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15日星期五

所謂一群教育工作者對傳媒的回應係咪on9架!!

林老師跳樓身亡,全城人感到震驚和哀傷,一位老師以一死向一間學校的校長控訴,這種荒誕程度,其實是很恐佈。但更加難以理解的是這位校長連辦學團體都找不到她時,之後居然會有一群校長、教師及教育有心人認為近日輿論對此事過於渲染,是搞分化、搞對立。

點解我們這批所謂的教育工作者有這樣的思維,他們不是去解決問題,而是去嘗試去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是否似曾相識,和我們今天社會制度如此相同,果然是校學是社會的縮影。

身邊有很多朋友從事教育工作,外間認為薪高糧準,但倘若見他們日常的工作量和工作時間,其實也是同被剝削的勞工。首先工時長,早上七點半就已經要在學校,返中環工都未必個個咁早啦。仲要放學不會是四點,而是晚上八九點,返足一個對,星期六日隨時要帶學生去課外活動。所謂假期也不是昔日這麼多,暑假也不是想像中有成個月,散學禮後一星期和開學前一星期,一樣要上班,因為要湊新學年度的同學仔。計落也只是兩個星期左右上班。仲有射波也不可能常常出現,因為你要趕進度。

老師工作量之多,其實已經不是從前上世紀八十年代老師可以放學優閒湊仔的年代,現在學校基本上和企業運作差無幾,要追quota收學生因為怕殺校、辦學團體要學校有成績以保聲望,上層老師更希望往上流做校長,然後再搵更好人工的校長甚至轉型做總校長之類。這種職場現實並不是想像中和諧共處,基本上和其他上班族的辦公室政治一樣複雜無比。

但從那批校長、教師及教育有心人的回應卻感到他們因為這次問題沒有想過核心問題所在,反而轉移到所謂的輿論壓力,根本是放錯焦點。如果校長們覺得有問題,你不是要向辦學團體向上提出嗎? 如果真的要聲討,不是向政府、辦學團體聲討嗎? 反而向社會大眾去鬧?

所謂的聯署,其實頗懷疑真的是老師,還是只有校長們。作為老師,在學校教師制度上的底層,所面向是主任、副校、校長甚至家長,他們面對的問題,其實和今天公立醫院的護士、醫生和醫務人員一樣,是面對極大壓力的一群。相信普通老師必定會身同感受到林老師的心境,而不是會反而認為傳媒揭露了問題所在是不該的行為,因為他們身同感受。

當中聯署向發老脾說這種社會輿論是在散播聲討文化、怪罪文化、搏取掌聲的文化?你都低能,唔通呃like有飯食呀? 你當每個市民都是KOL呃like有錢賺乎? 那間出事的學校校長到今天連辦學團體都找不到她,是壓力到爆煲的話,那麼辦學團體就更加要解決這個問題,而不是要社會輿論去受。因為今天走到一個老師以死的結果,唔通之前輿論迫出來嗎? 邏輯都唔通啦。

這批聯署的人究竟明唔明問題所在是那裡呢?

現在香港社會出現一種批判提出問題的人,而不是批判問題的人。因為以為解決左提出問題的人,就不會再出現有問題,因為問題無人提出,可以被收起,就當無事發生咁。這種思維,香港唔倒退至奇。

伸延閱讀
一群校長、教師及教育有心人對近日社會輿論及記者會的回應 - 分化及對立無助優化教育制度

1 則留言:

  1. 我的理解是:
    1. 林老師並非傳媒筆下般神聖一樣的存在, 如果是的話, 至少不會選擇在學校內自殺
    2. 校長, 校董, 甚至教育局都有不是之處, 但未必如傳媒筆下般邪惡, 而傳媒鋪天蓋地的報導和追訪, 亦有引導大眾作未審先判之嫌

    回覆刪除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