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3日星期五

從華誼兄弟看政策市

大陸龍頭電影公司華誼兄弟(300027.SZ)陷入財困,其老闆王中軍要賣畫救公司,嘗試解決該公司現金流問題。華誼兄弟在大陸屬於頂級電影公司,今天居然走到這田地,其理由是因為去年大陸爆了「陰陽合同」一事牽連甚廣,導致該公司股價大幅插水,資金鏈斷裂,原本只是一個微博小小的一句話,卻牽連大波,相信整個電影圈也意想不到。

華誼兄弟早在2009年在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高峰期在2015年股價達到每股31.8人民幣,今天最新股價是4.4人民幣,但市值仍有一百二十三億元人民常,但對比高峰期其跌幅差不多達到九成,何其壯觀。

華誼兄弟過去一直是走娛樂產業路線,而且是以參考迪士尼的營運模式,由影視製作到主題公園、經理人公司等等,2018'華誼兄弟全資或者控股的公司達到117家,總之相關文化娛樂都會涉獵得到,這種龐大產業鏈,是可以形成一種協同效應,迪士尼便是最成功的例子。相信華誼認為以中國市場龐大,而娛樂產業有龐大需求,這種營運模式是有得做,有得搞。不過有時候這種產業鏈並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做到,擴張過快便會因為經營出現頸瓶而導致營運上困難,現在華誼便是這個結果。

近日華誼其中一間子公司華誼創星便終止掛牌,表示希望降低營運成本,圖挽求母公司經營問題。國內企業其中一個老問題是「無咁大個頭,不要戴咁大頂帽」,好景時資金充裕是容易支持營運,但過度擴張而出現一轉拆點,如今次一個演藝圈打歪風,便出現骨牌效應,樹倒猢猻散。

自去年范冰冰逃稅一事影響華誼,至今該公司這一年仍然未能捱過去,甚至有惡化跡象,該公司新年檔期已經沒有片上,到了暑假原本可以有套《八佰》可以上畫,一洗衰氣,該片是講述國民革命軍在四行倉庫抗擊日寇的故事,但該劇被指美化國軍形象,臨時又宣布取消放映,該電影投資達到八千萬美元,是重本製作,如果未能上畫,也不知如何還錢,要知道電影公司製作電影一向需要找融資,如果回不到本的話,這又是另一次嚴重虧本生意,再對華誼兄弟另一次重創。而另一套《小小的願望》亦因為題材問題而同樣被迫在上映三天前撤檔,可謂禍不單行。

其實現今在大陸拍片風險也不少,由於政策方向改變,選擇的題材開始縮少,即使有題材,有時候也不知道會否踩中地雷而不自知。亦因此這兩年中國影視圈也不如惜日這麼風光,也再少聽到什麼天價片酬,或者巨製之類,因為公司和演員都怕有人會找上門就頭痕。

其實華誼兄弟在中國電影史上也貢獻不少,就是開啟了了一個娛樂主導的市場,不再是一種意識形態的電影,當年《天下無賊》創了當年的票房,《集結號》被國內認為是中國版的《雷霆救兵》,該公司旗下導演馮小剛也拍過不少成功電影。可惜遇著一個黑天鵝風暴,而自身的經營問題,成了一沉百踩。

在美國影視產業是一件商品,在大陸不只是商品,也是一個意識形態的宣傳配套,作為商人,在經營這業務時,便需要考慮這方面,多了一重想法,無疑是給予了商人多一重壓力。

2019年8月19日星期一

中共現在是城市鬥城市系列:深圳鬥香港

昨日香港有170萬人潮水式上街之際,相隔一條深圳河,其實也開始新一波運動,但運動發起人不是人民,而是政府,就是提出《關於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的意見》,這是由中共中央、國務院昨日發出的意見,也是中共最高權力機構發出的文書,因此昨日一出,全國廣泛重視並且餔天蓋地流傳。

