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5日星期六

音樂人生的人生音樂

很少看紀錄片,最近一次是看法國電影March的企鵝長征故事。而這次看電影「音樂人生KJ」是因為這位主角黃家正,只能用一個字型。

我的確很膚淺,因為佢型,所以入場收看。想不到一個十七歲年輕伙子的確有其魅力,想看看他的人生。

說到底電影是一個影像,如果這個紀錄片的主角樣衰衰的話,這戲吸引力不如此大,不會如此場場爆,「他」是最重要的因素。

當中的型,並不只是他個樣有點似高鈞賢之外,而是他的談吐、思想、性格以及其才華,造就了他型。

在電影當中他常說要做一個human being,一個人,從他口中說出這話,還要在大銀幕下,這句話是有點力,雖未去於震撼,但這句話會讓你思想人生。

這戲不是一套音樂紀錄,而是嘗試透過音樂來探討一個人生,一個小伙子但不平凡的人生。

電影中小時候一段坐著說起他對人生的看法,如果從大人角度看,「嘩,咁細個就想這些?人生是什麼?」好似很深奧,但大家其實嘗想想小時候或多或少其實都有心過這個問題,至少我也有同樣的想法,而且很久,不同的是他想時同樣真真正正擁有如此的天才,我就只是齋想而已,這個想法其實反而是不少小時候會有這個思維,只是長大後反而不敢去想這個問題,可能是這個問題太遠,來不切去想,眼前現實才是實際。

導演把小時候和十七歲的黃家正一起互相重疊是一個很好的剪輯技巧,讓紀錄片也有其藝術性而引發觀眾的欣賞角度能力,帶領電影的順暢和吸引力從而加添電影的成功處。

電影優勢是在於主角可以導出一些我們一時間被遺忘的思想,是全電影中的重點,而不是他的音樂歷程,其歷程只是副歌,人生真理才是其主調。

電影很有實質和真實的感覺,但同時又很有電影感,兩者沒有互相抵觸才是導演的高手之處,寫實中不會像一套鏗鏘集,電影感中仍帶著真實意味,兩者游走間的妙處在中。

主角其實在他長大後是有點負能量,而他則努力將之揮去,而天才二字卻揹著他成為一種無形壓力,即使他再三強調自己不是天才,但事實他卻是才華洋溢的交關,不只是音樂,還有其思維的敏捷,說話的到題,執行力的強大,成年人也自嘆不如。他小時候的峰芒畢露,卻一些事情讓他迷失,故事雖然沒有強調是那種因由,但從中卻看到家庭其實是影響著他不少,父母的離異間接阻礙了他的人生歷程發展。也讓其性格來得得一點孤獨思維。

在他口中說只是想做個人,所以特別來得一點諷刺。

音樂人生可以是描述我們的人生音樂,我們在人生如何起舞,如何演繹自己的人生樂章,值得細心思考。

不知是湊巧還是香港電影回來?竊聽風雲的不落俗套故事,音樂人生演繹出真實版的千秋王子的故事,麥兜在內地大收成為最賣座華語動畫,連靈靈狗都說在內地大賣,港產電影近期如少林足球中的「大師兄返來呀。」一樣的湊巧時間,還是港產電影經過十多年的積弱而留下來最有實力的種,終長出美麗的花呢?還是只是「曇花一現」,假市初現而已。

導演是張經緯,這次確是佳作,比起其編導的天水圍日與夜,這次更有戲味,值得一看。

2 則留言:

LinkWithin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