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3日星期五

替葉劉不值

林鄭奶媽上場,披甲上陣打特首選戰,當然有人喜歡有人愁,因為林鄭去馬等於有人要落馬和中箭。林鄭去到一月才出來表明心跡,當然是因為梁先生不能連任有關,還記得當時梁先生未被DQ想連任時係威係勢時,林鄭一些場合斯人獨憔悴,去意甚甚,現在形勢逆轉,甚至連梁先生都要變相死死地氣支持,中聯辦變陣,原本是要賣梁粉改賣奶粉。

當中過程有人實在非常之失望和替她不值,就是立會議員葉劉淑儀,她替建制派打頭陣去馬選特首,造勢會有鍾逸傑站台,這時林鄭還沒有說什麼,她一早開路,但原來只是個陷阱,開路給林鄭。

換轉葉劉角度,心想林鄭何德何能,當年我做保安局局長,你也只是一介署長,局長都未到,當年我已一頂十去闖二十三條,雖然二十三條未能通過,我要黯然退去到美國讀書,但是我臨別時有中聯辦替我餞行,可見我地位崇高,還有我受到選民洗禮,政府要出什麼政策我一一護航,力頂到底,即使你妹妹在政改方案時我都撐你,等埋發叔一役我上電台哭過痛過,可見我對忠君愛國,忠於黨服於黨,九月立會勝出我什麼都不去,第一時間去中聯辦謝票,就是以表我忠誠,這些那些,都顯示我是沒有二心,所以我去選特首,沒有怕別人笑我太瘋癲。

但原來我出來只是替人家作嫁衣裳,還要只是開路做箭把,做炮灰? 人家說你好打得? 多年來好打得其實只是好夠面皮,好毒得,這些技倆,我葉劉不是同樣可以做到嗎? 我只是沒有你這麼門面,你懂扮溫柔,但我真我個性,做政客就是要我這種真我個性呀,不似你扮好人的偽淑女呢。

葉劉是否知不知道中聯辦正在給蕉皮過她,現在林鄭一出,行情更加看淡,兩人票源重叠,明顯中聯辦先放葉劉是讓外界集中火力對付她,從而讓真正屬意的人上場(Plan A是梁,Plan B變林鄭),然後真正屬意人上場時,輿論的壓力便可以減低,葉劉便是當中的一隻棋子,可謂是這場特首選戰中的替死鬼。

林鄭是中聯辦的Plan B沒有懸念,但是對於港人來說其實一樣是ABC,葉劉這樣無疑是被人利用多於重用。這便是祝福所帶來的嚴重缺點,就是為了找被祝福、受欽點,換來是受到操控,沒有意志,隨主子任指揮,失了自己真正的獨特理念,其實和行屍是沒有分別。

這是林鄭與葉劉的悲劇,也是港人的悲劇。

2017年1月12日星期四

林鄭有批左膠支持

林鄭去馬選特首已經是不爭的事實,現在情況是兩位司長都將出選,可謂非常之詭異。

當大家認為林鄭勝算不高時,但是連梁先生當時以為自己可以爭取連任但最後被DQ時,如此預料不到的政治謀算,大家都很難去推斷誰可成為下一任特首,即使曾司長被握手,大家都以為形勢有利,但到成個月都未被批準走人,即使他民望高,也是世事難料,而且香港人有一種心態是選特首並不是選自己覺得認為好的,而是估邊個會贏,這種賭馬式心態,一直是多年特首選舉中出現。

特首選舉一直都是畸型的選舉。

現在唯有是看看林鄭的選票票源。

林鄭是政務司司長,曾任社署署長,理論上熟社福之事,在這個地盤上,她有一定的支持。建制派中,今天各黨仍未支持誰及表態,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最高領導人未有說什麼聲音,所以大家按兵不動,上錯船不是怕選錯,而是怕日後會否被清算才是重點。因為建制派上的票,暫時可以不理,因為你計不到。

那便看看泛民當中的票,選委會裡面有三百多票是泛民,是可以左右大局,當中有不同的專業界別、政黨、政治理念,當然大眾認為泛民不會支持林鄭的,因為不會要一個689路線的繼任人,但是不要忘記泛民是一盤散沙,沒有共同政治倫理理念,而且很天真,看看上一次選舉,泛民中人不泛有人是支持梁先生的。所以有人支持林鄭,其實一點也不出奇。

特別是左膠理念上腦的一群,林鄭拋出關懷社會,然後說包容各界,以女人仔角色形象打選戰,這種手法,是有人受落,當年梁先生便是什麼一支筆,一張櫈就扮到自己基層出身對打一個含金匙出世的富家子就勝了一仗。這次林鄭其實可以照樣用這些所謂的扮悲情造做矯情手法去選一樣打動到一些膚淺人士,就是那些大愛左膠。

現在寫得出這篇文就是要提醒那些選委,有人用這種手法的話,請用一用個腦去想想,仍然受落的話,真是傻的嗎?

