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31日星期日

二十年前的我

整個華人社會都很大的震盪,因為局勢並不明朗,但社會卻有一種正義和良心,每日新聞報導都有不同的消息,由於資訊並不發達,大家所獲取的資訊有限,但是這並不代表這些資訊是人為或者偽假,反而社會每一個職位都很真實,因為每人都是以良知出發,並沒有虛假。

軍人正在入城,大家都很擔心,但當時只會認為是驅趕並不會有什麼恐佈事情發生。

但二十年前六月四日,情況突然有變,這種場面,全球華人永遠都不會忘記這種情境,這種心痛是難以形容,「開槍」?不是罷。政府對人民開槍?這是認為動亂?就是因為政權認為動搖他們的政權,就要出手震壓學生?他們是平民,他們是百姓,做出這樣的事,當權者真的有良心嗎?

那年我正在讀中學二年級,是年輕的,但並不等於無知,有人說六四是我們這一代的人的事,每次聽到都是很讓人無憤,這並不是一代的事,而是人類的事,是人類的心靈良知,並只是限於華人,而是人類應該要站出來的事情。

六四並不沒有灰色地帶,是黑與白,是與非,分明得很明顯的事情。

當說學生做錯,就等於要政府對學生作出如此殘忍的行為嗎?

這並不是殺人這麼簡單,放大去看而是一種對人類摧殘人權生命,絕不能夠容忍。

那時候有參加「民主歌聲獻中華」,在跑馬地舉行,過了幾年,那個地方舉行「華東水災籌款活動」,大家都是關心國家,都是愛國的表現,並沒有分別。

二十年了,社會正在改變,有的是好,有的是壞,但是六四卻沒有得到任何的進展,這是最悲衰,也是悲涼。將心比己,自己的子女在當天被一槍倒下,大家會怎樣想呢?今日無線星期日檔案描述新一代年輕人講六四,那位小朋友馮昕是最值得讓人港人有希望。這種堅持不能夠失去,不能沒有這種真心。

3 則留言: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