內容之多,其實也不只是意見,可以是一個方針。不過這些論調,其實就是離不開一個宗旨,就是要全國城市都學習深圳,並且將深圳「打造(中國tone)」成為南中國甚至全中國最成出眾的城市,而背後的目的,就是要取代香港。

這個方向,是中國的Plan B計劃,也是自從香港出現「反送中」運動以及中美貿易戰後,中國開始要想如何轉型,使國家的經濟和政治體系避免嚴重震盪。

深圳GDP已經超越了香港,其實這是很正常,除了深圳是一個相對龐大的經濟城市外,其人口龐大也是一個關鍵,因為人口龐大下,其經濟體也會自然大,這是很合理。當然這也不能抹剎深圳自身的成就,如經濟轉型、開放型(相比中國大陸城市),也屬國內最高水平。

正因如此的客觀條件,中國便期望深圳能夠真真正正取代香港的功能,在經貿上成功超越,使香港的影響力逐漸下降,使香港被能夠邊緣化。我們要留意,這個方針是轉了風向,因為早前推廣大灣區當中, 香港是以龍頭姿態領導大灣區的。林鄭身份特別受到重視,能夠和習近平一起並行,這個訊息是不言而喻,就是給予全國人民聽,香港是做大灣區龍頭。不過一個「反送中」運動,除了林鄭即刻打入冷宮外,香港也同時被邊緣化。因為中共看見香港人的心態,回歸多年來的「中國心」沒有紮根,沒有回歸的心態,因此中共已經視香港為外人,而且知道中美貿易問題上,將是一場長久戰,而中國原本打的如意算盤視香港為中國的中轉站,是資金、技術、人才的窗口,可惜美國有意將此優惠限制時,中國也知 道有此一著,便需要找後備來頂替香港這個角色。

但頂替得到嗎? 事實上深圳和香港兩者各有其特色和功能,誰取代誰也是不可能,正如香港以現今的功能,也未必取代到深圳的創科角色,而深圳也不能取代香港的窗口角色。唯一一樣的是,中國開始會走內需市場時,深圳便成為中國內的香港,便可以成立。

當中可以留意係中國要將香港人民幣國際中心取去,並且由深圳做返,無疑香港係會少了這方面的生意,但正正留意到中國也有自知之明,說只能做這一點,其他國際級的集資功能,資金自由進出,到呢一刻,香港仍然不能被任何中國城市所取代,他朝有日可以的話,其實中國也會變天,到時國家應該也朝一個新方向而不是今天這麼的落後價值觀,所以也是好事。

而這次國務院提出的意見,深圳市當然開心到一個點,因為能夠有國家endorse,真正發大財,是個好東西。所以深圳自然會認為可以與香港爭一日之長短,亦是開始城市鬥城市的開始,昨日一出,大陸的輿論已經將香港被貶到一文不值,深圳被捧到上宙宇的另一端。往後任何深圳推出什麼新措施,都會針對香港來打,而且香港的官員,亦會非常配合去被打,這是香港官員最喜歡的做法,就是把香港的好東西給人家,然後送禮比對家,之後再說香港人應該自醒之類,再次長他志氣滅自己威風,當然最叻就係踩香港的後生仔,將香港年輕人自尊心降低,可謂滅其意志和心力。

但老實說,自從「反送中」活動上,香港人的打不死精神,年輕人的能力之高,基本上在這次盡情到發揮出來,也看到香港人開始摸清楚自己的能力何在,當大家能夠知道自己定位如何,實力有多少,就可以做到香港人想要做的事情,就絕對可以站起來,挺直腰板向前行。

香港政府可以是港奸跪低,但香港人卻一定是可以企直向前踏步。

伸延閱讀
【粵港澳大灣區】中央提深圳新定位 準備取代香港?
中央支持深圳建「先行示範區」 深港澳金融互聯互通 教授:制度化經驗宜全國學習

2019年8月17日星期六

「反送中」的終極升級-學習

在過去兩個多月入面,每次出來,我會見到前線弟兄姐妹的勇武和堅忍,自己不在前線,只是一名阿叔,每次見到他們,我總跟大家說聲「加油,萬事小心」,這時候,他們每次總會企定定,然後會說句「知道,謝謝」,會踘個躬。我見這個畫面,我必然流淚,因為我不知道再說什麼,要多謝,我愧疚,要感謝,我要說對不起才對,因為我這一代沒有爭取,最後落得如此田地。

