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0日星期日

政治犯

你身邊總有這類人

其實好怕有些人,但總有一個係左緊。
一、話好愛國家,然後拿著外國護照,得閒就話返自已美加澳紐屋企好開心
二、成日叫人去認識自已國家,但原來從來都冇返去過自已的國家
三、成日話愛國,但唔去自己地方但就成日去歐美日旅行,話自己包容,但自己屋企附近有自由行卻反對嘈生晒
四、平時好喜歡讚國家,但當每逢六四、中國政治異見人士、李波出事,總係好似失蹤咁,一粒聲都唔出
五、聲稱中立,但其實只是將別人的理據提出,但又沒有把自己的理據作支持
六、唔願意說自己是保守建制,但其實行為言論就明顯不過,但話自已中立沒有什麼真正站在那一方
七、建制不恐佈,扮中立才是最恐佈
八、常說討厭政治,以為就是好看透世情一樣。

其實仲有好多、數之不盡,這些人虛偽是最討厭,令人非常嘔心。

2017年8月18日星期五

時間不再站在年輕人一邊

上星期和上海一位朋友閒談,他年約剛三十多,其實正是屬於盛年,在上海從事貿易工作,在當地有樓有份不錯的工作,生活安定,屬於中產階層,當然也不是富豪到可以移民海外,但喜歡旅行,因為他說今天的上海不再是他認識的上海,甚至覺得中國也不再是他喜歡的地方,所以一有假期就喜歡出走,不想留在當地,反而喜歡到日本。他不是那些五毛,不是開口說忠於黨,但是也不是一定反對政權,他說不少上海人,跟他都會有同樣的感覺,上海已經變得太多,甚至國家變得太多,而變卻是壞方面,可是他沒有能力改變,只能默默忍受著這些改變,他說連AB網站(兩個大陸著名的影片媒體網站)都要管時,是不是在倒退呢?理論上他還是當紮年紀,還年輕,在中國有發展的空間的話,理應可以很熱血,但是他卻有點只為生活和逃離的生活空間。

這種生活態度,近年發覺不少中國的朋友都有類似,他們都屬年輕力壯,是當打的年紀,但是從他們的態度便感到對社會即使有不滿,但也無奈,甚至默不作聲,只圍在自己的生活圈中。

我說香港情況其實也一樣,一樣在倒退中。

年輕人,還會有明天嗎?

很多時一些政治領袖或者評論員常說,跟一個政權對抗時,年輕人有的是一種最好的優勢,就是鬥長命,因為時間是站在年輕人一邊,這個立論從邏輯上好像很有道理,因為年輕人永遠都是年輕,時間一定比人多,意即政權也不可能永遠走下去。所以年輕人總是會有一天勝利。

但事實上並不如是,年輕人一早被時間所奪去,政權會用任何方法打壓,最後賠上了年輕人的一輩子,往後的年輕人也賠上,因為再沒有人可以抗爭到底。

由旺角事件到今天雙學三子入獄,在牢的人全是年輕一輩,他們用上了自己的最寶貴的資產,青春去同香港一起,卻換來重判、律政司上訴,政權所謂的大和解從來都不會發生,只是假惺惺,要你在萌芽時期,不惜任何代價,都要把抗爭者入獄,因為只有這種行徑才可以讓政權繼續執政。這一代年輕人的歲月就此被政權吞末,他們的理想、希望、期盼都一一落空,換來的只有政治打壓。

換著你是十歲八歲的父母,看了這些新聞,都會怎樣想?仲想學羅冠聰嗎?你是今天蔡若蓮的教局同事,上司是這樣,如何推行你的教育理念?還會有真理所在?她也說句劉曉波也不應在國教課程內之時,下屬們怎樣做?你不怕飯碗不保,也會怕你說句「奪」字也變得很暴力,這種大氣壓氛圍之下,怎會有一個真正理直氣壯俱良心道德的教育理念出台給下一代呢?

