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7日星期日

倘若昂山素姬在中國的話

按我分享

她未必在其有生之年可以到挪威首都奧斯陸領取她的諾貝爾和平獎。

這是因為她所面對的政權和人民的差異。

以下所寫的文章很可能不中聽。

緬甸軍政府軟禁昂山素姬多年,長期是與世隔絕,老實說,作為正常人,相信未必可以容易地捱過這些痛苦的日子,兒子不能見、丈夫過世也不能奔喪。只能住在屋內被長期地監視,這種生活,正常人很快已投降放棄,但是她的堅忍及其無比毅力,戰勝了黑暗面,公義彰顯。

與此同時,她的背後有很大的原動力,那就是長期的緬甸人的精神上支持。這種支持是促使她可以有長期作戰面對不公義軍方的壓力,使她捱過這些艱苦歲月。軍方面對這種龐大群眾、國際社會壓力,即使對她如此眼中釘,她都不敢動她分亳,而且更不會做「過份」的事情。

但她在中國呢?

李旺陽坐牢二十多年,盲、聾,身體殘缺。甚至不是軟禁,而是住在牢中,他所住的牢不是正常人住。但他卻以無比的毅力,比任何人都可以更堅忍捱過二十年,但出來卻「突然自殺」。

背後他沒有龐大的群眾支持,他是一名無名英雄,群眾成為一種失聲的一群,每人生怕自己都成為另一位李旺陽無故一囚二十年,比轉是你?你會走出來嗎?現在身處香港,我們可以上街是因為還有這種法治精神,社會倘存有點公義。但在國內呢?這種無形壓力是執政者無恥給予人民,要人民成為啞巴,成為弱聽,不聞不問,只能見神舟上天空,不讓見一人枉死於獄中。

慢慢地我們變得麻木,變得自私,變得自利,甚至為救自保可說扭曲真義,要為當權者說項脫開,不是當權者問題,只是下屬的揣摩錯意,下屬又找借口,是無關要旨理由的莫需有,互推責任又不了了之。抽水的無恥之徒自然走出來說已為死者討回公道,事件平息了事。人們慢慢淡忘,李又在歷史中遺忘他的堅忍。

自私、自利成為我們的一種病毒,更是當權者看中我們的弱點。沒有群眾所帶來的壓力,執政者便可以為所欲為,劉曉波可以坐多久有多久,五毛黨不斷說話,旁人不斷盲目心智。

這就是我們的國度。

幸好昂山素姬還在緬甸軟禁,倘若在中國,一早就什麼都沒有了。

柏楊的警世中國人話語,的確刺中了我們的陰暗面。

伸延閱讀
昂山素季諾獎感言:緬甸未被遺忘

3 則留言:

  1. 這是因為"醜陋的中國人"中所說的特性。但我更覺得是因為"自私的基因"中所說「自私」的複製機制。

    回覆刪除
  2. 有怎樣的人民就有怎樣的政府, 緬甸人似乎比中國人優秀許多.

    回覆刪除
  3. 剛看到一個説法,曼德拉和昂山素姬算是當代最有代表性的抗爭英雄。但若果他們的抗爭發生在中國,相信早已被折磨得不似人形或已被自殺,我們甚至不會聽到過他們的名字。這裡的中國是指PRC,不是ROC.

    回覆刪除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