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8日星期三

荷里活偽人何解對反送中運動隻字不提

很多人都說香港藝人對於政治冷感或者隻字不提,反觀外國藝人特別是荷里活的藝人對政治則是非常之熱衷,甚至投入政治活動,最經典和最成功當然是美國總統列根,他曾經是美國演員協會的主席,及後成了兩任美國總統,在任時的政策,引致成功拖垮了蘇聯共產黨,可謂共產黨的剋星。

到了今時今日,荷里活藝人都仍然活躍政治活動,特別是人權方、環保方面,里安納度走環保路線、Emma Whatson走女性平權,George Clooney 更投入多方面的人權工作如性別平權,更是聯合國的愛心大使,更曾和奧巴馬討蘇丹局勢。如果你看這些新聞的話,你會感到荷里活藝人是如此思想開放,對人權價值觀是何等偉大,深感佩服。

但只能限於此,面對龐大市場的中國,他們必定會啞口無言,立即收聲。

為什麼?無疑是一個錢字。

荷里活是一個金錢掛帥的地方,有錢就有話事,這也是人之常情,社會是現實,也是資本主義其中一種特性。今天全球最大的電影市場,分別是美國和中國,美國人可以鬧美國,但卻不能鬧中國,無他,美國講的是人權自由,你怎樣鬧政府,政府都能包容於你,但你試下鬧中國,你就不會有好結果。

而且要明白今天中國資金早已經插旗於荷里活的影視產業中。例如中國富豪王健林擁有的萬達集團,旗下的文化產業,有不少都是荷里活的影視行業的巨頭,如全球最大的連鎖電影院AMC、以及著名電影製作公司傳奇影業Legendary Pictures,都是他們旗下公司。又例如港人愛股騰訊去年也細細地玩下入股Skydance成為該公司其中一位股東。

此外近年荷里活不少製作的投資人,都會有中國資金的身影,騰訊、阿里巴巴更是當中的常客,因為中國市場利潤豐厚,荷里活製作特別是科幻製作在中國市場特別吸引,中國公司便入股這些電影製作,當中甚至加入中國元素,使配合中國人口味,從而在中國播放時,會得到更大的回報。

因此中國企業與荷里活關係開始緊密而千絲萬縷時,那麼藝人便要面對「消音」的壓力。倘若荷里活藝人講了一句中國不中聽的說話,電影便有機會不能夠入中國市場,一套大製作,成本以億美元計,不能進大大市場賺一筆,隨時倒蝕,至少也未能達到可觀回報。在當世認錢不認人下,藝人必然會受到不同程度的壓力或者「問候」,要求對有關議題避之,所以這次反送中運動便很難看見荷里活藝人發聲。

但為何荷里活藝人卻願意對其他事情發聲呢? 因為成本低,你聲討一些窮國局勢可謂無成本,還可以有光環。這些國家電影票房多少,心裡有數,甚至連他的電影根本也不會入口。他們可以罵總統侵侵到身無完膚,因為不怕被秋後算賬,不會突然被帶走,更加不會走入去新嶺屋。這些光環成本低,回報大之下,自然會有人肯做。但相反你面對一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而這個體系是一個專制政權,要打壓你不只是你一個,而可以是一個關連人士,你的經理人、你的電影、相關投資人公司,所牽連是何等龐大,被打壓下,誰會勇敢發聲呢? 不是沒有,但絕對寥可數。當年畢比特拍「西藏七年」後,畢比特便不能夠到中國去。莎朗史東說了一句話聲稱是得罪中國人民心靈,廣告合約也沒有。這些利益之龐大,很難去抵擋。

無非都是一個錢字。

今天匯豐、國泰要跪低,連員工都要被打壓,就是因為利益與金錢掛帥。極權國不能夠利用正常途徑去打擊他們心中的政敵,便要用其他方法。

所以不要說討厭政治,其實你看一套戲,你追一個明星,他們能不能夠在你住的地方可以上映,其實都是政治。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