對不起。

「反送中」運動發展至今,已經紮根在香港,港人對自己的身份認同,會以香港人而感到驕傲。這種態度更成為一種港人特質,能夠融入這種身份認同,不論是來自那個地方,也會是香港人。

這運動是一場持久戰,不會是一時三刻完成,運動會一直走,當中以何種模式進行或者走下去,現階段難以作準,是什麼樣的升級,會隨著局勢而變化,沒有人可以預計得到。所以明知道是一場持久戰,那麼如何把運動升級是至勝關鍵。當中最終極的升級是需要良好的準備,就是學習。

學習是任何運動模式升級的基礎,你不學習,是不會懂得如何讓運動升級而有所成功。因此學習是我們必備的條件。

如何學習?我們要從多方面入手。

一、認真讀書。這是老生常談的事,但卻是至理明言。這次運動其實是充份反映到新一代香港教育下的年輕人,港人的智慧是非常高。在運動中,大家的崗位不同,有的是衝衝子,有的文宣的,有的是輿論的。但大家都發現這些崗位,都突顯到港人最醒的一面。衝衝子如何制敵警方發射催淚彈,能夠合作無間去制敵,這是一種默契和創意,更是體現大家智慧的大能。文宣輿論的創意,同樣是世界級,連西方國家的輿論都佩服這次運動的獨特性和優點。但我們這些表現,其實是教育下的成果。從警方每日的Briefing,再看民間記者會,雙方的能力明顯是有極大差距,前者語言、邏輯明顯力有不逮,也看到廢中並不是想像中是這麼「叻」,時常說廢中經歷很多才有成就,但看到警方記者顯示到他們的不足,未能兩文三語,只有讀稿。反觀民間記者會上多次突顯今天香港年輕人在兩文三語的成果開始浮現出來,而且表達能力佳,應變好,都是值得欣賞。

嘗試發掘對那一種學術是感到興趣,努力去學習和完成,對數理有興趣的就攻科學,對文字有想法的就攻人文科學,對藝術有興趣也同樣在這方面發展所長,實行嘗試多元化學習。因為權力、金錢可以因應世道的變遷而可以被奪去,學習得來知識是拿不走,只有你自己擁有。能夠在任何一個領域發揮得到,其實就已經在幫助運動升級。

大家正討論罷課,學生和老師有共識和認同的話,請去做。但是記著「罷課不罷學」這一個道理,因為前車可鑑。文革時期,正正全國停止學習,全部年青人投入文化大革命,他們當年真真正正荒廢學業,影響了整一代人,也影響了整個中國的命運。也讓國家發展出現今天的頸瓶,後遣症開始出現,就是他們的教育不足所致。

所以年輕人們,努力學習,不論那一門的領域,只要認真,定能夠成功幫助運動升級。因為知識絕對是最有力的武器,也是對家最怕大家有智慧,因為越有智慧,港人就越難應付。

二、體能的學習。這是要我們新一代香港人體能升級,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準備,因為有一天我們會面對嚴峻的困難時,隨了智慧要大顯身手,體能也是一個關鍵。運動、武術同樣可以強身健體,更加可以讓人保持清醒,更是重要。在運動中可以學習群體活動,學習什麼叫做合作的益處,因為一加一往往是可以大過二,是極大的幫助,在這次運動中,大家充份體現到港人的合作精神,是讓人鼓舞。

三、裝備兩文三語,這是為自己保留港人的文化根基,也要與世界溝通,因為兩文三語保持優勢甚至升級,都是對港人未來大大有利,不要好像警方記者會上只能說廣東話和英語回應提問,是很落伍的表現。