但最怕是真是有人受這一套。

她強硬拆皇后碼頭、政改毫無退讓、故宮硬上馬,其實這些都是民生事,失民心,理應左膠是恨之,但是左膠就是無知,然後說不要讓商家上場,所以要個無商家支持的,林鄭「可能」冇,便選她罷。但從來沒有想過她的背後金主是延續梁先生的一脈,即是陳啟宗那班人,怎會沒有金主呢?林鄭時常扮到自己與商人遠離,其實說真的做官三十年,還要做過發展局局長,怎會沒有商家人脈呢。但是左膠卻會懶理這些事實,而只看部份,不看全局。

很多時左膠禍港,不無道理。

2017年1月11日星期三

只要450萬港元就看出一個滑頭與奴性的政務司司長

香港文化故宮博物館問題不斷湧現,當中有不少問題使市民深感疑問,如為何沒有諮詢便決定上馬,為何直接找嚴迅奇起博物館而沒有公開招標等等,都成為不少疑問。昨日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做了一個發佈會,當中更揭露了一些細節,這些細節可見她是一個滑頭與奴姓的政務司司長,是港人的不幸。

林鄭表示與故宮討論起香港分館時是需要保密,但也要做一些前期工作,當中就是要找嚴迅奇做一個前期研究設計,而這個費用是450萬港元,由於不超過五百萬元,所以沒有向西九董事局討論,直接批核,林鄭是該局主席,自然批啦。

如果你是有做過政府工作的人,你一定會聽過出Tender標書這個名詞,這是政府為了公平原則,當一些大型項目或者選購產品服務時,是需要出一份標書,邀請供應商投標,然後再透過競投,最後選出獲標者。一些政府部門,為了不想每每都要出Tender的情況下,避免麻煩,便會以特意購入比Tender的要求較低的價格購買服務或產品,而政府亦會有一份供應list選擇,但是就不用投標,可以直接選擇。

現在林鄭便是用這一招,為了避過董事局,便用450萬港元找嚴迅奇,這便是典型走滑頭公務員心態,她就是不想給人知,又要做到要求,就用這手法。無疑這方法是沒有超出現行的條例,但卻是有違大眾認為公平原則。

而且最後另一問題是已經決定找嚴迅奇做建築,意即日後的設計費用會有著落,那麼450萬對於嚴迅奇不是一個什麼數目,因為未來的設計費可以更多,蝕頭賺尾是做生意的策略。

但是從這個角度看,是否有利益輸送之嫌呢?

這已經不只是滑頭的問題了。

林鄭時常說自已做了三十年公務員,所以很清楚程序,她真的很清楚程序如何走精面,走漏洞,作為一個公務員的陰招典範。

無疑是對公務員的形象嚴重地大打折扣。

林鄭又說起故宮是故宮方面提出先,嘩,她如獲至寶,就答應了。從她當日說說要保密是為了避免中央尷尬就說明她是如此奴性嚴重,奉主子為上,沒有看到港人的需要,不理人民想法就主動取悅上層,這種奴性在今天香港政壇出現已久,連政府及公務員體系也腐入骨髓。

當一個社會領袖既滑頭和奴性又重,著重上司、奉迎向上,懶理市民意願,走精面,也曾經是所謂三十年生涯公務員而只是這種職業道德標準,是港人之福嗎?

2017年1月10日星期二

香港地要人和才能政通

傳統上「政通人和」這四個字是很順口,也是至理名言,此成語是出自於范仲淹《岳陽樓記》:「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廢俱興。」這種華夏智慧長年是教人如何處世,如何做人,如何治國。不過時移世易,在今天的香港甚至在中國大陸,其實是需要倒轉,是要人和才能政通,頗為諷刺。

回歸前的港英年代,不少人都懷緬當年港英為何可以管治得如此順暢,真正達到政通人和。一些民族主義當然會說又是英犬只懂向外人聽聽話話,不敢反抗,到了自家人管治就事事執著云云。如果用這種眼光看百年英國管治香港技巧就相當幼稚膚淺。因為當年港人也曾經極力反抗,六七就不是當年共產黨的事情嗎?但當時人人生怕,走夾唔抖,也是第一次港人移民潮出現。

