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2日星期四

麻甩茶記與米線阿姐

作為普羅大眾,去茶記或者去食碗米線、魚蛋粉之類醫肚是香港人的生活習慣,除了是這些食店就近外,總有一間在左近,還有是大家都吃慣,到外地一排的話,你總會想吃碗什河加辣椒油,或者飲杯華田或者奶茶,這已經是港人的文化之一。

但是隨著社會發展,經濟結構改變,慢慢會發覺近年一些食店,請了很多阿姐做樓面,甚至不少食店清一色是阿姐,這些阿姐當中有的是新移民,是「勿演河」阿姐,也有是家庭主婦的本港媽媽,即係家中老母果款。她們和最常見的茶記有頗大不同,因為茶記多數是麻甩阿叔樓面,以前未禁煙時會擔住口煙,現在好些,但件衫的口袋總是藍色,因為是原子鉛筆的印。

他們的工作態度和經營方式,有頗大分別,作為顧客,慢慢開始對只有麻甩阿叔樓面茶記開始敬而遠之,反而阿姐主理的食店會感到安心,因為前者在衛生方面無疑有點俹簁,台唔抹,還油膩膩濕笠笠,地更加很少會拖。反而阿姐主理的食店,好多時都較為整潔,台會乾爽些,也會整齊些。

還有一樣更會覺得大不同,是服務態度,去茶記同阿叔落單,久唔久會一肚氣,最經典莫過如到澳牛。當然澳牛都有點極端,但其他茶記有時候都差不多,你叫慢少少會嫌你,你問多兩句會覺得煩,最怕是已經叫左但又問你時,好似是客人不對還要喝你,食餐茶記好似得罪佢成家咁款,也常見。

反之阿姐的食店,很多時都頗有禮,服務態度良好,最近到了一間專門吃牛的食店,這些阿姐快手不在話下,還要對你友善,即使人多,她們也會禮地叫客人坐埋少少,語氣良好,客人至少也感到受到尊重。還有一次在佐敦吃粥,這店由煮粥、樓面、抹地全是阿姐主理,她們賣的是魚粥,很多魚骨,理應是很麻煩難整潔,但是台面總是乾乾淨淨,久不久就用熱水抹地,她們還會同客人有講有笑。


一間阿姐們打理的乾淨食店的一碗牛腩米。

茶記阿叔做了幾十年,典型是恃住的態度,有如坊間俗稱廢中廢老,見洗碗阿姐面前總會自吹自擂,說到自己如何見過世面之類。但是你找他落單卻一定叫你等等先。

正如劉德華所說,今日的服務態度真係唔得。

當然並不是所有阿叔的茶記都是這樣,也不是所有阿姐都是態度很好,但是很多時所見的,確實阿姐主理的食店,會舒服務過阿叔的店。或者阿姐的背景有關,他們一些是低下層的新移民,找到一份工作,便可以養活家人,一些港媽也是同樣情況,而且阿姐早就懂家務,在清潔上特別有一手,所以她們總會敬業為先。

至於這些阿叔,為何會這樣? 只知道阿叔會寸你「我當年點捱點樣呀,你班後生打壞咩都唔識,淨係識鬧...」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