在學習過程,我們當然是需要娛樂,因為放鬆精神,才能為下一次運動做準備。至於什麼的娛樂,相信各人有各人的喜好。當中音樂是其中一個值得大家去玩的一環,因為音樂是人類的共同語言,開拓以香港人基礎和理念的音樂,軟實力輸出,也是運動升級的一種。另外有一個大方向可以留意,就是少看TVB。盡量減少看TVB,不論是劇集、綜藝甚至新聞,減少看。這是今天TVB的質素已經每況越下時,實在無謂吸收這些JUNK FOOD。而且當大家減少看TVB,收視下跌,對他們的業務發展,負擔百上加斤,港人樂見其成。

新一代的香港人,有良好的教育,優秀的體能,這種競爭力便是我們香港人最大和最寶貴的資產,也是最有力對抗不公義的手段。這才是致勝的關鍵。

香港人,一起學習,一齊上,一齊爬山,必定成功。

2019年8月9日星期五

建制多年來仍然以有大台做輿論戰

自從港澳辦早兩日在深圳吹雞後,各路建制及商界也開始歸隊,人家真真正正「保持隊型」,上由政府口徑一致、警方走去捉個買鐳射筆學生無非要想搞人家背後脈胳,再到建制議員說示威者有精密部署等等,然後認為是大台搞鬼云云。這些套路,回想起2014年雨傘革命,都是用同樣手法,找大台,把它當作稻草人,然後追打,改變輿論導向,最後要瓦解運動。

昨日葉劉重操故技說運動有背後勢力,因為用高科技,說什麼telegram、用連登等等,又到葉國謙說有人派飛搭地鐵等等,他們強調是背後策劃,而背後是幕後勢力云云,記得在2014年,也有寫過這一篇文章《用Google Map是外部勢力?用電燈直頭是漢奸》,原來五年後的今天,葉劉仍然是沒有進化過,依然用這條橋去攻擊對手,可以是非常之老土與陳舊。

當運動進化之時,建制其實沒有進化,幸好他們有的是資源和權力,才得以保存他們的地位,否則他們根本是不能立足於一個現代政治制度當中。

那為什麼多年來都要用外國勢力、幕後操盤者來指運動策劃者或者抗爭人士的來歷呢?其實理由簡單,找稻草人,才能夠保持執政權力。而這個順序關係如下

一、先說精心幕後佈局與支援,內容故作神秘,但並不是神秘,只是找不到理據才表達故作神秘
二、說有幕後勢力,而非民眾自發,這可以避免牽動大眾心理,可以說明一小撮人搞事,減低大眾的對抗感觀
三、外國勢力介入,可以打正民粹旗號,牽動人的國家情意結,將原有運動的價值觀扭曲並轉移到其他事身上,就是為了轉移視線
四、外國勢力可作為對抗外敵,不是內部矛盾,而是敵我矛盾,這種定性更容易牽動群眾情緒,認為有人入侵國家,這便可以製造對立,成功建立稻草人。

稻草人的出現,其實不論是深藍人士、建制人士、特區政府以及中央,都是樂見其成,這是因為大家可以找一個出氣袋,企圖讓運動失焦。

但更重要其實是他們最怕是沒有真正的幕後操盤人,操盤人是群眾的話,才是他們最怕,特別是中共最怕。有線電視昨晚也開始報導大陸民間開始嘗試找中央台以外的新聞來源看香港反送中的新聞。其實中央並不介意香港亂,而是怕香港的亂子會影響到國內的民眾心理和思想,才現在急於進行反制行動。

香港市民成功暫緩送中條例,中央起初表現冷靜,因為只想把事情盡快撲滅,減低反彈,可是中央和特區政府判斷錯誤,使民眾來大極大反彈而不能控制,中共才驚醒今次是擾亂到他們的國家執政能力問題,他們認為香港成功做到民眾的五大訴求,中共的眼中是代表跪低,威權政治訪落一邊,即使被民眾牽著鼻子,倘若香港能,那麼大陸也能,這樣共產黨未來怎樣管治中國呢? 因此共產黨便以打壓手法來解決問題,也是共產黨多年來的老套路,因為疏導方法不願做,不聽人民聲音,唯有用此路,因為深信絕對的執政權力,才能夠管治國家,亦因為這種打壓,香港是特別嚴厲,比起國內更甚,因為香港不可控,國內可控的分別。