但說到底,港英成功管治讓香港起飛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後期開始,廉政公署成立、歷任港督包括麥理浩、尤德、衛奕信等人都集中處理民生社會問題,到了彭定康年代則以問責政府方針,建立了這種基礎,也成為良好的港英政府體制留給了特區政府(不過只要過去五年就給了一個人敗了成個香港政府份身家名聲),港英時代當中當然有政策傾斜,如特別關照英資集團,孤立中資公司,但是當時的政治環境,確實會行這路,但是關鍵是當時英資公司和港英政府也不會用盡政策所提供的利益,也會留一線,日後好相見的態度。

政通人和其實是需要在一個有政治道德觀的社會下才能實行,但是今天香港的管治體制模式下,是不可能會有政治道德出現,貪腐、用人唯親、鬥跨鬥臭的政策下,怎可能會認為有良好的政治道德呢?

今天的環境下,看看中資中國海外地產的啟德一號連垃圾房都要賣的用盡政策時,有人說不想中央尷尬就跳過諮詢失去了程序公義守則基礎時,便知道社會早已改變。還可以用政通人和的理念來管治香港嗎?現在是政倒人敗。

過去五年明顯不能夠政通人和,因為港府的政策機關算盡對港人時,港人又怎會願意跟你人和呢?即使心態是好事也因為前科可鑑的經驗值下,也不願意跟你人和。近日故宮文化博物館一事便是典型例子。

由於政策失利,以及現行政府心態是政策嚴重傾斜對特定人士時,所以這早已沒有人和基礎因素,所以唯有倒轉要人和才可政通。無疑這種是倒行逆施之法,但是今天現實的香港社會卻正正是這樣。

如何人和其實很簡單,給予一個港人認為你每事真正的公平而不私心,中共高層倘若真正想香港繼續成為中共的對外窗口資金轉運港,那麼人事處理便順應人民的心態便成,必然簡單。因為港人一向以來都是易騙和典型見好即收的心態,因為港人生一直生在一個沒有主導權話事的社會下,知道那種位置,那種利益定位,倘若中共能夠給了一張好牌,人和達成,到時政通就簡單不過。

2017年1月9日星期一

拉夫桑賈尼離逝對伊朗政局影響


曾任伊朗總統以及屬於伊朗中的改革派的拉夫桑賈尼離逝,終年八十二歲,他的離逝對於伊朗政局有何影響呢?至今或者難以推斷,不過對於改革派當中失了一位重量級人馬,無疑是一大打擊。

拉夫桑賈尼曾在1989年到1997年做了八年伊朗總統,曾經把伊朗的經濟谷底反彈,願意改革伊朗經濟,但同時間亦被指他在任時嚴重貪污,所以被保守派拉下馬。不過他在伊朗政壇影響力一直未有消減,在多次選舉中,都站在舉足輕重的位置,而他多年的政敵,便是現時伊朗精神領袖哈梅內伊。

拉夫桑賈尼的貪污行為主要是他在位期間與石油業關係密切,指從中獲取大量財富,所以保守派視之為嚴重罪行,也成為政敵把柄及痛腳,他一直與哈梅內伊不合得來是眾所周知之事。事關一山不能藏二虎,當年哈梅內伊退任總統,便接任霍梅尼成為伊朗精神領袖,亦因為能夠俱有至高主事伊朗的位置,反而拉只是總統之位,未能真正絕對的抗衡。

拉夫桑賈尼在位八年總統,直到1997年卸任,及後在2005年再戰伊朗總統,但是卻不敵當時德黑蘭市長艾哈邁迪內賈德,因為艾哈邁迪內賈德正正以打中拉夫桑賈尼的要害,貪污,而內賈德則標榜當時自己的清廉形象以及出身窮人家庭,而拉則是富農後代。

不過近年拉夫桑賈尼則與伊朗的改革派合作,並且一直推動伊朗與西方國家的關係正常化,包括與國際六方達成的於去年初生效的核協議,亦是現任總統魯哈尼的盟友。

所以西方國家普遍贊揚拉夫桑賈尼的政績,他臨終時是伊朗國家利益委員會主席,俱有很大的實權,視為監宗政府運作的角色,影響力頗大,所以他一去,無疑會對伊朗政局有所影響,當中包括今年稍後的總統大選,魯哈尼能否連任,沒有拉夫桑賈尼支持,是會有些困難,便增加變數,至少不會順風。