自然要做一個服從不抗不問世事不理公義的羔羊。

那麼下一代在這種學習環境下,時間自然不會站在年輕人身上,而是站在執政者的權杖手中,如何引導下一代,要怎樣的下一代,都可以在他們股掌之中,那又怎會有年輕人和時間並肩,時不與我。

今天的香港、中國其實都是一樣,正在消磨著年輕一輩,磨滅年輕一輩的鬥志,只要服從的心態才能留下來,你不會有生活,只會有機會生存,就是年輕人的寫照。

2017年8月14日星期一

《Girls' Talk》突出港女喜感

TVB J2的《姊妹淘》感覺是很港女,一班八婆格去sell一些港女產品,當然這市場頗受歡迎,否則不會可以做了這麼多年還可以繼續下去,但是主持的對話、談吐和節目的款式是很港女負面格局,真心想問,港女一定是只有扮靚的嗎?

同樣地是sell港女style的《Girls' Talk》反而來得一定喜感,當中無可否認是含有一種港式女士們的態度,但是這些主持在表現上,即使俱有港格但仍然是有真實還帶有一點喜劇感覺,而節目的主題也不只是單一模式,至少多於一些偽文青感觀,內容多元化,從港女教化上,可以為港女增值一下先。

《Girls' Talk》其實一樣是一班女士圍埋一齊做的以女性做主打的節目,但是內容每日都有不同的主題,這才是讓一個節目多頁化而不會單調,包括《扮靚錦囊》、《愛情開箱》、《Cooking Girls》、《豁出去漫遊》、《呃Like派出所》。其中《扮靚錦囊》和《豁出去漫遊》是幾好笑和屬於新內容。前者雖然是屬於一些典型扮靚貼士,但是主持的對答、扮靚技巧是貼地和更有一種真實入屋感觀,而《豁出去漫遊》是屬於一種為港女作出正面表述的節目,因為所找的嘉賓同樣是香港女士,但絕不是心目中的港女,因為她們都是出走外地,不只日韓台之類,而是一些偏門旅遊地方,即使是男士,也覺得「有野學」。

事實上這個《Girls' Talk》成功很大程度上是這些主持的風格,各自的主持的性格也鮮明,有的是賣可愛、霸氣、搞笑、天真或者領導做主持角色等等,各有其功能和營造氣氛,更重要是這些主持除了是新鮮外,年紀和她的對答也不會過於「扮野」,即使平時雜誌上只見會有性感照的羅彩玲,在節目上的談吐,其實也並不反感,反而增加對她的好感,主持做回自己,也是這個節目的成功處,另外配搭上加了一位外藉男士Artem Ansheles,也是一個神來之筆,他既可以透過不正確的廣東話帶來喜劇效果外,還透過男士眼光以及女主持對他的照顧增加了節目的娛樂性。

一個十五分鐘的時段也是不錯的結構,因為過長的話,內容可能變得沉悶而缺乏驚喜,反之簡短的時間在感觀上認為節目內容豐富。

作為一個港女的綜藝節目,是不錯和討人歡喜,至少一名麻甩佬唔會覺得佢地過於港女八婆,最多她們的那種港女對話視之為平常的Girls' Talk而不感到討厭,一些對話還感覺頗有喜劇效果。

2017年8月11日星期五

呂麗紅與陳章萍看教育的兩極文化

近日香港教育界最多人討論除了蔡若蓮外,當然是興德學校的陳章萍校長的惡行,前者在有關國教的討論觀點難以明瞭以及感到極左心態和偏頗,後者就見到今天教育者如何利用權力來獲取私利以及非法行為,這些教育工作者對本港未來都是有壞的影響。

這刻我想起呂麗紅校長,教育工作者是應該怎樣呢? 一定要染紅嗎?一定要私利忘義嗎?