稻草人的出現,當局便容易對焦,上至行政長官說「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是亂港亂國,下到建制人士說明外國勢力介入,藍絲說要反擊抗爭人士,打倒美國云云之類的口號,其目的把運動說到有大台,說明要針對的組織。

可惜到現今,這次反送中運動,暫未見到一個真正大台能夠左右到運動的發展,實際有點像電腦網絡的節點、Bitcoin的營運,完全是去中心化,沒有一個中央去統籌,即使連登是俱號召力,看每次抗爭時,在連登有人叫義士離開,但實際情況卻可以是完全相反,就見到沒有一個大台的出現,但可以肯定是卻有一個「平台」提供不同人士進行發展運動的去向。

這次運動相信是現代人類一次新的發展模式,未必是香港人創建,但可以說是香港應用得比較成熟的一次,利用群眾的智慧、科技的應用、以及人民的核心價值,去建立一場運動發展。歷史必然會寫下這一頁,還會寫得非常之深入,因為資訊發達的年代,歷史可以寫得更精準、深和闊。

而群眾可以借去中心化的特性,推演不同的路向,沒有人可以預計出來。所以建制更難掌握,政府倘若還用這種舊手段去對付運動,代價是很大,撕裂會更大,即使有一天所謂打壓成功,再來的時候會更難應付,而運動的伸延亦更漫長。

2019年8月7日星期三

不要被人帶風向

八月五日全港大罷工加上各區示威,早上林鄭與一眾官員出來發表「偉論」,第二日港澳辦又出來搞個吹風會,到今天張曉明、王志民以及一眾建制派人士齊集深圳,他們發表有關講話,以及往後的行動,無非都是嘗試再次把自己的被動角色轉為主導權,引導社會輿論及影響大眾對反送中的觀點,從而重新獲取到執政者對社會的有效管治能力。

從這三次發佈會看,他們不再強調送中條例問題,並且將這個問題淡化,轉而指出示威者的所謂「別有用心」的改變,當局意圖應付這運動的策略。其中一個重點是「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應為這是反國家行為,所以需要壓止。

在反送中運動入面,從69、612、616、721日子到今天不同的遊行集會,「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這句並不是新鮮事,一直有人講,一直有人舉標語,不過可以咁講,起初大家真的沒有把這句成為主流標語或者口號,當初大家都是講撤回,但是往後的時間,大家經歷到政府對反送中的要求視而不見,心感無奈,甚至氣憤,心態便改變,因此「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亦開始變了更多人講,甚至以往只是年輕人講這口號,開始擴展到中年和長者也會叫這個口號。亦因為這樣,中央對這個口號的敏感,當然是由於梁天琦而產生出來,認為這是港獨口號。

姑勿論是港獨和不港獨,這個口號無疑成為現時反送中其中一個最多人講的口號之一,相信也是不爭的事實。

所以中央和特府便針對這個議題去做文章,更認為有利他們在輿論上的優勢。

這時候一些和理非中人開始轉口風,說不要提這些口號來刺激中共。這種政治論平員KOL,相信他們是苦口婆心,並正如劉細良自己說自己這代用舊式思維去想,是未必適合今天的情況。

但其實舊與不舊,新與不新思維,面對今天政局,其實是不要被人帶風向,牽著鼻子走,堅守原則與理念,才是這個運動初心以及能夠得以服人的理念。

林鄭現在已經開始改變策略,不提撤回,反客為主說要搞經濟,穩民心,所以先用口號來做借口,對付這個運動。但係這些政治KOL反而中了人家的計,懶係能夠套入人家的心理,認為口號會阻礙運動的發展。其實林鄭現在正正嘗試同你帶風向,牽著你走。今天當局叫你停「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你就退,就停口號,往後人家又叫停你「真雙普選」,因為認為你是阻礙社會展,唔通你又停。之後你講「堅守法治」,人家又叫你停係因為煽動群眾,唔通你又停呀?