不過從去年伊朗國會選舉改革派獲勝的結果,代表著人民的意向時,以及近年伊朗開放政策改善了該國的經濟環境以及社會情況下,相信魯哈尼有望連任。

伸延閱讀
伊朗前總統拉夫桑賈尼去世 終年82歲
涉嫌貪污挪威石油總裁辭職

2017年1月5日星期四

陳淑莊要好好追問故宮文化博物館事態發展

一些政治文章之廢,是在於為討好某類集團以及既得利益者,而無視邏輯,剛剛網上看見年輕某省政協港澳台僑委員的文章,說陳淑莊追擊故宮文化博物館是為了延續其政治生涯,看了只能說句「當堂嚇一跳,然後得啖笑」。

作為一個立法會議員,對社會議題自然是需要提問以及進行質詢,難道什麼不做做一個廢柴政協?只是得閒坐下個大會堂就叫交功課?

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是否上馬首先是需要中港雙方的同意和合作,並不是政府說做就做,林鄭的問題是自以為是,為了搏取主子的喜歡爭取功績,快快上馬,不考慮港人的想法,只說她認為港人會喜歡,這種自我的心理投射就是她所謂的「官到無求膽自大」典型案例。

反之陳淑莊一直追問查詢有關博物館是負責任的做法,倘若她不做,然後跟大家說「我認為港人一樣喜歡」,你會認為大家收貨嗎?不是會說「比咁多人工一個廢物」云云,她的職能就是提問和質詢。

無端端塊地就咁起左個博物館,事前港人從來不知,你估聖誕禮物拆出來會有驚喜呀?塊地是珍貴香港資源,不是話起就起,建什麼就建什麼,都要有一個廣泛的資詢、討論、合作,為什麼要這麼久?正正是因為不想做了出來成了一個大白象工程,到頭來兩邊也不討好,一個館沒有人去、浪費,間接使香港形象降低,也使中共受侮,其實都是為上面不失面子,不是留難任何人。

但反觀林鄭這種短視心態,以取主子一時的高興,就隨時影響了香港和中國未來的形象,今天林鄭好像拿了很好的Credit,你就著數,但是最後是港人和中央埋單,誰可以揹起這個重鑊?今天的政治人,只看眼前利益,從不看整體出發。諮詢各方能夠平衡各方,推行得到上馬當然有利,但是倘若不能也不會使大家尷尬,這正是一個自由先進社會應要做的地方,光明正大,不會偷雞摸底。

因為群情洶湧,林鄭又急急說會諮詢六週,當中包括設計及整體內容,相信那位政協委員寫這文時還未知政府又出來嘗試拆彈,所以委員才要急急寫一些所謂的護駕文章,好讓能夠向他的上線有所交待。

不過這次諮詢也不見得是真正的諮詢,依然是強制性上馬,只是包裝下的假諮詢,但個option是沒有「冇得唔起」比你選擇,可見又是霸皇硬上弓。

事實上林鄭在這次硬推博物館其實已經嚴重損害西九管理局的聲譽,因為她說她曾經向資深董事局成員討論過並獲得贊成所以便去馬,但是明顯這只是非正式的討論,只是暗黑摸底,其他成員仍然蒙在鼓裡,這對於一個三十五億元的龐大計劃,以及影響整個西九文化以及長遠香港文化發展的後果,從來都讓港人成為一個局外人。

香港過去五年之所以失敗,被外人認為失色,並不是什麼沒有發展新基建,沒有新的硬件之類,而是軟件嚴重倒退,當中很大程度上失去了昔日的制度化,事事匆匆上馬,但最後又常甩轆,便讓人感到港府在行政措施無能,昔日專業的廉潔、制度化和俱效率的政府管治,變了人治。一時之快可能是好像很靈活變通,但是長遠就是因為沒有制度的框架下,不能夠健康持續發展,因為每每跳過制度時,一有新的計劃又重頭再來,這種惡性循環,便無法進步。

利申,本人並不贊成興建,因為香港文化根基就不是這種中國傳統,而故宮真正的重點並不是其化物,而是其建築群,真正驚世的故宮文物卻在台北,所以兩者都不達標下,為什麼要做一個A貨再A貨的山寨博物館呢?

P.S.那位委員說成龍送的十二生肖獸首,台北故宮拆除是合理做法,因為這些複製品,只是電影的宣傳道具,要來把鬼咩!!

