中共近年的打壓台灣,就可謂前功盡廢。

發展到這一步,就可以看到主權的重要性,其實比任何事情都來得重要,台灣也是,中共也是。在中共看來,所有事情都可以商量,但主權或者叫做執政權,是不能動搖,而主權不一定等於執政權,而執政權是所有事情之上,也是底線的核心。今天中台在角力,主權變得重要,倘若台灣主權被確認,等於中共的執政被動搖,是天大事情,當然不會因為一個殺人犯就放棄或者妥協,當中是沒有任何人性、道德的考慮,因為到這一刻,利益大過一切。

陳同佳一案,無疑是一件蝴蝶效應,任何人也預料不到會因為此事而引發出國際政治關係事件,發展至今,相信是中共最不想看到,因為中共眼中維穩、穩定勝過一切,今天香港情況混亂、台灣與中國關係更形對立、主權問題難以解決、國際政治更視香港一事反映到中共的敗政,種種都是衝著中共而來,也對其政治執政能力帶來極大壓力,只是一件情侶關係問題,搞到國際舞台,這事絕對成為世界近代史重要一環。

2019年10月16日星期三

林鄭氹後生買樓做樓奴的陰騭招數

林鄭今日份施政報告,破天荒透視視像發表施政報告,有如拉登一樣,但佢比拉登更加龜縮,同樣一樣咁陰騭,因為佢都係推人去死。

這份施政報告,所謂的派糖並不是新鮮事,反而放寬樓宇按揭是值得留意,首次置業人士(即申請時並未持有任何香港住宅物業)可申請最高9成按揭貸款的樓價上限將由現時400萬元(港元,下同)提升至800萬元,而可申請最高8成按揭貸款的樓價上限則會由600萬元提升至1 000萬元;後者可以包括自用樓換樓按揭。其後HKMC發新聞稿補充,首次置業人士如未能符合壓力測試(以現行按揭利率加3%計算),仍可申請敘造最高8成或9成按揭貸款,其保費會因應風險因素作額外調整。

聽落去好似真係市民喜訊咁款,協助市民置業,可謂大家安居樂業,前途一片光明。但唔該停一亭,諗一諗,按揭幾多,你都係要還,唔係比你唔駛還架!!

這幾年樓市極度升溫,為左降溫,搞左唔少政策,其中之一係嚴格看管按揭成數,話要打擊樓市過熱,依家又放寬按揭,仲要未能過到壓力測試,都可以做八至九成按揭,前後嚴重矛盾到一個點。依家中美貿易戰未明朗,施政報告仲話經濟增長只會有零至一,但然後你推人去買樓。呢個係咩玩法。

其實林鄭班底係咪TVB編劇,完全無邏輯,又無常理。

在我地香港過往歷史當中,供樓成一種文化,一種常態,你無樓唔得,溝唔到女,無社會地位,無人認同,但你有樓,就有女溝,有錢收。這種文化,無疑植根係港人心中。但係這種心態,係咪真係正確,真係需。當你成世人要供幾球野,你嘅人生就係只餘下供樓,你想要的東西、理想,都會有可能因為供樓而被迫放棄。依家政府又再次鼓勵人供樓,又係另一種糖衣毒藥。

當你勞役地供樓的心態,心力還可以有其他東西嗎? 你還會想爭取一些理想嗎? 到時你有樓,你咪變左「收成期」班阿叔,你唔好搞到我層樓跌呀,我同你死過呀。到時我銀主盤仆街就大鑊呀,你地唔好搞咁多野啦,即樓上升,大家咪幾好,做咩上街姐,你地係咪收左美國佬錢搞亂香港呀!! 你地班人只識嘈,毫無建設性,安穩生活有樓係基本呀,你睇下我有層一千萬樓呀,你有冇呀(但無同你講佢壓力要供到要跳樓咁滯。)

這種推人去死,同恐佈分子一齊攬住炸彈一鳩樣。面果浸同你講為你好,底果浸根本係要你捱住供樓,無晒意志,咁樣你就唔會搞事,安份守己無反抗餘地。

做人做到咁仆街,真係得你一個林鄭同呢個執政者集團。

2019年10月11日星期五

《護苗基金》你去左邊?

