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4日星期日

活士戒除「性癮」與土共挑剔「起義」的引導式謬論

因為一次老婆怒打一野,使全球最賺錢的運動員老虎活士打入冷宮,暫避風頭,但同時被爆他是一名大滾友,老婆要翻面,過往形象甚佳的活士突然插水式下跌,所有廣告被抽起,事業也賠上。
為了重新把自己事業找回來,經理人當然要找點方法,首先自首扮衰仔,自然過冷河,現在更再來多個說要去醫療院戒除「性癮」,好樣他能真正改過自身。
戒除「性癮」不只有活士,米高德格拉斯都說過要進院治療這病。
凡是每次有這樣性醜聞,被爆去滾,就會找這些方法來脫項,所說的「性癮」,其實咪即係男人爛滾罷。
日後北上尋歡的男人,或者到夜場搵女被女友、太太撞破,請即時扮作病態話自己有性癮,迫不得已,身不由己。

土共眼見五區請辭(非總辭),正式拉開公投布幕,而且高鐵事件讓不少人對政府抱有不滿態度,即使土共不會參選,讓投票的意思減低,但是亦會引起大眾關注本港政制民主發展的路向不能再拖,這種拋出公開議顯去使大眾反思,這是當局、中央和建制派是有所憂慮,因為既得利益可是隨時被打破,當然要有任何一切方法又以「拉布」式來使公投(補選)無法有氣勢地達成。
從法例上不行,那唯有用一些旁門左道,當中「文字獄」是最有效,現在這次泛民用「起義」來作為口號,即時被建制派為一種「作反」的行動,聲稱這讓人聯想到「暴力」「武裝起義」活動云云。
在二十一世紀、民主、人權是普世價值之時,我們香港居然有這種以文字來入罪的莫需有帽子扣到別人身上。
只是要選民拿著選票走到票箱,放下選票這個動作,居然可以聯想到反政權、反動、暴力行為,那何解真的會有23條立法的理據,因為原來這些建制派是何等需要有方法來壓制異見人士的聲音。
我實在想不到立會五位議員現在成為當局視之為的「異見人士」,如果以建制派的思維想下去,我怕這五位議員是可以被放逐、保外就醫、長期軟禁,成為當今本港首批正義之士化身。孫中山2.0可以在2010年出現罷。

以上兩件事可以看到就是主事人利用謬論來引導輿論,企圖改變大家的思維方向,活士非做錯,也非爛滾,只是「唔賭唔知運氣好,唔滾唔知身體好」的道理,走去實踐,但實踐過頭成為病態性癮士而已,請原諒他罷。
現在土共找不到借口拉下對手下馬,在理性和法理上找不到借口攻擊,唯有用傳統式「梗硬來」「八掛是非」模式來詆毀這次公投補選。明清時代的「文字獄」活現我們現代本港社會眼前。
兩者都希望讓普羅大眾引導以上的謬論變成真理。

你真係當人流架。

4 則留言:

  1. 聯想得好, 兩者又真係有相關成份

    回覆刪除
  2. 我有不同看法.
    我想把在黃兄網誌中的討論在於這裡, 可否給些意見作參考?

    QA:
    公社行鋼線,香港好危險.
    今次公社的宣傳, 過了火位. 我讀中國歷史小, 只有中三程度. 對「起義」一詞, 只會想起武力推翻政權及革命.
    我覺得自由黨是先知先覺的, 如23條的牆頭草策略非常成功.
    如果因為公社的宣傳而令五區總辭不成, 真是不值.

    黃兄:
    有乜好危險?那怎看謝霆鋒執導的《戀愛起義》?

    QA:
    你都會用引號來表達《戀愛起義》, 這樣我理解是名稱. 所以我之前的留言說這是有誤導性.
    如“MiniBond is not a Bond”, 但市民都以為是Bond.

    黃兄文章: "由於起義等同使用武力"
    以下地方,請土共快啲叫解放軍出兵清剿,因為太令人感到震驚:
    循道衛理聯合教會青春起義09(好震驚,教會要喺青年人搞起義)
    溫州網潮流起義(好震驚,有人搞溫州獨立)
    GOD隨時為潮流起義(隨時起義你唔驚,好震驚)
    中央天女網時尚起義(睇吓,中央電視台原來窩藏反革命分子,要搞起義,仲唔快啲叫解放軍剷平中央台?)

    QA:
    我相信黃兄引用以上例子來說明建制派對「起義」的說法犯了邏輯矛盾. 但是公社用「五區公投,全民起義!」作口號, 觀全句有推翻現在政權的含意.
    所以我認為以上例子「青春起義」及「潮流起義」是犯了牽強類比的謬誤.
    多月來大家對「五區請辭, 變相公投」 都有期望. 現在沒有民主派支持及建制派參與, 根本就沒有作用.
    所以我認為今次公社的宣傳策略是失誤.

    回覆刪除
  3. Constant dripping wears away the stone. 滴水穿石!加油! ....................................................

    回覆刪除
  4. 浪子
    兩者都係想改變別人想法。

    品質兄
    歡迎討論,我也有點意見。
    因為在補選上,土共不能夠在法例上阻止,同時理性上又可給予反對的聲音。因此用「文字」差誤來拉對手下馬。
    因此認為利用文字玩弄,的確是可以左右到市場上的變化。某程度上,市場是可以誤導,因為資訊不對稱時更見到這個問題。
    但是個人而言,「起義」一詞並不重要,因為這是口號式宣傳,重要是這次公投的核心本意,是要量化對政制意向的數據,實際地呈現給公眾。

    同意品質兄所說黃生的類比是有點牽強,因為當中所提及的「起義」並不是政治議題,大部份都是一種消費產品,不能同樣去解釋。

    但據稱這是廣告公司所想出的口號,因此嘗試用一些搶眼球的方法去觸動人心,同樣地這也是一種誤導(引導)大眾去支持本身的立場。但若果是因為廣告公司度的橋,那就很有意見,廣告公司非政治智囊,這些重要事件宣傳手法,應該由智囊團策劃。

    但作為一個成熟的成人,這些利用文字玩弄也應該去化,不應該作為自己在選擇現行政治制度的其中一個選擇方向,否則便淪為羊群心態。

    因此未來日子,五區請辭人物不應該提供形象上的推廣,也應該從理性地如較有point form簡潔解釋公投原意,而不是放五幅相造勢,因為對手已經用同方法攻擊,反而保持道德高地理性客觀手法來取悅選民。

    匿名
    歡迎光臨,多多來訪。

    回覆刪除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