2017年1月4日星期三

《觸得到的故宮》教你如何貶低中央

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將建,所以政府為了推廣這個回歸二十年「最大禮物」,亦搞了一個「故宮全接觸」計劃來推廣,當中康文署找來無線電視製作一個介紹故宮的節目叫《觸得到的故宮》來作先導推廣。從一政府角度而言,要上馬自然是要做推廣,是合理,是正常,不過當看到製作的粗疏、市場推廣的低俗,定位錯配的《觸得到的故宮》時,你便真心覺得香港真的不需要有一個故宮文化博物館,因為香港政府沒有資格去做。

先從定位講起,明顯地政府想搞這個博物館,除了是討主子歡心,什麼愛國教育外,也有一種長遠佈局,就是一南一北的故宮博物館,全中國除了北京只有香港會有,這種心態是有野心的佈局,所以如果當局真的是想要這種心態去搞,那就視野就應該是放在最高點,意即這個博物的定位是國際性、高檔形式的,那麼先聲奪人的節目必然是需要重頭戲,才能夠捕捉到社會的關注以及國際認同,但這個《觸得到的故宮》明顯不是。

先是找三位蛋散做主持,分別是《明珠生活》主持人Jason、《東張西望》的陳貝兒以及《三日兩夜》的朱智賢。當你見到這個陣容,你只能嘆句,香港無人?Come On!!當這個節目是講飲講食所以找Jason?你當娛樂新聞又找木村訪問所以找陳貝兒?你當個個是毒L睇胸所以找朱智賢?昨晚那集《東張西望》強調三個鬼仔鬼妹做主持,真心搞亂檔,你搵個沒有資歷去介紹一個五千年歷史文化瑰寶故宮?有沒有尊重過中國文化?如果這個是ViuTV拍,肯肯定一班幫港出聲人大鬧話做咩搵黃皮白心人去做節目(老實講真心唔覺陳貝兒同朱智賢是鬼妹仔,聽把聲同平時做節目都是典型港女,唔係去外國讀書就一定是鬼妹仔先得,唔好咁思想落後,仲有不要那麼崇洋)。

找主持是非常重要,因為是可以讓這個節目的格調提升,現在找這些三四線主持,你便知道這個節目是三四線不會有人睇,再推落去就是這個故宮同將來西九那個博物館都只會是三四線,一個山寨到尾的「展場」,博物館都說不上。

昔日《每日一字》都會找一個林佐瀚來坐陣,研究廣府話都叫找個何文匯來頂上,連《大國堀起》的自high節目都找來狄娜做主持,即使你不用找專業人士做牌頭,也應該要找個在香港能夠有點說服力的主持,找Do姐可以嗎?然後再配上丁新豹,以丁先生的博物館專業配上Do姐的主持專業便讓整個節目來得有格局,而不是平時那些過場的政府宣傳片,但明顯地康文署真的是當這次平時那些如沙田共融樂繽紛之類的節目來辦,毫無想過。

還有製作,倘若看過一些片頭便知道是流到不堪,再次落入台慶節目《天與地》死症,那些鏡頭粗疏,沒有剪接,簡陋,如果有看《故宮100》的話,你便知道什麼叫做專業的人文節目紀錄片。這次康文署和無線當這節目定位為一個普通的綜藝節目看待。

成本380萬,只有四集,可以看見食水有多深。

其實認真拍,貴一些也不要緊,因為是頭炮,但現在明顯草率、趕拍的成果將會出現,一開始便只會感到只是一個普通的政府項目,並不是什麼鴻圖大計。能夠用三十五億興建,但是今天的宣傳卻完全感覺不到有三十五億的級數的宣傳,因為連一個電視宣傳節目都可以這樣簡陋。

至於節目叫《觸得到的故宮》又是無線典型食字節目名,我不期望你有點創意的電視節目名,不會如隔鄰台叫《404不存在的國度》,因為生怕太過抽象不能夠讓大眾理解,但亦最好不要用這些老土的食字名罷,其實正正經經叫《故宮行》、《導賞故宮》,甚至只叫《故宮》也可以,正如故宮如此大,你真的一定要行和專業導賞才能夠清楚當中歷史故事,可惜今天的康文署只是交差,無線就只是想食水慳皮賺盡,政府高官就只是領功才會得出這種不倫不類的節目來。

至於如此趕快要在一月推出,而不是慢工出細貨,明眼人都看到是有人想做選舉工程下的一項政治政績給人看,所以趕快上馬,但是這個政績,真的很丟臉。完全貶低了故宮的格局,毫不尊重故宮本身,一個世界文化遺產,給你弄污,一個三十五億的天價項目,一開始的宣傳給你毀掉,以為是政績,其實是劣績。

其實是讓中央冇面,因為這種製作,真的不能上大台,不過卻在大台播,是何等諷刺。

伸延閱讀
《觸得到的故宮》周六播出
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副署長出席「故宮全接觸」計劃及《觸得到的故宮》電視節目傳媒簡報會致辭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