還記得當年《護苗基金》創辦時,TVB有個籌款節目,蕭芳芳做該會會長,有心有力,大家都深信她是一個非常值得敬重的演藝人,因為她的出身,她的經歷,而且在其工作上的成就,可謂成功人士又熱心社會,因此不少人都很支持護苗基金,而且亦因為蕭芳芳之名聲,所以更多人認識《護苗基金》,加知道保護兒童是大家的責任和性侵傷害是不能容忍。

當大家認藝人蕭芳芳有風骨的時候,在2017年特首競選,她為林鄭月娥站台,這刻大家都如夢初醒,她說因為林鄭有恩於她,所以支持,更以「即使蒼海橫流,你亦盡顯英雄本色」,來形容林鄭。蕭芳芳為林鄭站台的一刻,其實就明白香港社會是如何運作,勢力、地位才是真真正正所謂「英雄本色」。

當然你或者可以說句,這是政治立場,她有其自由,也有難立之忍之類,明白明白。

但今天示威者所受的性暴力以至性侵,《護苗基金》至今未見發表過任何言論,昨天中大論壇,一信受害出來指責警方,過去示威集中,也有不少受害者出來指証警方的嚴重侵害,但該會至今仍然是不聞不問,這個基金會的宗旨是什麼,不是忘記了嗎?為何不為受害者站出來說一句話。

如果你問基金會,必然會有一個官腔的說話,如未能証實理據,不便發表任何言論,這是不負責任之類。如果是這樣,今天香港社會面對如此嚴重問題,基金會不是坐視,而是出來協助,至少也可以聯絡有關人士,提供協助甚至輔導的工作,也是為社會出一分力。如果連這些工作也不做,就不是護苗,而是在拔苗。

橫看其他性別平權、婦女協會也不見有任何動作,可笑是一些協會的領導,更踩多兩腳。一些社會有地位的女性,更發表一些不實報導來抹黑示威者,包括其性濫交、性交易等,只說朋友的朋友,但又沒有實際支持,順口開河就當証據,這種敗德是今天香港社會最常見,甚至上報上電視,無日無之。

將心比己,受害人願意站出來,我們不支持,還要抹黑冷嘲熱諷,在傷口灑鹽,這不是做人的基本,人格早已敗壞,淪落到此,香港之哀。

https://www.facebook.com/ecsafhk/photos/a.236535109713043/2651460884887108/?type=3&theater
從這篇聲明更感覺到雙重標準,有關前線免費性服務,就說感到非常憂慮,但說有性侵犯卻認為散播謠言,這種雙重標準,無疑是世界級。

2019年10月4日星期五

人家立《反蒙面法》但同時人家有民主制度

港政正式以緊急法立《反蒙面法》,香港正式進入專制獨裁社會政權,已經回不了頭。港府今天更係威係勢出整個港府管治團隊,但走出來個樣個個死老豆咁款,這種所謂的勢,實在更惹人反感。

當中李家局長時常提到「反蒙面法」在會上提到很多國家都有成立《反蒙面法》,利用這個借口來支持港府的決定。但事實上,這種偷換概念是非常錯誤,也誤導,是需要嚴正指責。

港府成日講民主國家有《反蒙面法》,但要知道人地有普選,咁香港有冇呢? 點解要講明普選這個要點,因為選出來的首長、議會都是獲得選民的授權,即是眾人的認同,社會大眾所接受,但反觀香港的選舉制度被扭曲,單是行政長官並非民主制度產生,這種選舉制度下所推出的法案,並不是大眾社會認可時,如何能夠服眾便是一個懷疑,root cause都出問題時,如何處理往後的立法程序,因此往後的立論基本已經不成立。立法是有程序,但程序未能夠彰顯得到公義,這已經是一種惡法。

此外李家超嘗試將示威人士作為這個法例的始作俑者,推波給他人。倘若認為這個邏輯是合理,那麼沒有逃犯條例,也不會有這麼大型的示威活動,誰是真真正正的root cause,實在不言而喻。港府不嘗試去解決最根本的問題,反之只嘗試去治標,從不自本,只會使我們的病越見嚴重,香港情況難以駕馭。

