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0日星期三

如此陰濕政權從「譚作人案」說起

今天是中共當局最沒有Guts的一日,是最沒有廉恥的一天。因為維權人士譚作人被判五年監禁。

而所判的罪,是因為當年寫了一篇對六四事件評價的文章,以言入罪,癲覆政權,因而判監。這條罪實在可笑和無理。

六四過了二十年,因為二十年的長時間,國內的深化教育和國家大量洗腦式的教育使六四事件的真實一面完完全全被埋在泥土下,而且八十後的內地一代,對六四是極少認知,而且大部份人認為「歷史」離我們很遠,已經不覺一回事。中共正正利用這一點,來入罪許作人,好樣大家認為許作人錯是這個罪行。
國內開始對六四真的是「開放」,因為居然可以作為一種手段,可見對六四已經成功「去化」和「同化思維」,從今日劉迺強的無恥人物在信報說什麼「走出六四悲情」的淡化式口號,實在讓人氣憤,六四是絕對的錯,何來什麼「走出悲情」。連香港都可以淡化,所以國內更為成功。
正因為這樣便可以用六四來作借口對付譚作人。國內人士便以為譚的所謂錯誤(事實也沒有錯)是來自六四罪行。而不是關他對四川豆腐渣工程調查的問題而入罪。

這是因為汶川地震是近十年中國最觸動人心的災難,就連章子怡因為少交十六萬元捐款,作大扮野,然後惹來群攻而要作出道歉,便知道汶川地震在國內人心目中的悲慘和情意結地位,是現今政權碰不得。若果譚作人的罪是以汶川事故而要入罪,必定引來國民極大的反響,所以便正如劉銳紹所說的「轉移視線」。

但當局如此陰濕入罪真的非常之醜陋,一個政權都如此不願面對人民,錯誤也不改,還要迫維權人士和百姓到牆角,實在氣難下。

諷刺的是,現今中共政權未來會有大量的事件是碰不得,而且可能是每十年就一遇。文革(三十年),六四(二十年),汶川又遲早(十年,已過兩年),耐不耐中共就要面對一鑊大野,然後就這些事件碰不得,而且會越來越來多,那麼這麼多不能碰,國家的運作如此整理呢?

今日眼見香港新聞從業員被四川成都公安阻止採訪,動手動腳。那最受歡迎的民建聯、葉劉淑儀請如何處理在國內的港人生命安全呢?現在你們如此好心要幫華叔拿回鄉証,現在記者們正正就是在國內,你絕對有能力「即時」做野,不用等中聯辦回應呢。請這些「抽水王」幫幫手。

重點伸延閱讀
谭作人 :见证:1989 —— 一个目击者的广场日记

8 則留言: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