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9日星期五

沙特異見記者失蹤影響中美貿易戰

沙特一直以來都是美國在中東最堅定的盟左,這是因為美國一直支持沙特的皇室,當中理由涉及到宗教、地緣以及能源關係,美國需要沙特的石油儲備、地緣牽引中東安全以及確保沙特一直為中東的老大哥可以控制伊斯蘭世界的主流意向。即使沙特在政治上一直是神權專制國家,但美國一直都沒有干涉。

沙特一直以來都是石油為他們的重心經濟,但是近年石油產量有下降之嫌,以及能源的多元下,油價低水,使該國近年經濟轉差,此外該國皇室鬥爭不斷,現任的皇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成為近年沙特的焦點人物,因為他成為皇儲後,作風勇悍,一方面大力改革沙特經濟,包括計劃把國家石油公司上市,成為全球最大的上市公司,另一方面亦對付自己的對手,包括有中東畢菲特之稱的阿爾瓦利德親王,是皇儲的阿叔,指其涉貪,及後釋放但要求轉售大量資產予國家作為和解金。其作風勇武,使皇室成員恐而惶之,深怕自己成為下一個阿爾瓦利德親王,亦因為這位皇儲作風,異見記者Jamal Khashoggi在其專欄作出批評,也伏下這次失蹤的因由。

皇儲亦嘗試改變中東政治形勢,以往主要以美國靠攏,近年也積極與中國、俄羅斯打關係,包括軍事和經濟上合作,以減低沙特對美國的依賴。

因為這次《華盛頓郵報》專欄作者Jamal Khashoggi失蹤案,加深了沙特與美國的裂口,即使不是嚴重傷口,但似終有條刺,倘若Jamal Khashoggi不是美國報紙的僱員,美方或者不了了之,當普通人口失蹤案看待或者海外異見人士被擄之類,只需要例行講兩句不認同行為便算,但是他是美國最份量《華盛顛郵報》的專欄作家,美方不能置於不理,否則影響美國在外交形像及政治前途,因此美國需要認真看待此事。但沙特皇儲明顯玩過了頭,對一名異見人士對此毒手,還要在土耳其這個海外地方,多方面形勢都屬於不智之舉。

特朗普說給沙特幾天調查才作出回應,事實上其實是給沙特找一個較為合理的借口,讓美沙雙方有下台階,一方面避免皇儲牽沙其中,另一方面給美國一個較滿意或者較得體的答覆。

在此事上看到沙特皇室對異見人士毫不手軟,作風狠毒,對於西方國家來看,並不合符普世價值,心態上是會越走城遠,當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下,中俄便有機可乘介入。中方一直期望在中東有話事權,這是關係到中國的能源需要,以往中國與伊朗是長期好友關係,但是伊朗卻與沙特極不友好,甚至是敵對,當中除了是宗教上的分歧(沙特屬原教旨的遜尼派下的瓦哈比派,伊朗則屬於什葉派為主流),此外文化上和地緣上都是中東霸主下競爭者。中方如何在這兩個中東大國之間找到平衡,也是一門藝術。幸好兩者近年都尋找經濟改革,中國便可以所謂「一帶一路」之名來作友好關係。

美方當然不想中國介入中東事務,始終多隻香爐多隻鬼,而且中國有穩定的能源下,對中美貿易戰來說,美方當然不想成功,因為中美貿易戰將會是一次長期戰役,不是一年半載可以達成共識下,中國經濟倘若不穩,一方面能源供應不穩定、經濟出口下降的話,美國便更有利。

所以沙特異見記者失蹤案的影響,無疑是對日後中國如何在中東地區打開新關係,是一個重要轉向。沙特倘若未來的國王正式由皇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繼承的話,以現有的作風,將會一改美沙的長期盟友關係。那麼中美貿易戰就更形複雜,變數更多。

不過沙特作為中東大國,其伊斯蘭主流是瓦哈比派,屬原教旨主義,屬極保守,對於中美的眼裡也不是好東西,深怕會反過來影響他們的國民,也是忌諱之一,因此中方一直監視維吾爾人到麥加朝聖便當中理由。

中東關係涉及到政治、經濟、宗教的三角銼,也使各國領袖一直不斷改變佈局,也使國際環境多變而難以預測。

2 則留言:

  1. 我上年底去沙特演講時,在當地及本地新聞所見都是說他們開始開放, 如看電影及女士駕駛汽車. 真的沒想到會殺人!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中國都話開放自由,到頭來咪一樣

      刪除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