唔係咁咁架麻。不要被對手帶住你走,人家講咩,你一樣唔好理。反客為主,你主動提出什麼行動、策略、口號等等。都是以自己理念為初心就已經足夠。

過往運動失敗,就是因為被人牽著鼻子走,所以節節敗退,終於運動崩盤。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保持隊形,繼續做,有問題,調整策略,而不是退。

口號既野,人地講咩,佢都會話你,但講咩口號,卻可以引領群眾而有所改變和幫助,這才是值得留意。

2019年7月29日星期一

解讀港澳辦新聞發佈會

剛過去的星期日大家開完大片,而今天港澳辦亦開了一個新聞發報會,所以大家都非常之關注,會否出現一些戲劇快變化如有人下台,或者即定性嚴重反革命之後拉人並出解放軍,最後答案全部否定。但發報會雖然好像無野好講,只是重覆以往論述,但是我們要知道幾點,以能夠可以面對問題從而找解決或者對策方案。

這些發佈會,一定有一些陳腔濫調的說話,如一國兩制,依法辦事,堅定支持香港特區政府之類,這些可以不用理,要理是一些平時不講的事情。

一、支持警隊
整個發佈會,最大的主調是支持警隊,發言人多次在不同情況下都說明支持香港警隊維持香港治安,甚至更回答香港警察家人面對壓力等問題。從這些說可以顯示出香港警隊在中央眼中是非常重要並堅定支持,甚至其支持度多過政府。這是因為香港警隊等於香港的軍隊,能夠主導到警隊的話,即係香港的勢力管治便可以由中央去定奪。從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大膽地向佢高十幾二十級的上司張建宗表示抗議,這一刻就知道香港警隊從屬是誰,再者看國家副主席梁先生非常支持香港警隊以及自從張建宗發表道歉論後,大量建制媒體都是對張建宗以予譴責口吻,完全是批鬥,就明白到警隊正式歸順於中聯辦、港澳辦多於香港特區政府。最低級員工受到最高領導批鬥管治人物,一如當年劉少奇被批鬥一樣,當然張建宗不是劉少奇,但是套路是一樣的。此外現時是出現兩個管治,正式開始,一邊行政管治繼續由特區政府負責,但是到實體管治,由西環負責,分治香港。
而且警隊在中央地位會日益提高是不爭事實,而張建宗被批鬥相信會持續一段時間,藍絲唔鬧林鄭,轉移鬧佢。成為了藍絲的稻草人。


二、鄉黑地方勢力獲祝福
發佈會另一重要講話是堅定支持愛國受港人士捍衛香港法治的行動,這舉動和梁振英說「光復元朗」以及中聯辦官員早前向鄉紳支持趕走示威人士,可謂不謀而合。即使TVB記者提問有關元朗黑社會打人一事,港澳辦發言人亦避而不談,走去答警察面對壓力這個九唔搭八問題,這等於元朗黑社會打人一案是會不了了之,而且更說明黑社會可以繼續打人,警鄉黑鐵三角成為港式城管的管治方法。這對於市民來說,是極度不樂觀,而對一些商人來說,更是最不好的營商環境,因為黑社會出現,即是加多一層成本,這意味著產品成本上升,消費者必然會對產品有所保留,對經濟便帶來負面影響。所以常說清廉社會是最好的營商環境就是這個意思,昔日ICAC的優點也是令香港得到成功基石,可惜現在不復返,又重回上世紀六十年代,呂樂時代重臨。

三、沒有外來勢力
在2014年雨傘革命時,中央不時指出有外國勢力把持這運動,當時特首梁先生同樣指有外國勢力介入,今次雖然有說明,但是並不是在發表講話時說出,只是在提問時才說,而且發言人指出是「外國政客」,而不是「外國勢力」,更沒有指明是「外國政府」,意思是想淡化這次反送中運動的定性,認為是內部矛盾,是非敵我矛盾。