認識呂校長並不是在電影《五個小孩的校長》才知道,而是透過一個港台節目上認識,香港這個充滿功利主義的社會,還有這樣真正為教育著想的人,每次看她的經歷,都深受感動,佩服她的毅力,今天少有。

但是陳章萍這類人物,其實橫看今天社會,其實多不勝數,「影子學生」這種情況其實一直存在,因為很多學校生怕殺校,所以便出現了這種情況,而殺校理由是教局的政策,不推行小班教學,學生不達到一定數量,自然就要被淘汰走,這樣便會有學校走一些偏門方法來保學校,校長作為一校之長自然是帶領者,也是在做影子學生的推手,在其他老師眼中,大家都是打分工時,可能飯碗不保的情況下,便自然會與校長一同合作,因為大家都是坐同一條船,倘若不夠學生,大家會被殺校或者縮班,教席不保,生計成問題,這個理由也使為何該校有這種情況但從沒有提出質疑或者揭發,但是這校長卻不懂什麼叫做同坐一條船也要同一種同理心態,反之以為成功保校就可以為所欲為,打壓老師對學生不公等行為,自然最後導致今天有人爆大鑊之事情,倘若這校長是醒目的話,或者沒有取盡權力欲,大家好好地,「影子學生」這鑊是不會浮上面。

陳章萍的情況,其實是套用今天社會也不覺得感到驚奇,同流合污屢見不鮮,只是關鍵在於是否有感到自身的利益被剝奪,然後作出反抗,這種下流行為其實一直存在,甚至變本加厲,只不過今天一些人仍然一起擁有較大的利益而同坐一船上,所以還沒有籠裡雞作反,要等有人籠裡取盡甚至取別人之利益,就會有大爆發的一天。

呂麗紅與陳章萍可謂今天香港教育界的一個範例,前者可以視之為一個學習對像,後者則可視為反面教材,至於蔡若蓮,一個在功能組別敗了而可以再出任官員的情況,相信只會有今天香港獨特的政治環境下才見到(你會說美國高官都有這種情況,希拉利便是一例,但人家的反對派來作出一種互相包容的政策,但是蔡若蓮的政治取態是對家嗎?明顯不是,那麼只有一個簡單答案,就是政治酬庸)。

香港可否多些呂麗紅,少幾個蔡若蓮和陳章萍,就真的天下太平。

2017年8月1日星期二

從MC Jin翻紅看到港人的跟紅頂白性格

近日有人久不久會說句「有沒有Freestyle呀?」又或者「Yo Yo」之類,然後網媒播著MC Jin在旺角鬧市的Po,之後大家便瘋傳大叫MC Jin好正呀。

想問下MC Jin其實一路都好正,唔係依家先知呀?

係呀,依家先知,因為MC Jin上左大陸音樂綜藝節目「中國有嘻哈」戴著面具唱rap,然後爆紅左。

但港人就取笑話「一望就知係MC Jin啦,扮咩野呀。」中國節目又造假。

喂喂,係呀,依家人地擺明就係一個編排好的娛樂節目,有預定劇本,連嘉賓的對白都係設定左,但依家因為MC Jin在人家個節目一下Rap,就彈起來,爆紅,但更好笑的因為MC Jin這次回到大陸做節目,又紅返來香港。而不少香港民眾又突然大捧他,大叫他Rap得好之類。

其實MC Jin一早就Rap得很好,好有勁,記得當年在Youtube同外國人Battle時,不知幾勁,嬴了不少黑人Rapper,是有實力的,他回到香港發展,但換來的是只做TVB的綜藝節目《兄弟幫》,做TVB劇集二線角色《潛行狙擊》、《雷霆掃毒》,但他在港推的唱片卻未成功,其實他與陳奐仁的《買一送一》其實很好,但是換來什麼呢?

只會說MC Jin Rap得幾好呀,就係咁多。

香港人對音樂的種類一直都是窄頻,從來都不是寬頻速度,仲係14.4K的時代,香港歌手種類單一,你說市場細,倒不如港人不大接受新事物,特別是在音樂方面,來來去去都是愛情主題,近年更死是大部份都是慢歌,多一點其他類型就歸做小眾非主流,跳舞曲種或者多一點節奏強勁歌曲是少數。那麼要有MC Jin的Rap就更難入屋。

不過現在人家紅了,港人的跟風心態又來了,一方面笑人大陸造假,港人不懂珍惜MC Jin的才華,使他無心戀戰回美國,現在人家紅又說好野。

香港其實沒有什麼獅子山精神,有的是跟紅頂白,見風駛艃,只追潮流,沒有自我,這才是香港人。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