今天不論港府和中共,都不願意去面對核心問題,只抓著他們認為所謂的重點,並且將此堵塞,從不疏理,不明白大禹治水,就是疏導瘀塞而不是一直建立堤壩,反之有天堤壩崩塌,這個災難是難以估計。今天的香港社會其實巳經不只是影響到香港本身,而是影響著中國大陸自身的問題,當中不只是經濟,還是體制的無形影響。中共還用新疆方式打壓,套用到香港當中,並不可行,每一個地方在文化、制度、國際地位都不同時,硬套用,就會出現錯判。

今天的《反蒙面法》將會是《逃犯條例》後另一條讓港人反彈,往後的局勢,更加多變。

由大圍到太古城的抗爭光譜

已故著名投資人曹仁超先生曾經在信報專欄說過香港的樓價係以港島太平山頂為標準,一直擴散到新界北區,便是香港樓價的呎價分佈。所以港島區多年來呎價比其他地區企得硬淨,當中人口結構分佈、商業環境、政經的中心都多在港島區,所以樓價即使會跌時,港島的抗跌能力則較強。其中太古城更是當中的表表者,更被譽為抗跌力最強的屋苑。因為太古城除了在港島外,也是少數大型屋苑及完整的社區設施,因為不少置業人士都期望有一間太古城,就連連登男神馬明都住在太古城。

大圍是屬於早期的新市鎮,在八十年代,政府推行新市鎮時,不少公共房屋都在大圍附近,人口眾多,而且當年大圍的公共房屋設計也比起早期如老區的七層大廈公屋更見完善,雖然認為較偏遠,但是居住環境理想,所以漸受市民受落。發展至今,也不只是有公屋,還有私人屋苑,還有沙田早期的豪宅世界花園,也是在大圍附近。

以上提供有關資料,其實是帶出香港人口大約結構,社會人口結構當然會有分收入高低之分,這是一個資本主義土會正常不過的事,但是卻同時人格的高低卻不會因為職業和收入有一種特別的直接關連,反之從今天看「反送中」運動,看到香港不論任何階層,收入高低,都對香港政府不滿,對香港警察的不滿,達到前所未有的高點。

當一個警察鬧市民認為住公屋沒有地位時,感觀上以為低收入人士對社會不滿時,其實另一邊廂居住大型豪宅屋苑太古城都對警方的不滿從而有抗爭行為,這個警號,政府不要以為沒有什麼特別,以為只是剛巧是太古城,事實上這反映出反送中和對政府不滿的人士基本上分佈整個香港社區,而且人口分佈之廣和平均,是非常深入而廣。

昔日大家都普遍認為中產人士都是屬於「和理非」一群,不願意站前,但發展到今天,中產人士都有在前線,從過反送中運動被捕的人士有不少中產,如護士、醫生、飛機師、老師等。這並不是意思中產特別威,而是代表著社會對反送中運動巳經是全民運動,不只是特定階層。

這個光譜相信是政府也似料不及,因為大家都覺得香港中產是港豬,最沒有用的一群,又沒有富豪般可以操盤社會運作,對比代低收入人士,他們相對較少政府資源的得益,但他們卻不願意發聲,最多只是投票時行動,很少大動作,不過今天發展,中產都上前線,不禁要問問政府,自己做了什麼事情讓中產都這麼反感。

但同時間,抗爭人士亦好好把握這次機會,如何把這種力量整合起來,因為這場運動是一場持久戰,不是一時三刻就完,隨時是以年計以上,當中的過程和變數,是大得多。抗爭人士今天知道大家不割蓆,但同時要理解一些人的考慮,亦要想辦法保持大家的覺醒心態,無疑運動是需要有龐大的耐力和堅忍。

同道理,倘若不少「和理非」亦要明白整體抗爭人士的想法,這才能夠真正的不割蓆。可幸的是經過這次反送中運動,大家都明白什麼叫做「坐埋一條船」的心態,終於能夠進化,也是好的方向。

當抗爭人士的分佈的光譜擴闊時,其實能夠做的事情必然更多,經濟的抗議,行動上的抗爭,文宣上的進擊,政治上的反抗,這都是擴闊光譜下的優點。亦正正是大家所說的「兄弟爬山」的理念。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