四、暫緩解放軍
現階段,解放軍暫時不會出動,始終香港是中國唯一一個的窗口城市,現階段國內任何城市都未能夠取代時,香港作用是資金流轉的功能,對現在的中國是重要的,不能夠用解放軍出動來鎮壓運動,因為到時蝕得最入肉是中央及其一眾國企、相關高官資產,這種連鎖效應,中共暫時仍然按兵不動,等待事態發展。

平心而論,這次發佈會沒有如今天人民日報的蘇曉暉文章如此嚴厲,也沒有如國內過去一個月的媒體評論如俠客島的批評這麼狠毒,至少這次沒有說明有港獨,所以這次發佈會的立場是內部問題,暫沒有說明是港獨和勾結外國勢力。

以上四個論點,相信可以慢慢細讀,然後大家再看如何作出相對應的策略。

2019年7月24日星期三

何君堯是丁蟹那朱凱迪也可以是方展博

反送中運動發展至今,居然引發到政黑勾結的劣質關係,元朗出現香港史上最嚴重的恐佈襲擊事件發生,而何君堯則是這次事件中的主角,而同樣是新界西議員的朱凱迪,昨日與何君堯在港台節討論有關星期日元朗恐佈襲擊一事,在港台節目,何君堯的態度之差劣,相信有目共睹,其無賴手法,有你講無人講,甚至最後拂袖離場實非君子行為,大家一定明白,而朱凱迪則斯文有禮沒有還擊。

從電見畫面,不同人士,就有不同觀感,但有一個觀感是頗肯定,是何君堯壓著對手去發問,步步進迫。他同肢體語言去左右整個討論,一如朱凱迪話,何就似電視劇《大時代》入面的丁蟹。

電視劇《大時代》的丁蟹是一個怪人,成日自以為是,以為自己才是真理,他的說話毫無邏輯、理據可言,不少觀眾看到都會引人髮指。現在何君堯的行為無疑是很像,同樣是橫蠻無理。正因如此朱不想與他糾纏下去,不作回應。等於你同一個丁蟹傾偈,怎會同他能夠鬥贏,因為人無恥是無敵。

那我們看一看電視劇丁蟹的下場和如何收服了他? 電視劇丁蟹的剋星,是方展博,是方進新的兒子。現在朱凱迪就是現實中的方進新,他是有理有據,人人尊敬,但是他的下場卻是被丁蟹打死。我相信朱不想做方進新,那麼要應付如丁蟹的何君堯,那就做方展博,才是你能夠對付到何君堯。

如何對付? 走到今天,做一個政客,仲仍然死守所謂斯文道德,其實是蝕章,因為一方面不能夠還擊對手,另一方面只會流失一些需要政客有說話還擊能力的選民,因為選民是需要有人站出來為他們發聲,而不是要個書生。當然朱凱迪一定要練自身的口才,但是口才不足,也要有肢體上,口吻上的氣魄,人家同你耍無賴,其實你可以比他更絕便可。要參考價值,黃毓民便是你今天的參考對像。朱可能沒有毓民如此高的口辯才和出口成文,但是一些口號,一些標題語句,你卻一定要識應用。

「你根本就是政黑勾結,你唔好唔認。」
「你做咩行咁埋,行開少少,無人認同一個政黑勾結人物。」
「現在黑社會橫行,你咩都唔理扮無野,你有冇咁無恥呀。」

要使用最絕對說話,這些口號,一定要強調說,一直說,一直講,可以重覆,還要不斷重覆,因為他是一個無賴,他最怕就是有人橫蠻得過佢。

現在就是鬥需一些低級手法,去阻止這些人來佔你便宜,當他不能夠佔你便宜,他便會退縮,當他退縮,你就可以再用你想說的理據再反擊他,而不會被他左右和引導到。

朱凱迪,做返一個方展博啦!!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